2014年9月20日星期六

磨 礪: 文革捲土重來的一個信號




—— 透視北京獨立影像展被叫停事件

文章来源:【 动向 】 


習近平近期向外界頻頻釋放出來的各種信號,比如:肆意抓捕異見人士或維權人士、對宗教信仰人士的迫害力度明顯加大、強硬打壓並破壞香港人爭取普選權的運動、對網絡「不和諧」聲音多次大掃蕩,以及拋開法定權力機構另設各種領導小組並自任小組長等等反常舉動,明顯給人們帶來了極大不安。

  人們之所以感到不安,究其原因,正是從習近平毫無掩飾的反常舉動中嗅出了文革的濃重氣息。著名律師與法學家滕彪博士,以其敏銳的洞察力在香港媒體上發表了一篇《習近平要回到文革嗎?》;而獨立作家黎學文則基於對中國當代藝術的重鎮與風向標──北京宋莊近來發生的一系列「黨化」現象的觀察,發表了一篇《新極權的文化策略》。這兩篇頗具慧眼的時文,以大量事實論據,向人們拉響了習版「文革」正在向人們迅速逼近的警報。

  當局為何叫停「獨立影像展」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從北京宋莊傳來消息稱,由「栗憲庭電影基金會」主辦的「第十一屆北京獨立影像展」遭到封殺,通州區政法委書記石寶玉帶隊跳入栗憲庭電影基金會內進行長達數小時的強行搜查,一大群黑衣特警將基金會的所有電腦、過去十年內收集的一千五百部電影、以及賬簿全部打包抄走。下午五點三十分,獨立影展被驅散,晚上七點四十分,警察又把影像展主辦者栗憲庭本人,以及基金會藝術總監王宏偉強行帶至宋莊派出所訊問。

  消息傳出後,許多藝術家迅速趕到宋莊派出所門前舉行燭光守夜與行為藝術表演表達抗議;與此同時,一份由一百多知名人士聯署的《關於宋莊獨立影像展被叫停一事的法律呼籲書》,也在若干網站出現了。當此消息在互聯網上攪得天翻地覆後,迫於壓力的警察才於當晚十點十分釋放栗、王二人。

  其實,早在八月十八日,當這個已經持續舉辦了十屆的「北京獨立影像展」的海報和展出片名在網絡上發佈的當日,栗憲庭先生的家和基金會的門口就已被警察上崗。而在接下來的數日裡,國保除了不斷給老栗施加壓力、設置障礙、威脅警告之外,甚至還讓出入境管理局出面阻撓基金會將在影展期間接待外國導演的事宜。

  但凡了解一點中國當代藝術歷史者,都知道栗憲庭先生之大名。這位老人把近四十多年的精力與大好時光都奉獻給了中國當代藝術事業,被廣大藝術家奉為「教父」。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沒有「老栗」,就沒有中國當代藝術今天的國際地位;沒有他在一九九○年代初帶領圓明園畫家村的一批藝術家,來到宋莊小堡村篳路藍縷地辛勤開拓,宋莊今天也許還是一片莊稼地。

  宋莊「新文革」初露端倪

  二十多年來,全國各地,甚至還有國外的近萬名藝術家,先後來到宋莊落戶,他們的到來,在很大程度上而言,皆是衝著「教父」老栗而去的。藝術家到來後的宋莊,既為當地的農民與政府帶來了經濟上的大翻身,也為國家在國際上獲得了巨大的軟實力。儘管栗憲庭先生名列「零八憲章」首批聯署人之一,但在胡溫時代,他卻並未遭到過多壓力。作為「宋莊藝術促進會」的會長,他憑藉其無可替代的個人聲望,屢次有效調解了當地政府和居民與藝術家間的利益衝突或各種矛盾。在宋莊民眾的眼中,「老栗」無疑是大恩人。

  自習近平上台後,宋莊的藝術生態日趨惡化,尤其是今年「六四」敏感期,宋莊更是變成令廣大藝術家心灰意冷之地,除了經常有藝術家被警察抓捕之外,包括老栗在內的十多名藝術家長期被警察上崗看管。更令人震驚的是,六月二十八日,當局不僅在宋莊成立了「藝術家黨支部」,同時還在小堡村東區藝術中心舉辦了有近百名被收買或被利誘的藝術家參展的「慶祝建黨九十三周年藝術家邀請展」。八月份,宋莊又傳出了大約二百名藝術家集體入黨的消息。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從逃離了體制束縛的自由藝術家的聚居地,迅速蛻變為準體制化的文化產業園。宋莊的今天,已成為了習近平重塑極權意識形態的一個突破口。

  不遺餘力剿滅任何形式的民間自組織力量,從而使全社會高度控制在黨的權力手中,這是中共政權六十多年執政時間裡積累起來的一大統治經驗。為了搞活「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江澤民與胡錦濤兩代執政者對無傷大雅的民間自組織,曾採取了一定程度的寬容,正是有了相對的寬容,這才有了宋莊;另一方面,體制外的宋莊,也在某種程度上起到了鬆動國家意識形態機器螺絲釘的作用。今天,竭力把自己塑造成毛二世的習近平,為了鞏固其統治地位,就必須清除各種民間自組織。而作為意識形態重要構成的藝術領域,也更需要用黨的意志來佔領。於是,當局就不計任何代價地拿下高度自由化了的宋莊這個「據點」。這就是北京警方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對宋莊的栗憲庭先生予以強硬打壓的背景。

  必須指出的是,北京獨立影像展被叫停一事,絕非孤立個案,它的發生,是與最近官方媒體發起攻擊並批判自由作家韓寒與獨立時政漫畫家變態辣椒等一系列事件結合在一起的。當年文革被發動的標誌性事件,難道不正是中共喉舌發起的對「三家村」、《海瑞罷官》、《清宮秘史》的口誅筆伐大批判嗎?於是,我們有理由說:眼下意識形態領域裡發生的類似事件,正是文革捲土重來的重要信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