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星期二

章立凡:失去学生,将失去未来—— 谈香港占中运动与中共前途



面对香港广场上的莘莘学子,唤起了公众25年前天安门广场的血腥记忆。(1989年6月4日,一辆板车司机在其他人帮助下,奋力把伤者送到附近医院。)



身处互联网时代的地球村,资讯以几何级数的方式互动,或可导致历史进程的加速。中国领导人未来面临的最大噩梦,或许是内外政治、经济、社会资讯互动形成的骨牌效应。一周前我给一家杂志撰文,指出一国两制本来是邓小平为台海两岸统一而设计,香港是做给台湾看的政治样板。由于大陆官僚的傲慢与偏见,香港样板经营无方,一国两制将不被台湾认同,毁掉香港的前途和一国两制,有一群人应该为此负责。


形势比人强,文章尚未刊出,形势就走到了前面:前天,北京当局重提一国两制的话音刚落,台湾朝野几乎异口同声地表示拒绝,理由就是香港的现状。昨晨,以占领中环为旗帜的香港公民运动正式启动。与此同时,北朝鲜的政局出现了异常征象。这几件事同时发生,显然不是艰苦权斗中的中共领导人所希望出现的局面。

2009年2月,在清华大学“社会溃败论”研讨会上,我曾提出一个“三条曲线”的命题:若将中国的问题制成图表,可以用三条曲线表示,一是经济,二是政治,三是社会情绪,如果三条曲线的走势有错峰,没有同时到达临界点,社会或许处于溃败状态;如果三条曲线同时到达临界点,很可能出现动荡,甚至是崩盘。

今年中国经济未能遏制下行走势,9月24日,国际知名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因最新的资料及研究表明中国经济增长后劲不足,该行将中国2015年经济增长年率预期从此前的7.6%下调至7.1%,并预计中国2016年至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在6.7%左右。

政治和社情的曲线同样不容乐观。执政党“专政为体,改革为用”,三十多年改革开放,曾带动经济高速增长,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但政治改革长期停摆,不仅未实现早年的民主承诺,还造成了社会分配的严重不公,广大民众并未分享到三十年来的改革红利,社会两极分化加剧。


当下,高层以“打虎”反贪为旗号的权力斗争难解难分,民众虽乐于围观,但任何政治参与或维权的行动,都会受到严厉打压。周永康的倒台,并不意味着维稳的执政思路有任何松动。


对北京当局而言,如果香港的公民抗争重演1989年六四的危局,如果朝鲜的金家独裁政权突然崩溃,如果这种政治冲击波通过互联网迅速传导,在大陆引发“阿拉伯之春”式的骨牌效应,后果将不堪设想。内外形势的互动,很可能再度将当局逼到墙角(至少他们自己会这样认为)。


如果他们不具备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的妥协传统和政治智慧,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回归丛林法则。为防止内外资讯互动造成“颠覆性错误”,相信一定会以最凌厉的手段取缔占中,由此产生的任何国际环境压力,都将在所不计。


视天下为战利品,是中国历代专制王朝的传统;“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中共的基本历史经验。按照这套逻辑:既然天下不是选出来的,而是用枪杆子打出来的,就只有用枪杆子来捍卫。这也是“数人头”(民选)与“砍人头”(专政)的根本区别。


2006年我曾撰文谈近代以来大陆与香港互动关系。指出香港的亚洲小龙地位,实奠定于1949年后大陆国策的失误;且认为香港和台湾,都是大陆民主政治的实验场。“大陆与香港,究竟谁影响谁,还得继续走着瞧……”。


面对香港广场上的莘莘学子,唤起了公众25年前天安门广场的血腥记忆;最担心失去的,往往是最容易失去的;为避免失误,或许会招致更大的失误;谁失去了青年,谁将失去未来。香港占中,考验的不仅仅是香港人,更是中共当局的政治智商。


文章来源:【 苹果日报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