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章小舟: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一、香港学子高高擎起六四精神之炬

    
      香港25所大专院校一周罢课活动于2014年9月22日开始,独立媒体纷纷报道,国际舆论密切关注,香港百万大道人头攒动,大陆网络纷传罢课信息,香港同胞誓求真普选的不屈精神和慷慨正气,由百万大道向全港辐射,由珠江口东岸向内陆辐射,向全世界辐射,中国民主人士、觉醒人士,以及密切关注、支持中国民主化的人们,皆大为振奋,甚至有大陆网友声言已为之泣不成声。是的,我相信,当万余学子并肩走上百万大道那一刻起,亿万颗认同普世价值、殷盼大陆民主转型之心,亿万颗向往民主之心,同香港学子们的自由正义之心一起跳动。不甘跪拜在中共强权暴政脚下的铁骨铮铮的香港同胞,青春朝气国色天香风华绝代的香港学子们,在1989年六四爱国民主运动被湮没在血泊之后,再次发出了争民主、反专制的强大时代之音,再次发出了足以振聋发聩的正义呐喊,再次抒写了中国学生运动史的壮伟篇章!六四精神再度闪耀于世,香港学子们高高擎起了六四精神之炬!
   
      六四精神固然包罗万象,但如果概括为“爱国”“民主”四字,应会得到比较一致之认可。香港25所大专院校发起的罢课活动显然具有强烈的争取民主自由的意义,这是毋庸置疑的。同时,也是高尚无私的爱国行为。爱国,爱同胞,其实一直是香港同胞的优良传统。如今,很多当年的逃港人忆起逃港之际从素味平生的香港原居民那里获得无私相助的场面,仍激动难捺,热泪盈眶;如果不是大批香港原居民无私相助,很多逃港人会被港英当局遣回大陆,就算侥幸不会因此受到政治迫害,也得继续在中共倒行逆施下艰难度日。在六四爱国民主运动期间,香港同胞再度发扬了无私的爱国精神,百万香港同胞走上街头声援六四爱国民主运动,在参与人数、参与热情等方面均不逊于六四爱国民主运动的策源地——北京,香港成为北京之外的另一个民主运动中心,当时香港的爱国民主运动成为六四爱国民主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当大陆六四爱国民主运动被中共残酷镇压之后,香港爱国民主运动却实力无损,香港同胞成立相关组织,捐款出人,向很多被中共通缉的学生领袖、商界领袖、工运领袖等伸出援助之手,抒写了一个个传奇般的感人肺腑的救人故事。
   
      然而,如今香港同胞的很多行为却被中共攻击为“不爱国”。在此,必须厘清“爱国”的实质含义。在普世价值观中,“爱国”是有前提和标准的。纳税人“爱国”的前提是,努力争取人权,充分享受人权,而统治阶层受纳税人所养,其“爱国”的标准则是,充分实现、最大限度地保护纳税人的人权;如果统治阶层严重伤害、侵犯了纳税人人权,就彻底背离了“爱国”标准,彻底失去了合法性,任何冲击、冲破、摆脱其非法统治并能够实现人权改善的举动皆为爱国之举和正义之举。但是,在中共词典里,所谓“爱国”的主调和目的,一直偏袒权贵、无视民众,一直是维护强权、损害弱势,一直是抬高主权、漠视人权,一直是强调大局、淡化分化,一直是捍卫资本、镇压劳工、、、、、、;“爱国”一词,一向被中共无限神话,无限拔高,如今已被中共扭曲到无以复加之境地,甚至被很多狂喊“爱国”的无脑愤青升级为“狗不嫌家贫”之类的谬论。此类谬论,也只能在中共这样无耻极权统治下才能够获得生存土壤,和皇权时代,即中共所谓的封建时代的爱国邪说有得一拼,被广泛用于攻击中共所不喜的政治现象、文化现象等,其中包括香港占中公投、争取真普选、学生罢课等。据此判断,作为纳税人的香港同胞,其如今作为,是对伤害、侵犯其人权的专制统治的冲击、冲破、摆脱,是完全符合普世价值标准的爱国之举和正义之举。
   
     二、力量源于信念,改变始于抗争
   
      1989年6月4日凌晨,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被坦克推倒,然而此时,六四精神之炬已在亿万中华儿女心中熊熊燃烧,只不过,在专制高压年甚一年的大陆,少有震撼人心的雄壮表现形式。但是,在陆地面积不过1104平方公里、相当于大陆一个大县城大小的粤南一隅之地,在自由民主力量尚有足够活动空间的“东方明珠”,民主女神像巍然屹立,六四精神之炬一直以高昂壮伟之形式在传承,极为世人瞩目的是1989年之后由香港支联会发起组织的每年六四期间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追思纪念大会,风雨无阻,那如自由精灵般摇曳的团团烛火,仿佛个人意义的精神之炬,汇成起伏怒涛般的烛光海洋,俯视下去,宛若珠江口东隅大地上傲然独存、最为夺目的烈焰巨炬!此外值得一书的是2003年中共所谓建党节那天,50万香港同胞上街反23条,全球为之震撼,规模之大,仅逊于香港在八九六四时期声援运动之规模,隐有六四再起之势,中共虽一向怙恶不逡、从来顽固绝顶,彼时亦为香港民意之怒所震慑,不得不有所退让。
   
      正因为香港同胞在1989年以来一直以各种震撼人心的形式传承六四精神,日复一日撒播着民主自由思想,持续不断地发出反专制呐喊和民主之声,感染了很多来港旅游的大陆同胞,不可避免地为顽固坚持专制、死守一党之私的中共政权所顾忌,只因香港公民力量、民主力量的相对强大,不敢像在大陆那样动辄军警出动狼狗伺候,而一直以“温水煮青蛙”的策略进行渐进式同化。不过,只要系于谎言,凡非出自真心,必有大暴露之日,定有匕首现之时。如果说对香港同胞强加假普选是中共对港邪恶面目的首次大暴露,此后策动“反占中大联盟”等组织施行的诸如搜集罢课中学生数据之类的卑劣之举,简直与文革浩劫中的厚黑手段并无二致,是中共强力奴化香港、肆侵港人人权之邪恶面目的再次大暴露。著名反专制漫画家“变态辣椒”最近有一作品广传网络,画面上,一穿党旗标志血红露肩衫的屠夫,一手指着圈内争相探头外顾的群猪,一手持着屠刀,凶神恶煞地对标有“H.K.”“TAIWAN”的圈外二猪狂喊:“你俩野猪的命运,要包括野猪同胞在内的全体猪们决定!”十分形象、异常深刻地揭露了中共在对港对台问题上虚伪之言难掩残暴本质的丑态。
   
      自由与专制,民主与独裁,不啻水火之不容,如若针锋之相对,其中很多利益关系、很多立场观点,简直就是无法调和的,在一个整体或相对整体里处久了,必然发生重大摩擦,酿出巨大矛盾。迟早有一日,自由民主力量尚存的香港,与坚持专制独裁的中共政权,必然摊牌,必有对峙。正如《香港大专学界罢课誓言》之所言,“如此下去,香港将继续沦为世上贫富悬殊首屈一指的荒谬城市,过百万小孩、青年、壮年、妇女、长者每日活在贫穷线之下屈辱度日,而全民退休保障、标准工时却仍是遥遥无期;贪婪的港铁公司继续年年只加不减,坐拥其成;新界东北沦为本地及北方财阀的炒家乐园,而港人却只能花半世纪的生命轮候公共房屋;香港电视将永远被否决牌照,直到投资者完全卑躬屈膝俯首称臣;洗脑国教科誓将重推以荼毒下一代;传媒将继续被蔑视,刘进图被血斩六刀的惨剧将无日无之再度上演;23条卷土重来,以国家安全之名,阉割自由思潮为实;还有无节制的自由行充斥大街小巷、通涨不断的柴米油盐、停滞不前的薪资津贴、、、、、、”
   
      以上所引《香港大专学界罢课誓言》之内容,主要是民生问题、人权问题。而民生、人权与民主自由制度是紧密关联的。民主自由问题,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民生问题。虽然有些国家、地区在相对专制的制度条件下仍能实现较高的人均收入,但这些国家、地区或者具有非同一般的资源条件,或者像新加坡那样因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较小的施政面积,扎实的法治根基,强烈的公民意识,差别很小的国内各方面情况,专制一些也对国民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准影响不大,不然的话,只要是专制国家、地区,民生问题必然层出不穷,中共统治区当是最佳例证,多数民众人均收入一直在世界排行榜后面,贫富分化日甚一日,环境污染有增无减,食品安全问题频频、、、、、、而如今《香港大专学界罢课誓言》所陈事实证明了,当香港的民主自由度与时俱退之际,香港的民生问题、人权问题亦愈发严重。
   
      我同很多香港同胞在网上交流过,发现不少香港同胞都不甚热衷于政治,一味埋头挣钱,不少香港同胞利用深港两地工资差甚大等特点,香港揽业务深圳开公司,然而这些香港同胞是否想过,深港两地工资差甚大这一经济优势的背后,其实是制度优势之结果?甚至有些香港同胞自以为聪明地说“反二十三条我就没上街,多赚一天钱”之类。“拥有不知珍惜”之说,其实很有道理。今日香港之状况,今日香港同胞振聋发聩的呐喊之声,今日香港学子力抗专制的壮伟之举,实应引发政治意识淡漠的香港同胞之重视!和民主体制基本能够相安无事,然而和专制体制基本无法相安无事。专制统治之下,你不理“政治”,不等于“政治”不理你!在专制不断渗透的环境中,你能够安于赚钱,岂不知这赚钱的机会是很多人牺牲赚钱机会、参与政治、对抗专制而换来的!只要香港民主自由度不断缩减,香港有朝一日必被中共彻底套上政治枷锁;当香港被中共彻底套上政治枷锁、彻底失去了民主自由之制度屏障之际,恐经济状况、人权状况、环境状况、道德状况亦与大陆相去不远矣!
   
      当然,相对于大陆同胞而言,香港同胞整体而言还算比较有钱,很多香港同胞在彻底大陆化之前可选择移民,在世界其他很多国家、地区应也可过上不错的生活。然而,香港同胞们,如果你们陆续移民了,今后恐怕就再也没有一个生机勃勃的东方明珠了,就再也没有如许多的挟着美妙粤语音调的各具特色个性飞扬引人入胜的影视剧、歌曲、小说了,就再也没有能够激励、启迪亿万国民的创业故事、经济传奇了!如果香港因中共专制统治而黯然失色、竟至于最终解体,不仅是当代香港人、当代中国人、当今世界所有人的损失,亦会对中国民主化之后的发展造成无法弥补的打击、创伤!这是从大的方面说。就自身角度而言,香港同胞若无奈移民,其实何尝不是对以往生活、观念、努力的否定,何尝不是对自身的否定,就如《香港大专学界罢课誓言》之所言,“一战则沉,认命移民”,“绝对是辜负了过往30年无数人的青春、生命与努力!”
   
     三、借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奋起抗争
   
      所幸,香港同胞终于普遍意识到了被剥夺状态不能任其持续;所喜,香港学子们像1989年大陆学生们那样发出了爱国民主的呐喊。“希望在于人民,改变始于抗争”,香港25所大专院校的罢课活动,必将揭开香港爱国民主运动之新篇章,必能进一步将香港爱国民主运动推向高峰,必将进一步引发大陆、台湾、澳门以及世界民主力量之声援与支持。
   
      很多人担心,香港爱国民主运动若进一步发展会遭到类似于六四屠城那样的残酷镇压。对此,我们需要理性分析。总体而言,我以为,中共不敢在港展开如六四屠城那样的镇压,香港爱国民主运动进一步发展的条件,要远远好于八九六四爱国民主运动期间北京等城市的条件,而最终结果也很值得乐观。具体理由,我悉述如下:
   
      1、外界便于支援。香港虽然参与爱国民主运动的人数不算很少,但相对中共专制势力而言,实在不大,因此香港爱国民主运动若逢阻力,需要外界力量的及时支援。香港的地理位置不同于北京。这一点十分有利。北京毕竟地处内陆,这就使得世界民主力量很难大规模支援,而香港具有临海优势,其外海直通太平洋广大水域,不像北京那样被内海渤海阻隔外界,世界民主力量无论从海上支援还是通过空中支援均十分方便。
   
      2、香港的地理位置有利于民主运动的坚持和进展。八九六四爱国民主运动在大陆的中心地点是北京,对中共而言不啻兵临城下,直接威胁中共的核心统治,北京的得失,事关中共生死存亡,所以中共会作困兽之斗,誓死一搏,不惜一切代价,疯狂镇压。而香港虽说是推动大陆民主转型的重要基地,但毕竟离北京很远,并非事关中共生死存亡的腹心之地,对中共统治没有直接威胁,纵然中共在港不占上风,一时也无关其生死存亡,所以,纵然会镇压,也未必会如北京屠城那样坦克倾轧机枪横扫,而很可能会采取抬走、喷水之类的弱暴力镇压方式,从而有利于香港爱国民主运动群体坚守阵地和保存有生力量。
   
      3、如大肆镇压香港爱国民主运动会引发一系列经济问题,并很可能对中共形成政治压力。这是因为,香港是国际资本进入大陆的重要门户和跳板,是很多在华外资企业、合资企业的中枢。如果中共在港大肆镇压,会引发香港局势持续不稳,国际资本会纷纷撤离香港,极有可能顺带撤出大陆,或者减少在大陆的投资,消减其所在大陆的投资企业的用工规模,从而在短时期内导致大批工人失业,这无疑会进一步加剧各地工人的维权抗争运动,很可能掀起大规模工人运动浪潮。
   
      4、会导致中共本已低落的国际信誉进一步下滑,并引发国际制裁。中共因顽固坚持专制,顽固对抗普世价值,对外一直变本加厉推行金钱外交,对内一直以低人权高污染高能耗的统治方式倒行逆施,愈发失道寡助,真正友邦所剩无几。香港是备受世界瞩目的国际性都市,很多国家在港均有重要利益,中共镇压港民之举必然引来重大国际压力,导致中共本已低落的国际信誉进一步下滑,并引发国际制裁。而经济制裁必然对中共脆弱的经济体系形成巨大压力,或许会将中共的经济体系彻底摧垮,从而引发大规模抗议和民变,导致中共下台,顺利实现民主转型。
   
      5、中共对六四镇压一直心存恐惧。纵然邓小平等屠夫再如何宣传镇压有理,但滥杀无辜、打死妇孺的屠城毕竟是不得人心之举,就是当年直接参与屠城的人员,很多也将这段人生视为不光彩经历,唯恐提及,百般狡辩掩盖。对六四罪责的恐惧,目前根植于中共很多高官心中。而随着民众觉醒程度和互联网自由度的不断提升和历史真相的广传,中共军队中有些中下层人员也逐渐开始觉醒,陆续有人通过翻墙等途径了解到六四屠城之真相,产生了基于良知的判断。中共若要再启动一次屠杀,其内部人员都未必会答应。

  
      综上,我以为,香港爱国民主运动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中共不敢在港展开如六四屠城那样的镇压。因此,香港爱国民主运动群体勿有后顾之忧,要以香港学生罢课运动为重要契机和重要动力,勇敢抗争。如《香港大专学界罢课誓言》之所言,“希望在于人民,改变始于抗争”,香港爱国民主运动群体要进一步展开抗争宣传,扩大抗争规模,增加抗争力度,及时调整抗争方向,有计划、有步骤地实现抗争目标。所谓“得道多助”,所谓“天助自助之人”,当香港爱国民主运动发展到一定程度之际,或许能够引发四方响应,催发连锁效应,大陆民众很可能会大规模呼应。就算香港爱国民主运动的连锁效应在大陆遭遇压制,只能局于香港,而把握学运初起之机,顺势扩大规模,也能够使中共不断增加民意压力,或许最终能够迫使中共权衡利弊,作出让步,从而争取到真正意义的普选,进一步唤醒大陆民众的权利意识,激发大陆民众要求大陆普选的勇气和参与民主运动的热情,推动中国民主转型。


    来源:“北京之春”网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