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8日星期四

一周新闻聚焦:各方密切关注温和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庭审




【 民主中国首发 】      作者: 施英

伊力哈木案9月17日庭审,国际社会强烈关注,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维权律师表达了对当局违反法律程序和对当事人进行人权迫害的不满。美国、欧盟、英国、德国和加拿大的驻华使馆官员已抵达乌鲁木齐要求旁听,但来自当地的报道说,法院外拉起了重重警戒线,并驻有不少警员,把所有境外记者和外交官阻挡在外。


中央民族大学讲师、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案9月17日庭审,国际社会强烈关注,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维权律师表达了对当局违反法律程序和对当事人进行人权迫害的不满。
伊力哈木虽然多年来批评北京对新疆、对维吾尔族人的统治,但他从未主张将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因此,北京当局当初究竟为什么决定逮捕他,为什么要给他一个“分裂国家罪”的罪名便成为一个不解之谜。伊力哈木面临可能最高的无期徒刑。
中国官方新华网说,“新疆乌鲁木齐市公安局通报称,伊力哈木•土赫提创办并利用‘维吾尔在线’网站,组织、拉拢、操纵部分人员充当网站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造谣、歪曲、炒作案事件,借机制造事端,散布分裂思想,煽动民族仇恨,鼓吹‘新疆独立’,从事分裂活动。”
据接近伊力哈木•土赫提的人士透露: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被监禁期间受到虐待,被捆绑,不给饭吃。在五个多月被关押期间,当局不让伊力哈木依法会见他当时的律师李方平,直到6月26日,伊力哈木才见到李方平并告诉他,在3月1日昆明车站攻击案后,监狱停止给他供应食物,长达10天。
美国、欧盟、英国、德国和加拿大的驻华使馆官员已抵达乌鲁木齐要求旁听,但来自当地的报道说,法院外拉起了重重警戒线,并驻有不少警员,把所有境外记者和外交官阻挡在外。
▲美国之音(VOA)9月16日报道: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案件
华盛顿—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多年来力图建立并促进新疆维吾尔族人与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人的沟通,试图吸引世人注意中国新疆维吾尔族人的命运,并以温和与和平的方式对他所认为的北京政府的新疆政策提出批评。他为此多年受到监视、骚扰、威胁,甚至死亡威胁。
*世人和家属的困惑*
今年1月,伊力哈木在北京被捕,所后被押送到新疆乌鲁木齐。今年7月底,他被乌鲁木齐检察院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对他提起公诉。
北京当局对伊力哈木的被捕和起诉引起国际关注,并受到广泛的谴责。
批评者表示,中国共产党当局如此对待伊力哈木这样温和和理性的人,无疑是等于向维吾尔族人宣示北京无意跟维吾尔族人讲理,而北京当局发出这种信息,是跟它宣称的打击恐怖主义的口号和目标背道而驰的。
伊力哈木的代表律师之一刘晓原日前表示接到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通知,说伊力哈木分裂国家案将于9月17日上午 10时30分开庭审理。刘晓原当即提出异议,指出通知时间仓促,要求更改开庭时间。乌鲁木齐中院对刘晓原的要求不置可否。
伊力哈木虽然多年来批评北京对新疆、对维吾尔族人的统治,但他从未主张将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因此,北京当局当初究竟为什么决定逮捕他,为什么要给他一个“分裂国家罪”的罪名便成为一个不解之谜。
最受这一不解之谜困扰的大概是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尔。9月15日,古再努尔乘飞机前往乌鲁木齐,在北京机场接受美联社采访的时候再次表示了这种令她十分痛苦的困扰:
“我希望他们公开地给一个回答,无论是给孩子们,还是给我。他的母亲也病了。现在他们想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今天从(凌晨)两三点,我一分钟也没睡。就那么躺着,难受。真的,特别难受。”
古再努尔在接受美联社采访的时候表示为伊力哈木的健康感到担忧,因为他心脏不好,而且腹部有疼痛。此外,古再努尔为了避免两个年幼的儿子受到心理创伤,一直没有将伊力哈木被如此逮捕的实情告诉他们。
伊利哈木多年来持续努力向全中国、全世界传达维吾尔族的声音。他为此写出了大量的文章,接受了大量的国际媒体采访,并创办了维吾尔在线网站。
*伊力哈木的观点*
近年来,北京政府大力宣扬新疆维吾尔族极端分子在新疆从事恐怖活动,试图将新疆从中国分离出去。北京政府誓言采取“严打高压”的手段镇压那些极端分子的恐怖活动。
伊利哈木对北京政府的这种说法表示难以苟同。他先前在北京接受美国之音记者东方专访的时候强调指出,维吾尔族人或许有人进行了暴力反抗,但由此将新疆问题、维吾尔族问题简单化将是十分有害的。伊利哈木说:
“我同时也是想提醒一下各位,在中国,据我看到的资料是,每年有18万起类似的暴力事件或群体性事件。这之中可能不一定有民族的问题,汉人或其他民族也有类似的问题。因为现在来看,中国很多东西是不分民族的。比如暴力拆迁、贪污、环境污染、欺压百姓。我们看到冀中星在首都机场的事件,他是汉族,通过爆炸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绪。”
“其实在新疆,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反恐扩大化问题。以反恐的名义掩盖其他矛盾,包括地方政府的无能以及维稳部门的无能。其实,新疆的主要矛盾并不是反恐问题,也不是恐怖主义问题,而是权力(不受制约)的问题,权力的不平等以及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和垄断的问题。这种对权力的垄断已经发展到对各种发展的资 源包括社会资源的垄断。所以,我很担心。政府在这时候不反思自己的问题,还在强调反恐,还通过国际的角度,通过上海合作组织加强反恐。我担心维吾尔人将来 的处境会恶化,同时也会恶化政府和维吾尔族人的关系。”
“2009年我被软禁时,曾告诫中国过政府,将来维吾尔族类似的抗议事件可能会形成一种抗议运动,而且其规模是过去60年你们没有见到的,你们会看到越来越团结的维族人。我现在也大胆预测,如果政府不改变对新疆的政策,那么越来越多的维吾尔人可能选择和与政府抗争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诉求。如果政采用强硬的军事 量对抗维吾尔人,我不认为维吾尔族的抗争可以被定性为恐怖主义。”
*人权活动家的观点*
北京的活动家胡佳是汉族人,他把伊力哈木称为自己的兄长。
在伊力哈木被当局审判的前夕,胡佳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指出中国共产党当局、北京当局对伊力哈木这样的如此和平、如此温和的维吾尔族人都采取这样的残酷打压措施,不但让维吾尔族人绝望,而且也对汉族人构成威胁和危害。
胡佳表示,北京当局对维族人的打压十分过分,导致绝望的维族人不断进行飞蛾扑火式的绝望的反抗,这种反抗对中共成全不会构成威胁,但对无辜的百姓却构成实在的威胁。
胡佳说:“这次宣判的所谓的昆明(在3月底由维吾尔族人进行)的暴力恐怖事件,他们根本就跟海外的所谓三股势力没有任何关系。那些人只是因为不能出境,他们在悲愤之下采取这种非常极端残忍的报复手段。他们只是在中国国内无法生存,他们想出境,想去当难民。事情就这么简单。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作为汉族人)要做的事情是,不能让这种在平民之间的恐怖战争爆发出来,让普通的维吾尔族人变成恐怖分子。那是人间悲剧。所以说,现在当共产党倒行逆施,当共产党不断加剧这些矛盾的时候,我们这些汉族人作为伊力哈木的兄弟要为伊力哈木去呼吁。
“中国政府已经借由反新疆暴恐大大加强了所谓的反恐力量。而中共这些装备大增的反恐力量将来要用于镇压中国各地的汉族老百姓。”
*北京官方的观点*
截至目前,中国当局对伊力哈木•土赫提的被捕和被起诉鲜少报道。中国媒体也没有任何独立的报道和评论。
中国官方权威的新闻机构新华网在7月31日发出一则报道说:
“据乌鲁木齐检方官微消息,7月30日 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涉嫌分裂国家最的被告人伊力哈木•土赫提(原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讲师)向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此前,据新疆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据侦查,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掌握了伊力哈木•土赫提涉嫌分裂国家的确凿证据。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新疆乌鲁木齐市公安局通报称,伊力哈木•土赫提创办并利用‘维吾尔在线’网站,组织、拉拢、操纵部分人员充当网站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造谣、歪曲、炒作案事件,借机制造事端,散布分裂思想,煽动民族仇恨,鼓吹‘新疆独立’,从事分裂活动。”
尽管新华网表示中国公安机关“掌握了伊力哈木•土赫提涉嫌分裂国家的确凿证据,”但截至目前,中国当局没有公布任何确凿或有欠确凿的证据显示伊力哈木分裂中国。
▲美国之音(VOA)9月16日报道:李方平:伊力哈木盼庭审不会激化维汉冲突
华盛顿—中国维族学者伊力哈木被控分裂国家罪一案,将在9月17日上午10点半在新疆乌鲁木齐法院开庭审理,伊力哈木的辩护律师李方平表示,法院已经允许家属旁听,采取公开庭审,但是对于审判结果,包括伊力哈木本人和律师都不表乐观,伊力哈木也强调,希望他的庭审不会激化维汉之间的紧张。
李方平星期二接受美国之音VOA卫视专访时表示,乌鲁木齐法院原则同意让四位家属旁听审判,并表示此案因不涉及国家秘密,将公开审理。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丽努尔星期一已经赶往乌鲁木齐,并在星期二与辩护律师李方平,刘晓原等人会面。李方平转述说,古再丽努尔表示,她不清楚法律问题,会充分相信律师。
上星期,伊力哈木写了一份书面要求,希望将其案件移送到户籍所在地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并要求与他7名学生的案件合并处理。乌鲁木齐法院法官星期一拒绝其要求,并告知律师,只要是涉疆案件,乌鲁木齐检察院都有权管辖,有无限的管辖权。
李方平指出,这和刑事诉讼法是有抵触的。另外当局将七名学生的案件分出去处理,也不利他们查明事实。
李方平表示,法院在最近才交给他们这些学生接受审讯的光盘,但距离伊力哈木案庭审很近,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查验和复制,类似情况在审察期间就已经存在,检方虽然称有大量音频和视频证据,但面对律师提出复制的要求,却一再以需要请示会报的理由拖延,没有把证据及时提供给律师。
李方平表示他无法预判审判结果。但是从伊力哈木要求移送案件的要求这么快就被拒绝,他对判决结果不容乐观。李方平表示,伊力哈木本人对判决结果也不乐观,但强调,希望他的审判能增进维汉之间更深的交流和理解,而不是引发仇恨。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这个星期发表声明,指中国当局对伊力哈木的任何判决,都只会加深维汉之间的紧张和对维族人的歧视。
45岁的伊力哈木.土赫提是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也是维吾尔在线网站的创办人,今年1月15日他被警察从北京的家里带走,2月20日乌鲁木齐警方宣布伊力哈木臂正式批捕,7月30日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将其提起公诉。
▲自由亚洲电台(RFA)9月16日报道:伊力哈木.土赫提将开庭受审家属获准旁听 脚镣未除着单衣致感冒
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控“分裂国家罪”一案,本周三起一连两天将在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开庭。其委托辩护人李方平律师周二在看守所见伊力哈木精神状态尚好,但是脚镣仍然未除,家属送去的御寒衣服所方也未转交,土赫提只穿两件短袖单衣,已患感冒。伊力哈木的妻子等四位家属拿到庭审旁听证。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当局羁押八个月后,将于本周三(9月17日)上午在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出庭受审,庭审一连两天。
土赫提上周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在户籍地北京中级法院审理,以及与另外七名被告人同案审理,法院没有接纳。公诉方指控伊力哈木犯有“分裂国家罪”,是八名分裂集团成员中的主犯,控方证据主要涉及七个方面,包括从事组织分裂国家活动,发表相关言论。
土赫提的妻子古再努尔,周一深夜从北京赶到乌市,准备旁听。她周二告诉本台,家属获发四张旁听证。
“我在乌鲁木齐了,我是昨天晚上(周二凌晨)12点半到的。”
记者:李方平律师是昨天到的?
回答:是,他是昨天白天到的。
记者:明天你们家属谁会出庭?
回答:明天我们一共四个人,他(土赫提)的二哥、大哥。还有他的弟弟和我。
记者:给了四张旁听证吗?
回答:嗯。
记者:今天律师还会去见土赫提吗?
回答:他们(律师)今天不能见,李方平律师昨天见了(土赫提),今天没有见。
李方平律师告诉记者,周一下午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见到了伊力哈木,但发现扣住他双脚一个多月的铁镣仍未除去,还发现伊力哈木因缺少御寒衣服,已经感冒。
“昨天会见的情况,他(土赫提)还是戴着脚镣,还有点感冒,但是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昨天下午我一到乌鲁木齐就直接去看守所。会见时,没有人设置任何障碍,但是对他(土赫提)夹带的械具还是不解下来,什么原因也不清楚。戴的械具很凉,再加上乌鲁木齐降温,家里送去的衣服,他们(看守所)一直没有给他,(土赫提)感冒了,两件短袖衫穿在一起,前几天降温最多的时候,已经可以穿三件衣服了。”
记者查到乌鲁木齐周二下午两点的气温是17度,晚上还会降温。伊力哈木自8月9日起被戴上脚镣,至今已超过一个月,脚踝已化脓。早前律师曾要求法院和驻看守所检察官除去脚镣,但没有得到回复。
李方平说,同案的肖格莱提等七名民族学院的学生被另案处理,目前没有他们的消息。
古再努尔对此也了解甚少,她说:“没有(消息),另外七名学生,他们一点都没有消息,我不知道。”
伊力哈木多次会见律师时,均坚称自己无罪,还说他的所言所行都是为了实现国家、本民族以及汉族的共同利益的有机结合,他没有任何言行支持分裂。
与伊力哈木同在今年1月15日被刑事拘留,现居住在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的维族留学生穆塔力浦,目前情况不明。
记者周二致电其两位家人,却发现他们的手机同时关机。
记者转向所属布亚乡派出所询问。
记者:是布亚乡派出所?
回答:喂,啊,你好。
记者:问一下穆塔力浦的案件,现在怎么样?
对方未作回答,就挂断电话。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伊力哈木能否受到公正判决,持否定态度。他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开庭只是当局处罚政治犯的形式,法院早有判决结果。
“针对伊力哈木的指控已经是政治判决,而且当局已经作了决定,根本不可能获得公正的司法权利。我们希望驻北京所有的外交官能提出旁听,对中国施加一定的压力。”
伊力哈木在其创办的维汉双语 “维吾尔在线”网站,被视为关心社会议题的温和及知识分子的网站,但当局指是煽动分裂,鼓吹新疆独立。
对此,迪里夏提称:“维吾尔这些温和的知识分子,为了缓解局势提出的建设性的建议,都会被认定为是与当局在当地统治的挑战。伊力哈木的状况反映出境内所有维吾尔知识分子面临的困境。目前的一系列公审、公判,政治运动只会加剧维吾尔人和北京之间的对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9月16日报道:欧盟要求向中国派观察家旁听依力哈木-土赫提案审判
法新社北京报道:欧洲联盟要求向中国派遣一位观察家,旁听对依力哈木-土赫提案的审判。这是欧盟驻北京新大使,奥地利人Hans Dietmar周二在北京举行记者会时作出的表示。
伊力哈木-土赫提曾为中央民族大学讲师、“维吾尔在线”网站的创办人和站长。他在今年1月15日在北京家中被抓走,后被关押在乌鲁木齐。其律师刘晓原12日在推特上透露:他刚接乌鲁木齐中院通知说伊力哈木分裂国家罪案将于9月17日上午十时三十分开庭审理。
欧盟驻北京新大使再次强调欧盟组织对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命运感到担忧,因为他们没有收到北京对欧盟要求派人旁听要求的回答。一个月前,欧盟已经向北京表示对伊力哈木-土赫提因“分裂罪”被关押6个月,见不到律师的状况感到担忧。人权观察组织专家担心伊力哈木•土赫提将会面临最高达终身监禁的刑期。
据接近伊力哈木-土赫提的人士透露: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被监禁期间受到虐待,被捆绑,不给饭吃。在五个多月被关押期间,当局不让伊力哈木依法会见他当时的 律师李方平,直到6月26日,伊力哈木才见到李方平并告诉他,在3月1日昆明车站攻击案后,监狱停止给他供应食物,长达10天。
伊力哈木被捕前一直受到当局监视,不能离开中国。他被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包括:“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
▲美国之音(VOA)9月16日报道:人权观察:审判伊力哈木是对正义的嘲弄
华盛顿—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知名维族学者、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即将于周三(9月17日)接受审判前发表声明,称对伊力哈木的审判是对正义的嘲弄。
声明说,这场政治化的法庭表演只能加剧人们对维族人遭受歧视的印象,也显示中国政府对和平的批评之声不能容忍。
伊力哈木被控分裂国家,他是北京民族大学的经济学讲师,是一位温和派学者。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将于9月17日对此案开庭审理。
人权观察中国项目主任苏菲•理查德森表示,伊力哈木一直坚定、勇敢和清晰地呼吁各民族间和解并开展对话。
伊力哈木今年1月15日在北京被警方逮捕,随后被转押到乌鲁木齐。2月25日,当局以“分裂国家”罪将他正式批捕。伊力哈木将面临10年到终身监禁的判决。
▲美国之音(VOA)9月17日报道:维族学者伊力哈木案新疆开庭 恐面临无期徒刑判决
 
中国知名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案在新疆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受到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当局如临大敌,派出大批警察在法院门外站岗。
北京—中国知名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被控煽动民族仇恨分裂国家罪,今天在新疆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伊力哈木否认这些指控,并表示他已经做好思想准备,面对当局最严厉的判决。乌鲁木齐戒备森严,外国记者和外交人士被拦在几个街区之外。
*拒之门外*
对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的审判在新疆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严密的保安下开庭。预计审判将持续两天,然后由这家法院的法官择期宣判。目前也不清楚判决结果将于何时公布。庭审过程不允许外国记者入内,法庭官员也没有公布任何案件细节,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的总机是自动应答,然后播放歌曲,无人接听。
在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外面,乌鲁木齐警方设置了警戒线,封锁了法庭附近的街区,不许赶到乌鲁木齐试图见证法庭审判的外国记者、旁观者和西方外交官入内。中午时分,警方用八块高板封锁了通往法庭的道路,宣传板上印有在新疆举行的中国 - 亚欧博览会信息。
欧盟外交官拉斐尔对美联社说,欧盟对伊力哈木•土赫提案件的高度关切。欧盟驻中国使团多次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伊力哈木,并为他提供医疗服务。
*否认指控*
在乌鲁木齐检察院7月30日“依法对涉嫌分裂国家罪的被告人伊力哈木•土赫提(原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讲师)向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的当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担忧,并呼吁中国当局尽快释放伊力哈木以及与他同时被拘押的六名学生。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哈夫说,有关伊力哈木境况及其法律权利方面缺乏透明度,令人忧虑。
伊力哈木否认分裂国家的指控。伊力哈木的律师刘晓原在今日庭审休息时间接受美联社的采访说,“他只是谈论了一些新疆的法律和文化问题,但是他是反对分裂国家的。”他对中国民族政策的批评并未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
*“无期徒刑”*
分裂国家罪可能面临10年到无期徒刑的判决。伊力哈木的另一名律师李方平说,伊力哈木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面对当局最严厉的判决。彭博社报道说,伊力哈木可能面临无期徒刑。
*温和学者*
伊力哈木被广泛认为是立场温和的维吾尔学者,长期主持维吾尔在线网站,致力于为维吾尔人争取权益。许多居住在新疆的维吾尔人认为,他们在文化及宗教上受到了压制,在经济上也成为了弱势群体。
伊力哈木案在乌鲁木齐开庭是在习近平即将前往纽约参加联大以及中国11月将作为东道主主持APEC之前进行的。中国人权将会是奥巴马和习近平举行美中元首会谈的一系列议题之一。
▲英国广播公司(BBC)9月17日报道:伊力哈木案开审 新疆检方拒移案北京
 
大批警员封锁通往法院道路,并以旅游宣传海报遮挡视线。
中国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涉嫌“分裂国家”一案在新疆乌鲁木齐开审。
庭审星期三(9月17日)上午在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开庭。伊力哈木其中一位代表律师刘晓原透过社交媒体表示,案件预计审理两天,伊力哈木妻子古再丽•努尔(Guzailai Nu'er)等四名家属获准旁听。
刘晓原指出,辩护方与当事人曾提出应把案件移返北京审理,但遭乌鲁木齐检察官拒绝。另一名代表律师李方平投诉他在看守所仍遭虐待。
刘晓原表示伊力哈木将否认控罪,但普遍分析认为法院将作出有罪判决。BBC驻北京记者马腾说,伊力哈木将要面对至少10年有期徒刑。
美国、欧盟、英国、德国和加拿大的驻华使馆官员已抵达乌鲁木齐要求旁听,但来自当地的报道说,法院外拉起了重重警戒线,并驻有不少警员,把所有境外记者和外交官阻挡在外。
美国与欧盟等国家以及多个非政府组织多次促请中国释放伊力哈木,中国外交部则数次强调伊力哈木“涉嫌违法犯罪”,美国等国家评论此案“是对中国主权的粗暴干涉”。
BBC驻北京记者杉丽雅报道说,外交界消息来源对BBC称,中国驻欧盟使团上月曾宣称伊力哈木“个人参与了”煽动新疆两起暴力案件;今年早些时候,中国使团指控伊力哈木与“东突”分离分子有密切来往。
伊力哈木的数名学生也被当局以相同理由抓捕。李方平律师稍早前对BBC中文网说,当局另案处理被捕学生,但控罪与伊力哈木相同。
海外维吾尔人流亡组织认为对伊力哈木的指控是典型的政府操纵司法。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说,中国希望通过针对伊力哈木的指控,恐吓所有有良知的维吾尔知识分子,让他们接受和传播中国的奴化政策 对伊力哈木的指控是典型的政府操纵司法 维吾尔知识分子温和的公开要求中国调整政策而失去自由,是对中国司法公正的讽刺。
管辖权争议
44岁的伊力哈木2006年创办“维吾尔在线”网站,因经常发表捍卫维族人权利的言论,并多次公开质疑北京高压统治新疆,遭到当局长期监控。
伊力哈木今年1月中被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在此之前,他曾对北京处理去年10月底天安门金水桥驾车冲撞袭击案的手法提出批评。
乌鲁木齐检察院于7月底正式起诉伊力哈木。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在9月7日举行庭前会议后不久,就宣布于星期三开审。
刘晓原星期三在微博和Twitter上留言说:“伊力哈木生活工作在北京,户籍在北京,创办的公司、网站在北京备案。如他的行为涉嫌犯罪,应由北京警方立案,应由北京的法院审理。”
“但乌鲁木齐市检察院以伊尔哈木涉及的是新疆问题,以此认为乌鲁木齐执法机关对案件有管辖权。”
刘晓原说:“在9月7日召开的庭前会议上,伊力哈木要求将案件移送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行使审判管辖权。庭前会议后,他又递交了书面申请。”
李方平律师稍早前对BBC中文网说,检方的指控主要是围绕“维吾尔在线”网站上刊登伊力哈木所写或转载的文章,以及接受他人采访稿件共112篇,还有数十小时的伊力哈木课堂言论视频、音频。
伊力哈木妻子古再丽•努尔稍早前接受BBC驻华记者采访时质疑说:“(他的大学里)每间教室都装了摄像头,为什么他们当时就没发现他的罪行呢?”
当局“虐待”
李方平此前对BBC中文网指出,伊力哈木在看守所长期被上脚镣,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律师进出看守所探视当事人也遭到严密搜查。
他在开审前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进一步指出,乌鲁木齐天气已开始转凉,但看守所并未转交家属提供的衣服,只能继续穿短袖衣服,并因此染病。
“他们甚至不让他看家属们寄来的照片。一个月了,他们还说在审查那些照片。他们怕照片里面有什么密码。”
不过,李方平说,尽管如此,伊力哈木“意志高昂”。
古再丽•努尔也曾对BBC表示她长期被四到五名警察跟踪,并在其北京住所外把守监视。她在抵达乌鲁木齐后对法新社说,伊力哈木几名兄弟的住所也遭警察包围。
古再丽•努尔也对丈夫的健康表达了担忧。她说,伊力哈木心脏和胃部均有毛病,但看守所并未让他到医院就医。
伊力哈木的亲友均认为,他致力促进维吾尔族与汉族之间的沟通对话,当局的指控纯属捏造。
正在美国念书的伊力哈木女儿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在开审后不久于Twitter发文说:“我父亲并不是因为犯罪才被抓进监狱,而是因为站出来为自己的民族说话,呼吁了民族平等。”
“他做的都是好事,我为何需要感到羞耻呢?相反,我为我父亲感到骄傲,为此我还会再重申一遍,我父亲不是恐怖分子!我父亲不伸张暴力!我不父亲他没有想要分裂国家!我父亲,他无罪!”
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德森评论说,要是伊力哈木遭判重刑,深受煎熬的维族人将对中国当局失去信心。
▲德国之声(DW)9月17日报道:伊力哈木案:“对正义的嘲讽”
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分裂国家罪”一案周三在乌鲁木齐开审,引起广泛关注。人权组织认为,“审判维吾尔学者是对正义的嘲讽”。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被羁押8个月后,伊力哈木•土赫提2014年9月17日在新疆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出庭受审。这位知名维族学者在今年2月被控“分裂国家罪”,这是中国刑法最严重的政治罪行之一。
伊力哈木的几名代表律师此前表示, 被告可能会被重判,最长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中李方平律师在庭审前对德新社说, 伊力哈木面临至少十年的刑期。
第一天庭审结束后,律师刘晓原对德国之声说,周三的庭审长达9个多小时,目前还在庭审调查状态。“上午公诉方和辩护律师就伊力哈木案件涉及的问题、事实进行质证;下午公诉方举证,由伊力哈木和辩护律师发表质证意见。明天(周四)继续开庭。”
律师李方平对路透社说,周三庭审检方已经基本完成证据出示环节,其中包括来自伊力哈木学生的证词。“大部分学生说,伊力哈木教授有分裂目标或分裂意图。”但是李方平认为,这些陈述是在压力之下做出的,并不可信。据称,伊力哈木否认指控。
“最后一点和平、理性的希望”
被逮捕前在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经济课程的伊力哈木曾被德语媒体比作 “维族知识分子审慎的良心”。 他一直拒绝对他的指控并在之前采访中反复表示反对分离主义。他的一名代表律师刘晓原也说,“伊力哈木只讲了新疆的法制和文化问题,他反对分裂国家”。
这一案件得到中国活动人士和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美国、欧盟和数家人权组织都呼吁释放伊力哈木。中国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就此案对德国之声说,“他的案件是今年最重要的政治案件,因为那是关于一个民族最后一点儿和平、理性的希望”。
人权观察组织发文称,“审判维吾尔学者是对正义的嘲讽”,该组织在庭审当天表示,该指控“是典型的政治审判及对和平异见毫不容忍的表现,令人担忧”,审判只会加深维族遭受歧视的印象。
人权观察组织的中国部主任理查德森女士(Sophie Richardson)说,“如果北京是这样定义'分裂主义活动'的,新疆当地和民族间的紧张关系难望平息”。
庭审第一天
9月17日上午10点半,为期两天的庭审开始。刘晓原律师在推特上发了一张家属庭审旁听证的照片。据悉,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尔和他三个兄弟获准旁听。外媒记者和数名专程而来的西方外交官则被拒于门外。
从北京赶到乌鲁木齐的古再努尔告诉法新社,她一直受到安保人员监视、跟踪,并对丈夫的身体表示担忧。“他心脏和胃都有问题,(被拘期间)却不让去医院看病。”
刘晓原律师在推特上写道:伊力哈木便装出席,没有戴手铐。
古再努尔在休庭期间表示,被告席上的丈夫看起来很平静。她说,“他从来没有反对国家、反对任何民族。他从来没做过那样的事”。
“我父亲无罪”
目前身在美国的伊力哈木之女菊尔•伊力哈木在推特上说:“我不父亲他没有想要分裂国家!我父亲,他无罪!……我父亲并不是因为犯罪才被抓进监狱,而是因为站出来为自己的民族说话,呼吁了民族平等。”菊尔表示,为父亲感到骄傲。
专程为此案来乌鲁木齐的欧盟驻中国代表团政务一秘德罗斯采夫斯基(Raphael Droszewski)在庭审前对媒体表示,“伊力哈木一直和平地依法工作,我们认为他应该被释放”。
在伊拉哈木7月底被提起公诉时,德国政府人权政策和人道主义援助专员克里斯托夫 (Christoph Str?sser) 在柏林表示,“程序不透明、他(伊力哈木)拘留期间健康状况的明显恶化、缺乏寻求法律援助的机会,都令我感到担忧。”他在当时呼吁中国政府,用行动证明其法制国家原则。
▲美国之音(VOA)9月17日报道:国际社会密切关注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庭审
香港—观点温和的维吾尔族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控“分裂国家罪”的案件,9月17日上午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开庭审理。国际社会对伊力哈木一案极为关注,一些海外主流媒体都予以报道,许多人权团体也发表声明,而多个国家的政府以及驻华使馆也表示关切。
在中央民族大学学者、维吾尔在线网站的创办人伊力哈木今年1月被警方拘捕、7月30日被乌鲁木齐当局以“分裂国家罪”提起公诉后,国际社会表达了严重的关切。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英国广播公司等主流媒体都进行了详细报道。
美国政府7月30日也表示对伊力哈木案严重关切,呼吁立即释放并确保其自由和人权。欧盟8月6日也发表声明,对伊力哈木的状况表示关注,敦促中国当局立即提供医疗救助和予以释放。
此外,包括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等国际人权组织也先后发表声明,批评中国政府政治打压立场温和、始终反对分裂国家的伊力哈木。
*人权观察:典型的政治审判*
而就在伊力哈木案星期三庭审的前夕,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9月16日再次发表声明,批评审判伊力哈木是对正义的嘲讽,是典型的政治审判及对和平异见毫不容忍的表现,令人担忧。声明强调,这场审判只会加深维族遭受歧视的印象。
人权观察亚洲部研究员王松莲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伊力哈木一贯、勇敢,而且明确地以和平方式倡导维族与政府之间的理解和对话,如果对这样的温和学者也逮捕判刑,则新疆当地和族群之间的紧张局势将难以缓解。
王松莲说:“今天的这个庭审是一个政治打压、政治性的审判。从他的那些公开文章、言论都可以看到,他自己也说了,他是坚决地反对分裂。那我们就非常担心,一个和平、温和地批评国家的意见人士,会因为他的言论而被判一个重刑。”
此外,据报道,欧盟新任驻华大使史伟(Hans Dietmar Schweisgut)9月16日在北京举行记者会时表示,欧盟曾要求派一位观察员旁听伊力哈木案的庭审,但没有得到北京的答复,欧盟对伊力哈木的命运非常关心和担忧。史伟表示,仍计划派人去旁听庭审。
一直关注伊力哈木案的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星期二在推特上说,他通过电话、电邮和手机通讯工具确认,美国、澳大利亚等8个西方民主国家的外交官,星期三会在乌鲁木齐要求旁听伊力哈木的庭审。
胡佳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曾和这些国家的使领馆人员联系,他们向他确认会派人前往乌鲁木齐要求旁听。记者联系美国和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馆询问,使馆人员称会稍后回复,但截稿前仍未得到答复。
胡佳表示,他非常了解伊力哈木所持的观点,是通过和平理性的对话,解决维汉民族问题。
胡佳说:“他是极度地反对任何极端和暴力的,甚至就这件事情上,他们有些维吾尔人本身的都说,这个伊力哈木是不是政府的人,他为共产党说话。现在他被扣上分裂国家的帽子,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温和学者被捕或激化维族走向极端*
胡佳表示,当局拘捕温和的伊力哈木,造成了新疆知识分子的噤若寒蝉,但这却让他担心,把温和的对话渠道堵死,会让更多的维族人走向极端。
他说:“就是现在来讲的话,维吾尔人真是噤若寒蝉。1月15号伊力哈木被抓以后,整个乌鲁木齐那边维族知识分子的气氛都变了,大家都觉得可以选择的手段越来越少了。难道就逼得人家非得,就是让维吾尔人最后不得不采取这种暴力的形式?伊力哈木主张的对话,平等有尊严地生活在这个大家庭,错在哪里呢?”
胡佳表示,伊力哈木的案件是今年最大的政治案件,希望国际社会进一步关注。
据悉,伊力哈木1月15日被拘留后,新疆警方迅速将他移送到乌鲁木齐,并于2月25日以“分裂国家罪”将他正式逮捕。据律师表示,以他的罪名可能被判刑10年以上至终身监禁。伊力哈木案的庭审将持续到9月18日。
伊力哈木的律师表示,起诉书指控伊力哈木领导“八人分裂分子团伙”,煽动“民族仇恨”,罪证是维吾尔在线刊登的一些文章、接受外媒专访以及他在学校讲课的内容,甚至包括他转贴的有关维人对独立问题态度的民意调查,以及建议他的几名学生出席在香港某大学举办的宗教问题会议。律师表示,起诉书并未提出证据或详细说明这些文章、访谈或会议如何构成“分裂国家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9月17日援引法国报纸:伊力哈木-土赫提案:北京烧掉与维族温和派对话桥梁
今天法国各大报刊主题侧重不一,但均涉及法国国内政治经济问题和国际大事。几份大报有关中国的消息分别有:《费加罗报》关注今天开审的伊力哈木-土赫提案,该报经济版刊登对到访的中国财政部副部长的专访。《世界报》两篇文章分别评论达赖喇嘛的继任和中国富人梦想移民离开中国。
《费加罗报》在北京的记者帕特里克 圣-保尔的文章标题就点出:今天被审理的伊力哈木-土赫提是一位观点温和的著名维族知识分子和大学老师,他被控以“分裂罪”,在中国,这一罪名的最高刑期可能是终身监禁。这一案件显示北京对少数民族政策不断生硬的现实。在中国的司法体制下,今天被审理的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被控罪的时候就已经被认为是有罪的了,因为这一控罪是来自中国共产党的命令,今天开始的审判唯一要决定的无非是给他什么惩罚而已。如果他不会被判死刑的话,刑期可能也将在10到无期之间。
《费加罗报》在北京的记者电话采访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律师李方平,他说:土赫提本人对审判结果不抱幻想,但这些控罪都是毫无根据的,他创办了一个网站讨论新疆问题,不等于要求新疆分离。土赫提一直受到监视,特别是他到新疆时。好几年前开始他就不能出国了。被捕后,土赫提受到虐待,有10天被挨饿,瘦了17公斤。由于日夜戴铁脚镣,他的腿部溃烂,已经几乎不能走路。李方平律师说他们向监狱要求无数次摘掉铁脚镣但无效,他们本周一会见土赫提时发现他已经感冒,但这之前他们已经将冬天的衣服送进监狱,可监狱却根本没有将冬衣给土赫提穿,就让他在寒冷的监狱里受冻。
《费加罗报》文章写到:土赫提是北京的民族大学经济学讲师,是维族知识分子精英之一,也是维族在中国内部唯一能够发声的人,土赫提在反对在新疆进行镇压的同时,一贯表示他既不主张新疆独立,也不要求新疆自制,他也得到许多主张中国进行改革的知识分子的支持,美国欧盟都对土赫提的命运感到担心。土赫提温和立场的声音被一年来新疆极端分子发动的几次攻击所淹没,中国把这些攻击比作中国的九一一,北京选择强力镇压的手段,而不是与温和维族人展开对话。设在香港的人权观察组织负责人表示:对土赫提控以“分裂主义”罪,标志着北京在新疆问题上的立场更加强硬,也表明北京烧掉了所有与温和维族人对话的桥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