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7日星期三

郭飞雄案开庭又止 事件前后随访录

 
    郭飞雄案开庭又止 事件前后随访录





     *郭飞雄案开庭又止,事件前后录音随访录*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孙德胜“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在律师抗议法院违法、拒绝出庭的情况下,9月12在广州天河区法院强行开庭、又很快休庭。请听本次事件前后的录音随访。
   
    *北京时间2014年9月11日晚采访张雪忠律师录音*
   
    张雪忠:9月11日会见郭飞雄一天,就法院很多违法律师和郭飞雄发表声明——
   
    受郭飞雄委托的律师张雪忠北京时间9月11日晚上接受我的采访。
   
    张雪忠:“我今天就会见郭飞雄一天。详细讨论,我肯定是要征求他的意见。因为法院有很多违法的地方,包括几个方面,一个就是他到现在也不允许我们复制最关键证据,就是他有八张光盘,包括现场的视频、现场的照片。这个完全违反了法律的规定,那么我们也很难进行有效的辩护。还有一些其它的违法的,我就不一一展开。郭飞雄也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够配合这种走过场的庭审,所以我们(陈光武、张雪忠二位受郭飞雄委托的律师)才发表了声明。
   
    郭飞雄本人也通过我发表了一个声明——如果明天不休庭,还要继续庭审,他会保持沉默以示抗议。我都在微博上发表了。一个是我和陈光武关于案件的声明,还有一个就是郭飞雄的狱中声明,就能够说清楚这个问题。
   
    张雪忠:会见郭飞雄仍隔铁丝密网,会见后给法院发消息无回应、打电话无人接——
   
    今天会见的主要情况就是郭飞雄认为法院存在诸多程序违法的情况,别的他都可以暂且不论,他认为,不允许他的辩护律师复制案卷材料,这个直接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明文规定,实际上也等于否定了刑事辩护的意义。
   
    因为刑事辩护本身就是围绕着证据来进行的,如果辩护律师都不能事先复制这些证据、这些材料,特别是最核心的证据,那么辩护也就失去了意义,也不可能进行有效的辩护。所以他要求辩护律师不要出庭,而是应该继续向法院要求复制证据,要求法院延期开庭。”
   
    主持人:“那到目前为止有没有接到法院方面反应?”
   
    张雪忠:“没有。我们也给他发消息,给他打电话都没人接。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
   
    主持人:“今天会见了郭飞雄一天,仍然是隔着纱网吗?”
   
    张雪忠:“还是隔着纱网的,它那个现在已经成了固定的装置。”
   
    主持人:“陈光武律师和您在一起吗?”
   
    张雪忠:“他在重庆。我一个人会见的。陈光武他也是跟我一个意思。他本来是今天晚上过来,就是看郭飞雄的意思,包括这个情况。那么既然不出庭,他就不过来了。本来今天下午的飞机,他退掉了。我明天也回去了,我来主要是我们派一个人来会见郭飞雄,把情况跟他商量,才能确定最终的应对方法。我们看明天的情况,我们会努力跟法官沟通,包括也会努力了解到底有没有开完庭。”
   
    *北京时间2014年9月11日晚采访陈光武律师录音*
   
    陈光武:就目前审理的程序看,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有四方面——
   
    接下来我打电话给在重庆的陈光武律师,听听他的看法。
   
    陈光武:“从目前情况看,实体的证据还没有公布,我们律师不便说得过多。
   
    就目前审理的程序看,是存在一些问题的。现在主要的问题,一个是他(法院)不允许辩护律师复制全部的卷宗,其中有八个光盘现在不允许律师复制,我们认为这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我们不能充分的阅卷,就没法有效的为被告人进行辩护。
   
    第二个问题,不允许律师带电脑进法庭,律师的电脑是律师的纸和笔,它是一个开庭的工具。不允许律师自带电脑,既是对律师的歧视,也是影响了律师正常的进行有效辩护,这也是不可以的。
   
    第三个方面,司法机关,不光是法院,把本来是一个(涉嫌)共同犯罪的案子人为的拆分,分了很多案子,也是违反最高人民检察院有关规定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扩大打击面,因为它这种罪名,法律规定主要惩办的是主犯。那么,他这样拆开以后,就很难分主从了,所以凡是参加这个活动的都可能被追究。
   
    最后一个问题,他(法院)应该按法律规定,开庭前,至少三天前通知律师。一定要中间有三天的准备时间,开庭(那天)不能算,通知那天不能算。9日通知我们的,10、11日两天,就开庭。所以,把法律规定的律师三天的时间改成了两天,也是不合法律规定的,也是侵犯了律师的辩护权。
   
    所以,目前根据这些情况呢,我们决定不参加明天的庭审。”
   
    陈光武:尽最大耐心和法院再沟通,法院如能改变错误,我们还会很好配合——
   
    主持人:“那下一步你们近期有什么打算?”
   
    陈光武:“我现在不在广州,张雪忠律师还在广州。明天张雪忠上午准备到法院去一趟,尽最大的耐心和法院再沟通一次。沟通的目的是让法院放弃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允许律师复制全部卷宗,允许律师带电脑入庭,这两个我们是不能让步的。
   
    明天张雪忠看看是不是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他敢继续开庭。如果那样的话,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我们大家共同关注明天上午的情况。
   
    法院如果能改变错误的话,把相关的证据复制给我们,我们再约个时间另行开庭,我们还会很好地配合的。”
   
    陈光武:实体上我们无法驾驭,程序上的权利寸步不让,这是我们的原则——
   
    陈光武:“如果他明天坚持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强行开庭,郭飞雄已经发表声明了,就一字不说。反正这个案子也不是法院定的,也不是律师定的,你无论说得多少,辩得多好,他一定要判的,他就是走过场嘛。实体上我们没有办法驾驭,程序上我们的权利我们要寸步不让,这是我们的原则。”
   
    主持人:“实际上现在郭飞雄的态度、律师的态度法院也已经都知道了,可以确认这一点,是吗?”
   
    陈光武:“是的。9日我就把复制不到全部卷宗我们就不出庭的意见用短信发给了法院,他们一直不理睬。今天我们又再一次想把这个东西交到法院,或者是电话再告知一次,但是法院任何人也不接电话,手机不接、办公电话也不接。
   
    最后我和张雪忠又分别用短信把我们的决定和郭飞雄的态度今天下午又给法院的共用手机上又发了一遍。所以,他们知道我们现在的态度和郭飞雄的态度,这一点是能够确定的。”
   
    *北京时间9月12日上午9点10分,即预定开庭时间过10分钟后,访张雪忠律师*
   
    张雪忠:法院门口戒备森严,三、四百米外警戒盘问,有人被抓走——
   
    北京时间9月12日上午9点10分,也就是预定开庭时间过了10分钟以后,我打电话给张雪忠律师。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现在情况怎么样?”
   
    张雪忠:“现在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没有进到法院,法院那个门口戒备森严,谁也进不去,我不可能去法院。电话打不通,也不接,到现在都没人接电话,他留的联系电话。
   
    主持人:“戒严不让人过去,那是在距离大门多远的地方?”
   
    张雪忠:“它有好几道防线,然后到处都布满了便衣,三、四百米之外就已经警戒了,他们都在车上,有人经过他们就出来查问、盘问。”
   
    主持人:“我在推特上看到一些朋友穿着声援郭飞雄的T恤衫,还有一些人大概没有穿什么特别(有标志)的衣服,他们在往哪个方向走,您能看得见这些人吗?”
   
    张雪忠:“看不见,进都进不去的,好远就抓住、抓走了。不可能进去的,连稍微接近都不可能的。不要说穿着(声援郭飞雄的)衣服,你经过的时候他就要盘问你。”
   
    张雪忠:法院不接律师电话,无法确定里面是否开庭——
   
    主持人:“他们有盘问到您吗?”
   
    张雪忠:“他要盘问我,另外一个人就过来说‘这是郭飞雄的律师,不要去管他’这些维稳的外面的都是公安的、特警、警察,他们有一个人(认得出)说是我,那应该可能是他们领导还是谁。
   
    我本来是想去看一看,我一直早上起来从7点多,就打(电话)到现在,也没人接。
   
    主持人:“那根据现在这个情况看,您能够确定里面在开庭,还是不能?”
   
    张雪忠:“没办法确定”。
   
    主持人:“您准备在这里停留多长时间?”
   
    张雪忠:“我马上就离开广州回上海了。大概中午,或者下午。”
   
    主持人:“您现在离法院门口有多远?”
   
    张雪忠:“我现在在我住的地方,离法院很近,也就是七百米左右吧。吃早饭时我想往法院附近去看看情况,从饭店走过去不到两百米,就有很多人,他们准备盘问我的地方离我住的地方也就是两百米。他们就坐在车上等着,看到有人,才会出来。”
   
    主持人:“那是警车还是普通车?”
   
    张雪忠:“普通车。”
   
    *北京时间12日上午10点15分,再访张雪忠律师*
   
    张雪忠:九点半接法院书记员电话——
   
    一个多小时之后,上午10点15分张雪忠律师再次接受我的采访。
   
    主持人: “情况怎么样?是不是确认开庭或没有开庭呢?”
   
    张雪忠:“听不到他们、、、、、、没有听到。我在9点半的时候接到他们书记员的电话,问我为什么没有(出席)开庭,我就说‘我连案卷都没有复制完全,根本没办法(出席)开庭。我昨天一直给你们打电话,打手机,想跟你们沟通,希望能够让我们复制案卷,你们也不接电话,发短信也不回’。 然后他(书记员)就说‘你不来开庭,要承担法律责任’。那么我回答说‘我愿意承担一切 法律责任!’就完了。”
   
    主持人:“您有没有试图想从他那里得知,到底开了庭还是没开庭?”
   
    张雪忠:“我讲完这句话,他就挂掉了电话”。
   
    主持人:“ 您怎么看这个事件现在发展情况?
   
    张雪忠:“我看不出来,我也不知道。”
   
    主持人:“现在您不想对这件事情再作什么评论了吗?”
   
    张雪忠:“没有什么评论了,现在我该说的都说过了。”
   
    *北京时间9月12日晚再访张雪忠律师*
   
    张雪忠:8月1日郭飞雄被强制戴背铐,两手腕、两脚踝处受伤——
   
    当天晚上,张雪忠律师已经离开广州,他再次接受我采访时,讲了郭飞雄会见他时讲的8月1日的一件事。这件事他已经告知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
   
    张雪忠:“上次‘庭前会议’就是8月1日,法警从看守所押送杨茂东(郭飞雄)到法院去开‘庭前会’的路上,开始就在看守所上车的时候,要给他戴背铐,杨茂东就说‘我并不是暴力犯罪,而且我从来也没有暴力行为,也不会做违反你这个押送秩序的事,我不能够戴这个背铐,因为政治犯的尊严必须得到尊重’,那么他就没有给杨茂东戴背铐。
   
    但是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其中一个法警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就说‘我要对你狠一点’,然后就给他戴背铐,而且还把脚铐一直强行加紧,三个法警都来强迫他戴背铐,使他两处手腕和两个脚踝的地方都受伤了。
   
    回到看守所的时候,杨茂东要求看守所给他验伤,给他拍照,也拍照留存了。”
   
    主持人:“这个照片您带出来了?”
   
    张雪忠:“这个照片我们带不到,在看守所那里保存着。他说要检察机关去调取。我们会向检察机关控告的。”
   
    *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致天河区看守所公开信*
   
    郭飞雄的姐姐、在湖北的杨茂平医生得知这一情况后,给天河区看守所写了一封公开信。她宣读了公开信全文——
   
    天河区法院看守所:
   
    我是贵看守所羁押人杨茂东的姐姐杨茂平。
   
    张雪忠律师9月11日会见杨茂东时杨茂东反映,8月1日天河区法院召开庭前会议,法警在押解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粗暴地将杨茂东反拷致伤。在押回看守所之后,杨茂东曾请求看守所警察拍照取证,并得到看守所警察的支持。
   
    在对看守所警察的职业操守和人道主义精神表示赞赏的同时,特向贵看守所提三点要求:
   
    一,要求为杨茂东验伤;
   
    二,要求为杨茂东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
   
    三,要求看守所提供8月1日当天对杨茂东伤情的拍照,以便申诉追究当事法警的违法犯罪责任。
   
    可否,请予批谁为谢!
   
    申请人杨茂平
   
    2014.9.12.
   
    *张雪忠:已确认9月12日法院开始开庭,但没开下去*
   
    关于9月12日是否已经开庭,张雪忠律师说:“开庭的事我下午已经跟那个(郭飞雄案的)审判长通过电话了,审判长确认的是,他们是准备开庭,而且也开始开庭。但是在开庭的过程中,律师没有到,他也询问了当事人的意见。当事人认为,律师不在,他们是没有办法自行辩护的,所以庭没有开下去。
   
    下一步我们还是要求复制这个案卷,要求法院纠正他其它的违法行为,然后再安排一个适当的时间。”
   
    *张青:理解律师和郭飞雄的声明*
   
    郭飞雄的妻子、现在在美国的张青得到开庭前后的消息,接受采访。
   
    张青:“我知道开庭没开下去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法院违法的情况下、在一个缺少证据的情况下去开庭的话,是不公正的。所以律师和郭飞雄本人都发表了声明,我是非常理解的。也听说了,开庭开了一下,但是没有开下去。就休庭的那个(消息)。”
   
    *张青:警察强行反铐故意伤害郭飞雄身体,很恶劣,也担心用其它方式非法伤害他*
   
    张青也得知郭飞雄8月1日被反铐致伤一事,对此她表示:“我听到了这个事情也是很生气,因为警察强行反铐、故意伤害人的身体,这是很恶劣的事情。
   
    我今天跟杨茂平有打电话,今天也听说在律师会见郭飞雄的过程中,看到他走路看上去还是有点不太正常,我就想起来上次的时候、、、、、、应该是7月份,他见律师的时候就说他身体觉得不舒服,走路都有异常。
   
    今天我再次听说他走路有异常的时候,也是非常担心这一点。因为不管怎么着,他的身体健康是我最关心的一件事情。
   
    当然我也知道,以前都有人上门威胁过我,说他要对郭飞雄做一些什么样的伤害,而你外面都不知道,检查不出来。
   
    所以我还是要把这一点再说出来,就是监狱要用合法的方式来对待郭飞雄,不能以他威胁的‘以一种看不见的’,或其它的什麽方式去伤害他的身体。"
   
    *张青:要求为郭飞雄体检,感谢并希望国际社会持续关注*
   
    张青:“而且我也了解到现在杨茂平要求(为杨茂东)做一个身体的检查。
   
    杨茂东这么十来年的时间基本上多半时间是呆在监狱里边,而且他作为一个健康人,身体如果导致什么功能不好,导致走路都不好的话,去监狱之前他没有这些症状,那么现在有了这些症状,我还希望监狱当局能够合法的对待郭飞雄。我也呼吁国际社会、人权组织、正义媒体和各界的朋友们都能够持续地关注郭飞雄的案件,因为郭飞雄的案件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政治迫害案件,也没有充足的证据,曾经出现过两次退查,现在又出现连证据都不给律师复制的情况。
   
    所以,他这个案子在国际社会的关注下,对他会有很大帮助。我也非常感谢他们曾经作的努力,也希望他们持续地表达关注、呼吁和声援。”
   
    *傅希秋:郭飞雄先生长期为推动中国自由进步努力,再次被诬陷入狱*
   
    多年关注郭飞雄和他家人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郭飞雄先生是长期为中国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新闻自由和宗教自由都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他被诬陷入狱,也受尽了令人发指的酷刑。就这样一个为了推动中国法制进步、为了推动中国早日实现、落实中国宪法所规定的这些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新闻的自由,他这次又再次入狱。”
   
    *傅希秋:郭飞雄案是国际公认的政治迫害,是对言论自由的践踏,当局多处违法*
   
    傅希秋说:“对他这次的迫害,也是国际公认的政治迫害,是一个对郭飞雄先生的言论自由的践踏。
   
    从他被抓捕、长期的拖延,到现在才宣布要庭审。警方、检方都违反了很多法律的规定。
   
    我也注意到了,两位辩护律师,也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保护当事人的利益,拒绝出庭。”
   
    *傅希秋:郭飞雄经历多次酷刑拘禁。读他狱中声明受感动。为他自由继续努力呼吁*
   
    傅希秋:“郭飞雄先生也从监狱里发出一个声明。我想,里边表明了他作为一个铮铮铁汉,作为一个对中国法治的捍卫和追求者,同时在经历了这麽多的酷刑和拘禁的情况下,我读了之后是满受感动的。
   
    我记得他最后一句话还提到说(大意),如果当局一定要肆意不顾法律的规定,在没有律师辩护的情况下开庭,就是要把中国的法制退回到‘文革’状态的话,郭飞雄表示,那就从他和孙德胜这个案子开始吧。
   
    我觉得,作为也是我们长期关注的‘自由18良心犯‘,我们一直在关注。我们会为郭飞雄先生的自由继续努力和呼吁。”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