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8日星期日

戴耀廷:占中,为何要占?






    不少人决定是否做一件事,主要是基于两种原因:一是因为行动会带来他希望见到的改变;另一是为了实践他的信念,即使不能带来什么实质改变。

    
      政改争议发展到了这个阶段,人大常委会已作出落闸的决定,并明言无论港人进行什么街头行动,也不会动摇得到。因此,不少人会问,那为何现在还要进行占中这公民抗命的行动,因即使真的有万人参与,也不能改变得到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了。
 
     
     以上述人们做决定的两个主要考虑,就知道我们为何现在还要占中。但在分析之前,我们也可以想一想,为何中央需要在人大常委会做了决定后仍要不断重复地说决定不会改变。若中央不忧虑街头行动的作用,那中央又何须这样做?

    
     先说行动会带来改变这考虑,我只用一个例子就可说明为何基于这考虑,现在正是占中时。我们面前有一堵坚固的石墙,我们手上有一个大铁槌,因这墙阻着我们向前的路,我们要这堵石墙倒下来。我们用手上的大铁槌在石墙上大力敲击。敲第一次,石墙看来是文风不动。这样的石墙可能要不断用大铁槌敲十多回才会倒下,但是不是因第一槌不能把它一下子击倒就不去敲第一槌呢?第一槌看来没什么用,因墙没有即时倒下,但那一槌其实已把石墙的根基动摇了,也已把石墙打开了缺口或碎裂了。只要坚持敲下去,石墙总是会倒下的。没有第一槌,就不能令石墙最终倒下。

    
     占中就是敲击那阻着香港民主向前迈进的石墙的第一槌!占领中环会是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及最有组织的一次公民抗命行动。占领中环必会是香港民主运动的一个分水岭,会开启一个民主运动的新时代。 2003年七一大游行把不少中产阶级卷入民主运动,但代价也止于汗水。占领中环所开启的新时代,是更多港人愿意为争取民主甚至付出自己的自由。因此,由占中所打下的第一击会是空前的强力。愈多人参与第一次占中,这第一击的力度就会愈大。且在这一击之后,会有更多人在以后的抗争中愿意付出更多。

    
     这也即是说,在第一击之后的行动,将积累起更大的力量,令以后的每一击都会有更大的力度。那阻碍着香港民主迈进的石墙,必会有倒下的一天,即使在第一击后,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看来是文风不动。

    
     若行动是基于信念,那就更不用问这行动是否能带来即时甚或长远的改变。我们只问这行动是否合乎我们的信念,而不计成败。行动只因我们相信。可能有人会认为这说法太浪漫或太悲情,但人之为人,有时就是要能够超越利益计算,按着我们相信的信念或价值,勇敢前行。有时真正的改变是要有着这样的决心才可以见得到的。民主普选就是我们的信念,公平的制度就是我们追求的价值。但更重要的是,民主从来不是免费,也不是廉价的,是要人为得着民主而有所付出。参与争取民主的行动就是作出付出的决定。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有多少之分。付出的代价愈大,反映对信念的坚信程度愈高。

    
     占领中环就是希望让港人有机会实践他们争取民主的信念,未必是求能改变,而是要有机会付出。占中要付的代价不止是流一些汗,或是耗用一些时间,而是公民抗命,是要违法的,是要承担罪责的。参加占中,就要准备为争取民主付出比以前的行动更大的代价,超越汗水,是牺牲我们的自由去显明我们对民主的信念有更大的坚持。

    
     因此,基于人们行动的两个主要的考虑点,无论是行动会带来改变,或是行动是为了实践信念,都有足够理由支持现在要去占中。

   
     —— 原载: 香港《信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