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民主不是赐予 无用就是大用——“支持大专学生罢课和争取民主”声明

 
     民主路是漫长的,如刘晓波所言:“立志于成为一个人的国人,必须有付出巨大代价的心理准备,别指望在自己短短的一生能过上人的生活。”我们欣喜见到今天有一群大专学生愿意接民主运动的棒,薪火相传。




    
     自从2014年8月尾,人大为政改「落闸」,不少官员、议员和公众人士纷纷表态支持,不断强调一切已成定局,因此一切抗议都是无用的,而抗争(如大学生罢课和占领中环)更被描述为不理性的行动。一些名人不单不鼓励学生,甚至挑战他们退学。我们一群研究哲学、伦理和宗教的学者因着切身的经验,对这些实用至上的论调感到耳熟能详,但实在不敢苟同。

   
     首先,行事的标准不应单单看「有没有用」,而是「有没有价值?该不该作?」难道同学们就不知道他们的行动难以改变人大的决定吗?但他们仍然坚持信念,坐言起行,我们欣赏他们「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浩然之气,和「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

   
     我们深信无用之用本身就是大用。我们不单争取真普选,也要争取真民主,但真民主从来不是赐予的,而是要从文化和灵魂的深处发芽生长出来的,这始于意识的觉醒。无论是因为我们相信人有上主/上苍/上天赋予的内在尊严,还是因为我们相信人类的理性和良知有内在的光辉,我们都肯定:我们是有尊严的主体,并不隶属什么主子,我们有管治自己的民主权利。无论现实的限制有多大,都不能取消这种天赋的权利。

   
     自从人大的决定公布以来,面对政府铺天盖地的宣传,不少渴望民主权利的市民陷入绝望、黑暗和无奈之中。然而同学们能顶着这种压力,明明知道不能马上改变现实,却仍然愿意付出代价,这正反映民主意识的觉醒,宣告我们不会因着现实就逆来顺受。这有如在黑暗中高举火把,在绝望中带出希望,把无奈化成行动。这为很多市民带来鼓舞,重新点燃大家争取民主的斗志,这就是无用之用,化为大用。大专同学们,我们为你们感到骄傲!

   
     说到底,抗争真的没用吗?很多人的考虑是短视的。耶稣的传道以被钉十字架告终,孔子周游列国,但他的救世良方却没有谁接受,不也是无用吗?然而,这两位伟人对中西文明的巨大影响是不可置疑的。当曼德拉或哈维尔长期身陷牢狱,他们的一切努力不也显得徒劳吗?当天有谁料到他们会成为南非和捷克的总统,为历史打开新一页呢?当历史还未落幕,谁也没有资格确切说今天学生和市民抗争的努力是无用的。

   
     至于不理性的指控,从哲学角度看是相当肤浅的,因为理性选择不单要看成功的机会,也要看事物的价值有多大。当孩子遇到危难,纵使救回孩子的机会很少,父母也会不惜一切去尝试,这样做毫无疑问是非常合理的,因为孩子的价值是无限大的。假若我们明白民主权利的巨大价值,却不愿意付出代价去争取,反而是自相矛盾、不理性的。又假若不考虑清楚「袋什么」就「袋住先」,或还不明白要了票的后果就急忙要票,也是不理性的。从我们在大学任教的「批判思考101」等课的角度看,现在当局铺天盖地的宣传诉诸感性,而不是鼓励公共审议,似乎有点反智。

   
     民主路是漫长的,如刘晓波所言:「立志于成为一个人的国人,必须有付出巨大代价的心理准备,别指望在自己短短的一生能过上人的生活。」我们欣喜见到今天有一群大专学生愿意接民主运动的棒,薪火相传。

   
     让我们一同不懈地奋斗,凡事相信,凡事盼望,我们仍然深信香港民主的未来是美好的。

   
     一群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的老师

    关启文
    罗秉祥
    费乐仁
    陈慎庆
    陈强立
    陈士齐
    张颖
    吴有能
    李仲骥
    李少芬
    郭伟联
    谭翼辉
    璩理
    陈家富
   
    2014年9月22日


   
     注:本声明不代表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的立场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