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星期二

采访手记:催泪弹在我头顶爆开

 
    采访手记:催泪弹在我头顶爆开

   

     我们是独立媒体记者,负责影像拍摄。这条近二十分钟的影像,以Facebook和网站的更新及报导,是我们整晚在现场的工作成果。我们未有将影片大加剪接,因为是希望让全世界看到昨天的事情。
   
    
     我对武力镇压并不陌生,以往都曾经被盾牌和胡椒喷雾整伤。 9月28日晚大约六点半,我们两位独媒特记到场接更。虽然在地铁上已听闻警方已使用催泪弹镇压,虽然抵达现场后看到不少人受伤,虽然现场仍有一点催泪气味,但身为新闻工作者,眼看未为真,我对手机上的讯息还是有点怀疑。

   
     当我接近正在向政总推进的防暴警察拍摄时,示威者有的下跪,有的举高双手,请求警察不要再使用催泪弹镇压。人民的手中,就只有雨伞和水樽。防暴警察举起黑旗,一边写着「警告催泪烟」;另一边的橙旗,竟写着「速离否则开枪」。十几秒后,前排一位警察向天掉出一枚催泪弹,并在我上方离地面约三米的高空爆开。
   
    我今年十九岁,记忆之中,香港警察在这些年从来未曾使用过如此暴力镇压本地示威者--也即是香港人。这刻,没有怀疑了。
   
    在往后的几个小时,催泪弹曾在我头顶一米爆开,曾在我眼前爆开。大部分催泪弹,都是投向手无寸铁的人群。在遮打道,市民争相走避来自两个街口的催泪弹。在干诺道中天桥下,防暴警察竟同时向桥上的市民发射胡椒喷雾和催泪弹。在电视台的画面中,更可见防暴警察以警棍打新闻记者。
   
    以往在电视上看到外国警察出动催泪弹,被镇压的人都有向警察掷物、烧车。今天,香港市民在街上架起的路障,都是取自警察打压言论自由的铁马;示威者保持极度克制,掷物少之又少--就算忍不住,他们都只不过是掷水樽和雨伞,别忙记防暴警察拿着的是枪和盾牌!掌握公权力的人,你们真的觉得很害怕吗?
    警察叔叔已不再是小时候教科书的样子,每一枪,都使人极度害怕;每一口烟,都使人作呕和晕眩。听过了几十次爆呜声后,心里很难平静,在离开政总的路上,每一下巨响都仿似听到催泪弹声。
   
    催泪弹可以镇压和平示威,但镇不住市民追求民主社会的理想。政商崩坏,人民自救,在中环,市民一面守住街口,一面高呼「香港人」、「加油」等口号,言简意赅。他们争取的不一定是公民提名,却有死守的决心。有人说香港不熟识了,倒不如说,香港人下决心了、团结了。
   
    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当中有的是我家人,有的是大中小学同学,也有的是相识人不熟悉的朋友。树仁行动四月的集会有三个人参与,今天出席罢课大会的却有三四百人;每个年轻人都在不同岗位努力,医科生、学护帮手急救站,其他的朋友分散到物资站,帮手派物资和收垃圾。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香港而做。
    在这大时代下,我们定必坚守岗位,继续走在事实最前线。独媒前线的记者很多时都要连续采访超过二十小时,我们每分每刻为大家报导最新消息。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