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8日星期四

曾伯炎:拒绝宪政民主的反腐是缘木求鱼之举




【 民主中国首发 】  



对于反贪和打虎运动,当下已引出各类憧憬与解读:有文革情结的那类人,认为习近平审判薄熙来,只抓他一点腐败来判,不追究他在重庆搞小文革,便企望习近平推行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而新权威主义的鼓吹者们,则对习近平集权专权,给出习大大是在下一盘从专制制度转型到民主制度的大棋的解说,要人们稍安勿躁、忍心等待。更有一些渴望圣君明主出世的人,对习王反腐意在救党和维护红色江山,误会为救国救民之举,起劲地加以赞颂。殊不知,拒绝宪政民主的反腐实乃缘木求鱼之举。习近平、王岐山依靠纪委用酷吏和双规进行反腐,只能治标不能治本,难获长效。历史已证明,靠整顿党风,加强党的作风建设,照照镜子洗洗澡的方法治腐,也不会有实际成效。不开民主与宪政之禁,不用法治与限权之网,关权力入笼子,老虎只会在专制环境中不断繁殖,越打越多。

对当下白热化打虎运动的估量

一年多来的由新君王发动的打虎拍蝇运动,虽展示出相当力度,但官方作家二月河吹捧习近平打虎的力度,说读遍二十四史也没有,则是假话。《明史》上明太祖处贪官剥皮揎草,贪银60两(折合现币值约一万多元)就杀头哩,那么薄熙来的头,照朱元璋反腐力度,应杀两千万次了。但习近平反腐力度,在共党历史上应算最大。笔者在60年前参加过老毛三反运动反腐,那是不管是否贪污,凡沾过钱的,就拉来斗,叫“有枣没枣先打三杆”的毛氏反腐,实是闹了半年的逼供信运动,就不如王岐山的专业打虎队,在银行把贪官及家属帐号上的钱查清了,才来追查了。

我看习近平的反腐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补课,补89年就应打却未打之课。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只改经济不改政治,政治特权利用价格的双轨制,用计划中低价,到市场卖高价,方便腐败,称官倒。今天政府倒卖农民土地,闹到村官也可倒成亿万富豪,正是官倒的扩大与恶化哩。89.64天安门学生的民主诉求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反官倒,那时腐败正兴起,老虎还小,数量还比今天少得多,打起来容易,邓小平却诬蔑要打虎的学生和市民是动乱是敌对势力,调解放军进行血醒镇压,杀学生与市民,以致放虎纵虎入巿场,小虎吃成大虎、壮虎、群虎,闹到反贪官,没有了清官,不得不用贪官反贪官,用老虎去打老虎,使今天之共党,已成虎(腐)党,习近平反腐,不是纠邓小平的错,悔他留下的罪吗?

反腐引出的不同幻觉与解读


鲁迅称中国人遇事,难改看客心理,这类人,今天仍多,已发展到网上,称作“围观”了。他们对富贵因羡慕而生嫉妒,一见徐才厚、周永康这级别老虎落网,很觉解气,在台下鼓掌喝采,夸习近平是景阳岗习武松,王岐山是王武松。其实,演的仍是老戏:明朝嘉靖打出巨虎严嵩,清朝嘉庆打出恶虎和珅,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今天总理级贪官呢,仅和珅贪的20亿两白银,就4倍于朝廷国库库银,却並未肃清了清朝“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腐风哩。对习近平的打虎运动,到底会有多少成果,能持续多久,仍须拭目以待。

对于反贪和打虎运动,当下已引出各类憧憬与解读:有文革情结的那类人,认为习近平审判薄熙来,只抓他一点腐败来判,不追究他在重庆搞小文革,便企望习近平推行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而新权威主义的鼓吹者们,则对习近平集权专权,给出习大大是在下一盘从专制制度转型到民主制度的大棋的解说,要人们稍安勿躁、忍心等待。更有一些渴望圣君明主出世的人,对习王反腐意在救党和维护红色江山,误会为救国救民之举,起劲地加以赞颂。

总之,不彻底革除滋生腐败的专制制度,不彻底铲除滋生腐败的政经特权,不实行民主、法治和宪政,腐败就是白骨精,习近平、王岐山再怎样下狠手打,也照样会死而复活哩。

腐败是对邓小平的报应

最近,主持反腐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破例出现在全国政协常委会上,深谙共朝官场内幕者语笔者:王岐山打虎遇到阻力很大,在借助社会来支持了。就今天打出的腐败分子看,全都是草根出身的官,红色权贵族裔俗称太子党的贪官,除薄熙来这自己跳出来落马的一人,没有一个落网(且薄熙来应算是胡温打下的)。这30多年改革的成果与财富,大部分被这些权贵们攫夺,只几十家红色家族,便拥有全中国75%的财产,他们已是既得利益集团,邓小平与陈云在89.64镇压后商量说:看来,权力交给我们自己的子弟才能放心。现在,这些八旗子弟,多数成了贪污腐败的和珅与严嵩类大虎巨虎,还成了卷款外逃的窃贼人物,他们九泉之下,今天能放心吗?还活着的89.64镇压的核心人物李鹏,叫他儿女都在国企把持垄断地位,吃成肥老虎,仍不放心,把儿子李小鹏由市场转入官场,去做山西省长。现在山西省委13个常委就抓了8个,不震动李家虎群吗?当下,打虎运动,照王岐山在政协对话答的,要反得官员: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这打虎,不像就在四中全会宣示的以法治国收场。但红色权贵形成的特权腐败势力,已成为深入反虎的拦路虎,可能反虎高潮还在酝酿,且听下回分解。

只有依靠民众实行民主,反腐才能取得全胜

据笔者观察:习氏反腐,这纪委既像传统的御史与钦差,又像过去办案的专案组,还吸取了香港廉政公署的调查手段,用关门打狗法,闭门驯虎,虽有一定效果,却是按下葫芦浮起了瓢,打一漏万,且成本高昂,治标不治本。治本之法应依靠民众,实行民主和法治,建立全面的宪政监督制约制度,才能使官员不敢贪不能贪。习近平口诵马经(空的)叫党官们树立乌托邦理想,根本无效,他们都信钱能通神了。习想推党模焦裕祿再作楷模,那是封闭的旧的农耕社会人物,已难成新的转型工商社会作榜样了。只有建立法律监督、舆论监督与公民监督,形成体制与常规,同时废除一切特权,腐败才能根治。近年来,媒体监督本地受阻,到异地去监督,也遭中宣部禁止,把传媒舆论的监督功能废了,贪官拍手欢迎。法学家贺卫方曾说:一张有监督职能的独立报纸,相当于20个纪委的作用。此言不虛,回顾美国尼克松的窃听水门事件,与克林顿拉练门的腐败丑闻,不是共和党或民主党的什么纪委破案,而是《华盛顿邮报》等媒体一曝光就解决,国家还是零成本哩。

因此,习近平依靠纪委用双规的方法反腐难获长效。整顿党风加强党的作风建设治腐,可说无效。不开民主与宪政之禁,不用法治与限权之网,关权力入笼子,老虎就会在专制中,不断繁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