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

卢峰:低头认命与抬头抗命的选择




    这边厢,一众富豪商家、建制派政党及团体排队轮流上京朝圣,聆听领导人的指示、训示。那边厢,学生团体包括大学学生会、学民思潮等全力以赴,准备开展罢课这个第一波民间抗争活动,反对人大的落闸政治方案,继续争取民主。跟商界、建制的攀附与逢迎相比,学生的坚持与刚正实在教人赞赏及敬重。

  
      在北京蛮不讲理,建制派及土共全力出击打压民主运动下,想说真话,想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行动表达不满已变得越来越困难,越来越要面对沉重代价。最显见、最多的是冷嘲热讽。曾是中大校长,现在贵为行会成员的李国章就嘲讽学生的罢课行动无谓、无用,还轻佻的说学生真要牺牲的话不如干脆退学!不知道这位先生当年在大学有没有认真教书,有没有真心跟学生相处,只知道他的专横及对当权者的顶礼膜拜,对年轻学生的不了解,比满身铜臭的商人或眼中只有权力的政客更不如。




    
     当然还有那些表面装好人、实质只想劝说学生及市民放弃坚持,放弃原则的人。他们说罢课行动不会有用,因为人大常委会不会因任何抗争而改变态度,收回方案。有的说罢课只会荒废学业,激化矛盾;有的则假意提醒学生不要被人蒙蔽及利用,把学生当成无知之辈。只是,花言巧语背后的还是攫取政治利益,还是要为北京当权者卖力,一方面展示自己全力支持人大的决定,另一方面则暗中削弱以至瓦解学生及市民抗争的决心。
   
     当然还有为了向北京献媚而放弃原来规章制度的689及特区政府。为了封杀反对人大决定的抗争行动,为了威吓组织及积极参与抗争的市民。这个政府一再以不合理、荒唐的理由阻挠、否决抗争团体借用公共空间、公众场地的申请。十月一日民阵申请在维园集会及游行就被康文署以不合理的行政理由否决。而那支越来越政治化的警队近期则一再高调翻旧账,大举拘捕起诉近期发动抗争活动的市民。
   
     显而易见,市民、学生正面对空前的压力,要大家俯首接受北京拍板定出的「落闸」方案,要大家乖乖接受中国式的「普选」,放弃民主这个普世价值。令大家看到即使只是Say no也不容易,也要面对巨大的政治、社会压力,甚或是国家机器的滋扰及镇压。
   
     在强权体制压顶的巨大阴影下,在当权者及它的爪牙全力扼杀我们的民主期望以至自由体制下,我们更没有理由沉默,我们更没有空间沉默,我们只有奋起抗争,表明对民主的诉求,表明保护香港制度与价值的决心,捍卫对恶政强权Say no的权利。学生从今天开始的罢课行动,正正是香港民间社会抗命抗争行动的第一波,也是重要的一步。
   
     走出这一步,至少可以令北京当权者及建制派知道,他们的横蛮,他们的威逼利诱吓不退市民、学生,腐蚀不了市民、学生争取民主捍卫自由的决心。走出这一步,至少可以令其他市民及国际社会明白,我们的抗争是文明的抗争,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从而争取更多道义、道德上的支持。
   
     没有人期望学生一次罢课,市民一次大游行或发动和平占中就能改变冥顽不灵的北京当权者,就能令民主及普选即时来临。事实上抗争抗命之路将会是漫长的,曲折的,还要面对威吓、滋扰及冷嘲热讽。但我们一旦低首认命,对颠倒是非黑白,对强权压倒真理照单全收,我们的头只会垂的越来越低,到最后再抬不起头来,甚至会忘记抬起头做人是什么滋味的。这一回从大学生罢课开始,香港民间社会正式宣布,我们绝不接受「落闸」政改方案及背后的横蛮,我们绝不接受指鹿为马的说法做法,我们将抗命抗争到底。

  
     来源:香港《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