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6日星期二

易国坚:误信歪理后患无穷——戳穿普选无国际标准的谎言


   
     由「六二二公投」超过七十万人表态,到八月尾泛民廿六名议员签署承诺书,都显示了泛民的底线,就是会否决不合符国际标准的政改方案。及后,中央政府,建制阵营亦开始调整攻击策略,指并无所谓国际标准云云。

   
     什么是国际标准?

   
     那么,究竟什么是真普选的国际标准?泛民一直要求的,是合符联合国《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廿五条:「凡属公民、、、不受无理限制,均应有权利及机会:、、、 、、、 (丑) 在真正、定期之选举中投票及被选」。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25号意见书》,亦进一步解释第25条,指出一个选举要是「普及和平等选举」,「公民参选资格不受不合理限制」是三大要求之一。因此,泛民亦提出,2017年的特首普选,公民的参选权不得受到不合理限制。

   
     所以,张晓明,袁国强,就用另一个方法颠倒黑白了,说人大框架的限制是合理。人权事务委员会曾解释什么是「不合理限制」的。 《第25号意见书》第4点,第15点和第17点便明确指出,若要限制参选权,必须客观合理,例如限制年龄过低或有精神残疾的人参选,相反,假若以政治联系和见解为由排除参选者,则属不合理。事实上,中央官员多次以「爱国爱港」,「不能对抗中央」这些任由他们主观意愿定义(例如李飞说有些泛民爱国,有些不爱国,标准何在?)的理由作为普选的最高原则,这又怎会是合理限制?更重要的是,提委会的存在,正正是执行这任务,这点连谭惠珠,梁爱诗也承认的。
   
    提委会如何令「公民参选资格受不合理限制」?
   
    再跳入人大框架,「(一)、、、、、、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首先,「人数,构成需按照以往选委会」,即维持四大界别比例,变相维持现时特权阶级的控制。一些曾提出的修改,例如05政改方案中,将所有区议员加入选委会以增加民主成份。 ,今天,也会变成违反人大决定。当然,我们认为些修改也是不足的,但可悲的是,人大框架下,连这些保守修改也是不可能!另外,提委会要按照以往选委会「委员产生办法」,即使特区政府开始探讨扩大组别选民基础,但亦只会是小修小补。五百万选民中,只有二三十万人能投票选提委会,已成定局。以往数届选委会,无论政治形势为何,就算泛民扭尽六壬,均是由建制派掌握过半数,「提委会需按照选委会组成」,即这个生态会维持不变。过半数门槛,说穿了,就是过半权贵阶级支持,才可出闸。泛民阵营的候选人,又怎会得到他们的支持?所以,从客观结果来说,人大框架已排除了某政治立场的参选者,而当这政治阵营长期在议会选举得到五至六成支持,这限制,又怎会是合理呢?又怎会合符国际标准?
   
    英国首相不是民选?
   
    而近日,最可笑的言论,可说是民建联副主席陈勇的发言:「有些人说一些虚无缥缈的国际标准。英国首相不是选出来的,是议会最大党的主席做的。如果香港这样做就简单了,民建联主席谭耀宗就自动成为特首了。」
   
    此等言论,看似合理,却是没有政治常识。一,英国实行的是议会制,但根据基本法,香港实行的是类似美国、台湾的总统制,亦即特首产生办法应参考这些国家,一人一票,直接选出领导人。二,即使是英国这议会制国家,每一名国会议员,均是透过有平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普选产生,那位议会最大党主席的民意基础,根本不能与谭耀宗相题并论!将普选的国会代表性说成与香港这个有一半功能组别议席的议会一样,实在是对民主的侮辱!
   
    不要再相信指鹿为马的论点!
   
    以上资料,理论,只要上网查一查便会明白,一个从政者不会对此一无所知。所以,上至张晓明的指鹿为马,下至陈勇的颠倒黑白,都显示出建制阵营正在有策略地用一些看似简单合理,却毫无理论基础的言论,尝试股惑人心,令市民支持「袋住烂灯先」,而事实上,由上阶段政改咨询,到「反占中运动」,亲中阵营均是透过将事情无限简单化,争取支持,所以,在这政改关键时刻,市民若不打醒十二分精神,这些简单歪理,便会断送香港前途!

   
     原题为《误信歪理 后患无穷》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