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

鲍盛钢:市场经济与宪政政治

 



         

市场经济与宪政政治是一对孪生姐妹,相依想靠,谁也离不开谁,两者关系是市场经济自然导致宪政,而宪政自然是市场经济最适合的外部政治环境,两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不可能是市场经济,但是政治制度上不是宪政,或者宪政政治,但是经济上不是市场经济,因为市场经济是宪政的基础,宪政则是市场经济决定的一种社会关系与政治体制的表现,同时反过来宪政可以保证市场经济运行的顺畅,宪政是市场经济的守夜人,没有市场经济,不可能有宪政政治,没有宪政,也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


1776年亚当·斯密“国富论”的出版其历史意义犹如哥白尼以日心说代替地心说,在人类制度史上亚当·斯密以市场中心说代替权力中心,标志市场中心说的诞生。不同产权结构决定不同的生产关系以及社会关系,进而决定不同的财富分配方式以及社会结构,社会制度。历史上人类社会制度大都是以权力为中心,权力决定生产方式,权力决定财富分配,权力决定规则,社会的一切围绕权力这个中心运行,最初是母权,然后是父权,皇权,接着又是政府,政府又分独裁,民主等等,不管形式如何,核心都是权力,离开权力,社会就不能运行,社会秩序就陷入混乱与瘫痪,显而易见,以权力为中心的社会结构自然是一种金字塔形式的结构,权力是社会各种力量竞争的平台,控制权力,就能够控制社会一切。与之不同的是市场中心说是以市场代替权力作为社会运行的中心,社会一切围绕市场运行,市场成为整个社会各种力量竞争的平台,谁控制市场,谁就控制社会,那么,如何才能控制市场?市场中心又如何主导社会秩序,决定人类的生产,生产方式,财富分配,以及政府或者权力在以市场为中心的社会中是去还是留,其作用是什么呢?


什么是市场?市场就是人与人交换的一个平台,事实上人与人的关系是一种平等的交换关系。那么,人与人交换什么?表面上是交换物品,实际上是交换等量的劳动,你要在市场上获得更多的物品,你就必须加倍努力,生产更多更好的物品拿去交换。所以如何才能控制市场呢?关键在于自己的努力,勤奋,聪明才智,还有好的机遇。那么,市场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是一个在市场平台上充满竞争的社会,因为只有竞争,只有努力,人们才能换取自己生存得以维持与富裕的一切,同时市场社会也是充满变数的社会,因为竞争,今天你是亿万富翁,百万富翁,明天可能就是穷光蛋,今天你是老板,明天可能就会破产跑路或者跳楼,而穷人可能因为努力,因为机遇,可能一不小心明天就成为富人。因为充满竞争与变数,所以在市场社会中没有永久的利益固化,因为没有利益固化,所以没有阶级与阶级的对立,有的只有平等自由的人自由的竞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事实上任何利益集团与阶级的产生都是源于对市场自由竞争规则的违背,都是因为人类好吃懒做,不劳而活的本性,而在竞争的市场社会中,在靠出卖自己劳动,才能维持生存的社会中,那些想好吃懒做,不劳而活的人就会成为乞丐,变得一无是处。因为人人竞争,人人想得到更多,所以人人必须加倍努力,人人必须更多更聪明的劳动,以更多的价廉物美的东西,换取自己的财富,那么,试设想一下,这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自然这是一个发展繁荣的社会,这就是为什么市场经济被证明是人类迄今最有效的创造财富的工具。


那么,市场经济的前提与基础为什么是产权私有制?因为没有产权私有制就没有自由,没有产权私有制,就不可能拿自己劳动的物品去交换自己想要的物品。如果没有产权私有制,自己劳动所得就没有保障,这无异于允许掠夺,如果掠夺能够成为获得财富的方法,那么谁还会努力去劳动,不仅如此,而且这个社会将会出现多少强盗,由此人们将不再热衷于自己勤奋劳动,而是如何嫉妒,算计别人的财富,千方百计想把别人的财富占为己有,试设想一下,这又将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所以,产权私有制是市场经济的第一要旨,没有产权私有制,就没有自由,就没有市场经济,就不可能有人人勤奋劳动,就不可能出现经济繁荣。不错,产权私有制会产生财富分配不平等,但是如果财富不平等是源于劳动勤奋的不平等,而不是投机取巧,占有别人的财富,我们又有何理由加以指责呢?竞争自然结果是不平等的,竞争就是要以结果不平等激励竞争,这样竞争才刺激,才有意义,不平等正是对不平等付出与努力的回报。如果竞争的结果是平等的,或者强制平等,那么也就没有竞争了。不错,市场社会是不平等的,总是少数人是老板,大多数人只能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找份工作维持生存,没有工作,他们就会流离失所,但是殊不知有多少老板第二天可能就不是老板了,又有多少穷人可能成为老板,这个社会就是如此不平等,不公平,但是又是如此平等与公平,这就是市场经济的魅力。


如果市场成为社会运行的中心,那么,原来的权力中心或者政府又将如何呢?显然他们也将围绕市场运转,成为市场的守夜人,他们的功能将萎缩,其中大部分将被市场化,政府或者权力机构也将通过自己的服务,通过自己的劳动交换他们的所得,因为在市场经济中一切所得必须通过自己的劳动与付出去交换,维持庞大的机构将是一种累赘和无效益的,最终自然是破产。市场经济运行需要的是规则而不是权力机构,对此我们不妨看一下竞技比赛,事实上市场竞争如同竞技比赛,只要有几条规则,就可以保证比赛的进行,当然还需要裁判以及观众对裁判的监督。那种认为如果废止所有的规则,社会游戏的运行完全依靠道德和伦理上的自我管制和自我监督,显然是对人类本性的过度自信。所以,对于市场经济来讲,无政府主义与集权主义都是不可取的,市场经济需要的是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政府或者政治框架,这样才能确保市场经济的运行,这种政治框架就是宪政政治,它介于无政府与利维坦之间,但是它不属于任何一种,宪政的基础是市场经济,宪政的规则源于市场经济中人类的合作需要,它的目的是确保市场经济的顺畅运行。


人天生是一种社会的动物,而社会的产生源于人类的相互合作,没有合作,人类就无法生存或者至少生存会变得很困难,因为合作,所以产生分工,因为分工,所以人类需要交换,因为交换,所以有市场,市场的发展进一步推动分工的发展,由此及彼,推动社会和整个世界的不断发展,这就如同涓涓细流,最终汇成大河,流入大海。自由放任可以将社会连成一体,自由贸易可以将世界连成一体,最终无所谓国家,无所谓民族,市场经济或者自由放任与自由贸易将世界变成一个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体。无疑,市场中心说为人类提供了一种关于社会与世界应该如何运行的模式或者远景,我们可以把市场的这种自发秩序原则看作18世纪最聪明的发现,它的意义堪比哥白尼发现日心说。但是,哥白尼以日心说代替地心说是一种科学发明,它有看得见的事实与经验加以证明,而人类制度历史上的权力中心说和市场中心说只能是人类的一种选择,我们还不能讲前者一定是坏的制度,坏的社会,后者一定是好的制度,好的社会,如果能够像科学发现一样,能够确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误的,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来源: 共识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