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杨彼得:中国宪法保障的民权与党权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中国宪法保障的民权与党权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属于中共话语系统,谈论「依宪治国」,必须认真研究《宪法》,始能弄清依宪治国的实际所指。

   
     近两年,中国内地法学界和思想界对「宪政」、「依宪治国」充满期待,并持续进行着热烈讨论。宪政不让讲,于是很多人的热情遂转向习近平多次强调的「依宪治国」,似乎「依宪治国」可以成为「宪政」的一个替代品。一旦中国共产党不提「依宪治国」、「依宪执政」,似乎是一件天要塌下来的大事。人们全然忘了,依宪治国只是中国政治现实的一个写照。
   

     事实上,很多人喜欢望文生义,而忽略了「宪政」与历史语境下的「依宪治国」的巨大区别。仅从字面上理解,「宪政」与「依宪治国」、「依宪执政」几乎是同义语,反宪政而倡依宪治国几乎是玩文字游戏。实际上,中国共产党所主张之依宪治国、依宪执政与西式宪政有着本质区别。
   
    所谓宪政,国内已故宪法学权威张友渔认为:「所谓立宪政治,实质上就是民主政治。」美国学者萨托利对宪政本质说得更透彻:「无论过去和现在,立宪制度事实上就是自由主义制度。可以说,自由主义政治就是宪政。」
   
    宪政的本质,是保障人权、实行民主、严格限制权力。有趣的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导师列宁也认为:「宪法是一张写满人民权利的纸。」
   
    十八大以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多次公开强调「依宪治国」、「依宪执政」,把宪法置于崇高地位。国内最早提出「依宪治国」的,是宪法学教授许崇德。许崇德论述过「宪政」,他说:「宪政应是实施宪法的民主政治。」但他在全国人大和中共中央政治局讲堂上讲的,却不是「宪政」,而是「依宪治国」。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属于中共话语系统,谈论「依宪治国」,必须认真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始能弄清依宪治国的实际所指。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颁布施行于1982年,后经若干次修正,基本框架与精神实质没有太大变化。我们看它的目录,一共四章,包括总纲、公民的基本权利与义务、国家机构以及国旗、国歌、国徽、首都。从形式结构上看,撇开序言、前言、总纲部分,中西宪法谈不上什么区别,都在致力于保障公民权利、限制政府权力。
   
    但区别正是序言、前言、总纲部分,恰恰是此一部分的不同,导致中西政治的霄壤之别。一般各国宪法开篇都有一个前言、序言之类的东西,然后列举公民权利、明定国家机构的职能与权力,权利与权力的先后顺序各国有所不同。一般而言,宪法序言包括阐明制宪的目的、人民的信念和理想、国家的最基本原则等,是宪法正文的逻辑起点。但中国宪法开篇不是“宪法序言”,而是一个「总纲」,泛泛而谈,基本上没有论及什么现代价值观念与政治原则。
   
    这种中外的区别,可以说是原则性的区别。比如日本宪法在序言中申明人民主权、和平原则,俄罗斯联邦宪法序言明确了权利与自由、公民的和睦与团结、维护历史形成的国家统一。而中国宪法「总纲」洋洋1816字,核心意思只有一个: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是这个国家及其一切事业的领导者。
   
    也就是说,中国宪法「总纲」确立的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而宪法正文规定的是公民权与国家的权力架构。如果说宪法对公民权采取的是列举的形式,而有关国家权力的规定实质是对权力的限制和对公民权的保障,那宪法对中共领导权的规定是高度抽象的,既没有说明这种领导权的内容、职责、目标和程序,更没有丝毫言及其权力边界。
   
    这种独特的形式与内容,建构了中国宪法的一种制度二元结构:表面上是价值二元分立,即党的领导权与公民权利分立,本质则是制度二元,即保障党的领导与保护公民权利两种制度安排。保护公民权利,是通过国家权力的制度安排来实现的,而保障党的领导则是授予中国共产党以「领导权」,至于如何领导,宪法并没有展开有意义的论述。
   
    党的领导权与公民权二元分立,我们不能断言两者「势不两立」,但不受限制的党权的确存在侵害公民权的巨大可能性。这种二元分立在权利与权力冲突之外,给中国宪政带来两对新的矛盾:一是党权与公民权的矛盾,二是党权与政府权力的矛盾。人民对党严重不满,党的书记与总理、省长、市长、县长、乡长乃至校长矛盾不绝如屡,这都是众所众知的。
   
    中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按照宪法总纲,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民族、各民主党派、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这意味着一切权力属于党。宪法对国家机关的职权作出了规定,但一切实际权力掌握在中共手里,而党的领导权并未受到任何限制。同样,虽然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但这些自由实际上由党权完成建构,故而有名无实。
   
    党现在提倡「依宪治国」,其逻辑似乎蛮通顺:党通过人大、政府和司法机关执政,而国家机关的权力受到宪法和法律的规范,加强法制建设,政府权力就会受到制约与监督,公民权利也就有了保障。但问题在于,党的领导权并不限于政府权力,它既通过政府权力领导国家,也通过党的领导权自身来领导一切。党想怎么干,宪法拒绝表态,客观上造成放纵。
   
    从宪法正文看,中西宪法精神相通,都是保障权利、限制权力,但中国宪法「总纲」改变了这一切。所谓依宪治国,首先要由宪法“总纲”对宪法正文所阐明原则作出一个总限制:中国公民的一切权利与自由,都必须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前提,至少就当前以及可预见的将来而言,公民权必须以党的领导权为归依。党权本是民权的一个手段,但现在党权本身成为目的,与民权二元分立并立,任何人依宪无权反对它,否则就面临严重后果。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