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7日星期三

雷鸣声:“反共祸害中国”论颠倒黑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6/2014
《环球时报》9月10日刊登了署名陈先奎的文章,提出“爱国就要爱党,反共就是祸害中国”等论调,结果引发网民热议,主流声音是对该官方论调予以驳斥。当下中国,权贵当道,官商勾结,导致乌烟瘴气、污水横流,贪官污吏贪得无厌、声色犬马,在经济总量高居世界第二的情况下,一般民众依然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甚至活人进火葬场,中国这个国家被谁祸害是一目了然的。因此,不爱党不仅不是不爱国,反而是真正爱国的,因为政治才是第一生产力,不推动实现多党轮替的宪政民主,就不会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今中国,反党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只有反对中共一党专政、以党治国,尤其是反对中共推行侵犯人权的恶政的反共力量越来越大,中国才有希望。
 
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9月10日刊登了署名陈先奎的文章,提出“爱国就要爱党,反共就是祸害中国”等论调,结果引发网民热议,虽有少数人表示支持,但主流声音是对该官方论调予以驳斥。

众所周知,《环球时报》系《人民日报》的子报,该媒体身上的官方色彩异常浓厚。作为中共的喉舌媒体,《环球时报》比起其母报《人民日报》来,实际上在颠倒黑白和混淆是非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在中共的喉舌媒体当中,没有比《环球时报》更为大胆的了,很多敏感话题,其它媒体都避而远之,而《环球时报》却可以大谈特谈。

正因为中共宣传部门给了《环球时报》一个特殊的定位,所以,很多时候,一些御用学者和高级“五毛”,便通过该报和该报的网站向民主阵营开火。《环球时报》的评论版和环球网的评论版可以称得上是中国高级“五毛”的俱乐部。

《环球时报》经常刊发一些化名的文章对进步力量进行攻击,化名实际上是匿名。如果是国内的作者在海外刊物上化名批评中共倒是可以理解,因为实名的风险太大。而在中国国内媒体上化名攻击进步力量则不存在任何风险,只会遭来反驳,之所以要化名,只能说明他们是做贼心虚。

这一次,《环球时报》算是涨了点勇气,刊发这样的缪文,竟然还敢于将作者的真名实姓附上。从舆论反应看,如果将批评陈先奎的口水汇集起来,足以让陈先奎永世不得翻身。不过,陈先奎敢于撰写和发表这样的缪文,应该事先作好了思想准备,无耻者无畏,估计他不仅不会感到无地自容,反而会在暗室中乐此不疲。

陈先奎何许人也?1955年6月出生,江苏宜兴人,中共党员。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十五年来一直从事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政治学的研究与教学工作,被中共官方媒体称之为“全国最早从事邓论研究与教学工作的实力派学者”。据悉,陈先奎曾主持和参与编写的《毛泽东思想史》和《马克思主义史》等有关著作,并分别获得国家教委、中宣部的“五个一工程奖”和“国家图书奖”等国家级大奖,《邓小平治国论》、《当代中国大思路》等也多次获奖,《为邓小平辩护》受到海内外关注。

从陈先奎的简历看,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御用文人。研究范围十分狭隘,主要就是为中共的历任党魁充当吹鼓手和美容师。这样的人被称为学者本身就是在玷污学者这一称谓,被称为“实力派学者”就更是让人笑掉大牙,非要说他有实力,那也只能是在为中共歌功颂德和涂脂抹粉上有“实力”。

陈先奎这篇谬文的标题是《爱国和爱党在中国是一致的》,该文在继续混淆党国两个不同的概念,跟此前中共的宣传如出一辙。之所以能引起轩然大波,是因为该文在混淆党国概念的同时,还有观点上有延伸,那就是他所说的:“反共就是祸害中国”。

孔子曾说过:“君子群而不党”,结党意味着营私,就是因为孔子在几千年前便得罪了中共,毛泽东才会在执政期间批孔。事实上,结党营私在中共这一集团身上的确得到了生动的诠释,如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社会景象便是对中共结党营私不顾民众死活的真实写照。

因为党国概念一直被中共故意混淆,所以导致不少中国民众也对党国不分,误以为党就是国,国就是党,反党就是不爱国,拥党就是爱国。中共官方故意混淆党国概念,并非它们自己真的就不懂得党国是两码事,只是,他们为了控制民众的思想,才使出了这种流氓招术。

党与国究竟存在什么样的区别?现今中国,党是治国的,而国则是被党治的,二者绝不可能混为一谈。当然,如果一个政党真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并且拥有民众满意的执政能力,那么,很多时候,爱党的确可以等同于爱国。正如中国古代的治世,君主呕心沥血执政为民,民众自然而然会将其个人安危等同于国家安危。然而,如今的中共治国显然是非常失败的,即使经济成就斐然,可是,社会公平公正荡然无存,社会问题不一而足且日益严重,导致民众怨声载道,希望成为陈胜吴广的民众大有人在。从治国效果看,中共已经完全丧失了执政的合法性。

陈先奎在《环球时报》上续谈党国一致之论,只能说明中共在当前已经出现了执政合法性的危机,为了缓解这种危机,御用文人才不得不出头再次将爱党爱国捆绑在一起,抛出所谓的“反共就是祸害中国”谬论。

如果是在上个世纪的民国政府不得人心之时,说不拥护共产党就是不爱国,没有良知,还算说得过去。但在今天,如果说发自内心地认为爱党就是爱国,爱国就是爱党,那真是没有头脑。陈先奎的谬论虽然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但是,真正相信其谬论的人已经不多了。

历史上,武王伐纣、刘项灭秦等等,之所以能得到历史的正面评价,并非引导后人反动。倘若是在政治清明,民众安居乐业的情况下,有人揭竿而起,自然会被视为洪秀全一类的反贼,可是,一旦一个政权变得非常腐败,导致民不聊生的时候,谁揭竿而起谁就是英雄,谁取而代之谁就是真命天子。

一个政权执政能力和效果都非常好的时候,民众自然会表示拥护,一旦政权变质了的时候,如果还继续拥护那就是助纣为虐。这是基本的常识,爱党与爱国是否一致的标准即在此。从中国的现实情况看,陈先奎指责那些不爱党的人是在祸害国家,实在是颠倒黑白。事实上,祸害国家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共自己,当然也包括这些昧着良心说话的御用文人。

官商勾结导致乌烟瘴气、污水横流,贪官污吏贪得无厌、声色犬马,在经济总量高居世界第二的情况下,一般民众依然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甚至活人进火葬场,中国这个国家被谁祸害应该是一目了然的,不爱党不仅不是不爱国,反而是最爱国的,因为政治是第一生产力,不推动实现多党轮替的宪政民主,就不会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今中国,反党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只有反对中共一党专政、以党治国,尤其是反对中共推行侵犯人权的恶政的反共力量越来越大,中国才有希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