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

闵良臣:从谁不爱国谈到香港普选——是要求“爱国爱港”还是要求“爱党”




【 民主中国首发 】 

当今爱不爱国成了“试金石”,“不爱国”即不是好东西。一个市民,哪怕你说我只爱我家、只爱我生活的这个地方也不行,一定还要“爱国”。不仅如此,现在“不爱国”还是一顶“帽子”,甚至成了有些人手中“武器”,拿着它想打谁就打谁。在有些人看来,谁批评政府,甚至谁批评在位的政府官员,或者谁与政府官员的意见不一致,谁就等于不爱国。不说“图穷匕见”吧,反正是某些人的意图越来越明显了,用一位网友的话说:“香港的普选就是要在人大的可控范围内选出爱党的特首。”多么直白!可也是多么一针见血!什么爱国爱港,只要爱党,就OK了!但凡有人要说这是造谣,我可以告诉他,去读一读《环球时报》“爱国和爱党在中国是一致的”一文,就不会来“纠缠”了。

不说“图穷匕见”吧,反正是某些人的意图越来越明显了,用一位网友的话说:“香港的普选就是要在人大的可控范围内选出爱党的特首。”多么直白!可也是多么一针见血!什么爱国爱港,只要爱党,就OK了!但凡有人要说这是造谣,我可以告诉他,去读一读环球时报《爱国和爱党在中国是一致的》,就不会来“纠缠”了。

当今爱不爱国成了“试金石”,“不爱国”即不是好东西。一个市民,哪怕你说我只爱我家、只爱我生活的这个地方也不行,一定还要“爱国”。不仅如此,现在“不爱国”还是一顶“帽子”,甚至成了有些人手中“武器”,拿着它想打谁就打谁。在有些人看来,谁批评政府,甚至谁批评在位的政府官员,或者谁与政府官员的意见不一致,谁就等于不爱国。

然而有无数事例证明,在我们这种国家,最不爱国的其实正是那些在大会上要求别人如何爱国的贪官以及政治骗子,当然还包括像芮成钢这样的伪爱国者以及各路明星、富豪们。

其实,一个国家,只有普通国民往往才是最爱国的。你想啊,一个普通国民,除了国家还有什么呢?TA又没有资产转移,TA又不能移居国外,一个普通国民所有的,只能是这个国家的“大好河山”,所以说,动不动指责普通国民不爱国,是很说不通的。不仅如此,在指责普通国民不爱国的同时,正有意无意地放跑了那些事实上的不爱国者。

前不久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显然是生活在美国的一个中国人写的,题目叫《中国退休官员在美国扎堆安享晚年》。也真是的!美国那么不好,特别是用一些中国大陆官员在台上时的话说:有些人为什么还要“追腥逐臭”呢!其实,“不爱国”,也是要有资格的。在本人看来,只有官员、只有富豪,才有资格不爱国。普通百姓没有不爱国的资格。

胡锡进曾引韩寒“韩三篇”中的话说,现在中国有八千多万中共党员,因此中国这个党与西方政党不同,如果算上这些党员的亲属,那就是中国几乎已经成了“全民党”,或者就叫“党国”,因此,共产党的好坏,就是整体中国人的好坏。既然都已成了党国,如果还要说中国人不爱中共,也就意味着说全体中国人不爱自己。多么巧的“逻辑”,令人叹为“听”止,正如现在所争论的有关香港普选,实则也属此类。

有人一边认为香港可以实行普选,只是不爱国不爱港的人不能当选特首;一边却又铁定说他们相信绝大多数香港市民都是“爱国爱港”的。这就有点解释不通或者叫人看不懂了。

香港市民希望并要求普选他们的行政长官,享受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民主自由,这是有理由有依据的,不然也就白背了一个资本主义制度的“恶名”。当然,大陆当政者也很慷慨,同意了。为什么会同意呢,这很好解释,首先因为香港基本法规定了不改变香港的社会制度,也就是说香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实行的还是资本主义制度。而说来很有意思,被我们一些人至今仇视的现代资本主义制度有一个最显著特征,那就是一定要实行民主自由,而实行民主自由的一个重要标识,就是普选。严格意义上讲,没有普选,就不能说实行了民主自由;没有民主自由,就不能称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不能更好地体现人类文明进步。所谓“社会主义民主”,中国大陆已经搞了大半个世纪,至今还没看到“希望”在哪里。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大陆事实上就是一党执政,只是现在不再输出共产主义,也不再要求外人一定要说“共产党好”了。

本人当然也听到了另外一些声音,比如说什么英国殖民统治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实行普选,彭定康是最后一任香港长官,也仍然是英国派去的,为何香港“回归祖国”后反而争起普选权来了呢?

我们不能恶意地说提这种问题的人大脑就一定有问题。一个人由于种种缘故,思路跑偏在人类是很常见的事。那就容本人来告诉这种人吧:人天生趋利避害,自然也就喜欢幸福快乐,更愿意享受作为人的尊严(奴才除外)。而人类历史证明,这一切,只有在真正实行了民主自由的社会才能实现,否则我们也就不会把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生活称作“高度文明”。高度文明,绝不单指物质文明,一定包括社会制度、精神文明。这是其一。其二,香港在回归大陆时,大陆执政者就已向香港市民承诺:香港回归祖国后,一定会发展得更好,香港市民也一定会获得比在英殖民者统治下更多的民主自由,一句话,香港回归了,就要让香港人民感觉更幸福,更快乐,更有尊严。这时候很用得着我们这个“文明古国”的一句古语: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有人可能又要说了:现在香港人生活得很幸福很快乐很有尊严啊。回答:是啊是啊。那就容本人还接着跟你说:香港人是不是生活得很幸福很快乐很有尊严——特别是跟回归祖国前相比——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只有长期生活在香港的市民才有发言权,香港之外的任何人都不能代替香港人说话。这是前提。不承认这一点,特别是大陆执政者包括人大常委会如果不承认这一点,香港人也就会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甚至说不定还会赌气地讲:那你就还像对待大陆同胞那样使用强迫,甚至使用暴力好了——这肯定不是大陆同胞包括当政者希望听到的。

可现在我们听到更多的不是香港人如何说,而是大陆一些人包括央视上如何说,而说得最多的就是2017年选出的香港行政长官“一定要爱国爱港”。为什么会这样呢?

大陆当政者的目的不就是要选一个“爱国爱港”的香港行政长官吗?按常理讲,这有何难。可是现在看来:不容易。难在哪里呢?难在大陆一些当政者不肯睁开眼睛,不肯承认现实,不肯说真话,或者觉得那真话说不出口,一说就会天下大乱。

大家知道,只要讲道理,只要允许人们对他们自己的事务进行自由讨论,没有什么事情是讲不清的,包括香港普选行政长官这种事,也一样。本人相信,香港市民的文明程度在英殖民统治多年后比大陆要高得多,因此,香港市民一定是讲道理的,至少比大陆民众要更懂道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香港在英殖民统治下虽然还算不上一个民主社会,但香港一直是一个法治社会。要知道,就人类发展的历程来看,法治社会是相对最公平最稳定的社会。所以说,香港一些人现在拼命维护的不是大陆有些人所讲的爱不爱国爱不爱港,也不是要争多少民主自由,而是一个法治社会。香港人特别害怕他们的社会失去法治。正如有位网友在跟帖中所言:“他们不是一定要繁荣,一定要发财,但他们却一定要法治,要一个安定的生活。”此外,本人还相信,作为已被列为“文明发达国家”的英国政府甚至包括彭定康先生也一定是讲道理的,全世界一切真正爱好和平的人们也一定是讲道理的。

既然大家都讲道理,就好办。下面索性就来模拟讨论一下这个事。既然大陆有人一遍又一遍肯定地说“绝大多数”香港市民都是“爱国爱港”的,那么,按照正常逻辑,就算彻底放开让他们自由海选,香港市民也不会选出一个不爱国不爱港的特首来啊,不然,说“绝大多数”香港市民都是“爱国爱港”的不就有点站不住脚了吗?至少要打折扣,或者说那样讲,只是某些大陆人的一厢情愿。这样讲,绝不是说香港市民不爱国不爱港。因为从新华社主办的香港大公报旗下的大公网上就看到一篇文章说:“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的两名研究者陈绮文和陈祖为在《当代中国学刊》上发表论文,通过分析问卷调查数据,指出香港人事实上是爱国的,但他们眼中的爱国主义并非毫无条件,而是以自由主义为前提——作者称其为‘自由爱国主义’”。

那么香港“绝大多数”市民到底是怎样的呢?本人当然说不了。真要我说,就觉得很复杂,肯定是各种认识的人都有。这也好理解: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但我相信一条,绝大多数香港市民一定是“爱港”的,就像普通国民一定是爱国的一样。说香港市民不爱港说不通,除非有事实证明香港社会制度包括香港政府让他们的市民生活得很痛苦。

但爱港不等于爱其他;爱国也是有前提的。要香港市民无条件“爱国爱港”,他们不答应。依本人估计,有些人心里肯定明白,如果只想选出一个“爱国爱港”的特首,也就根本不需要那些条条框框了,主要是还要有别的附加条件,甚至爱这些附加条件在有些人看来,比“爱国爱港”还重要。而也正是这附加条件,才让香港普选成为一个弄得满世界都知道的“事件”,才觉得选出一个包括香港广大市民在内的各方都能接受的香港行政长官很难很难。

可如果我们换种思路,把心胸再放开一点,就让香港市民实行真正的民主普选,谅他们也绝不会选出一个不爱香港的行政长官,因为上面说了,那样不符合常理。而只要选出的是爱香港的特首,香港市民也就一定会心气顺,干劲足,香港也就一定会继续繁荣昌盛;而只要香港能继续繁荣昌盛,就是最大的爱国。这不正是大陆有些人想要的吗?有什么能与香港继续繁荣昌盛相比呢?有什么能与香港市民的幸福快乐、民主自由相比呢?我们何必要逼香港市民非得选出一个事实上只是大陆某些人喜欢而香港市民未必喜欢的人来做香港的一把手呢?除非有人还怀有说不出口的“担心”和“忧虑”。那就没办法了。至于是什么担心和忧虑,我不说,大家也都懂。天下人都知道,在中国大陆,所谓爱国,还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爱政府,或者叫爱党。

当然还有一种说不上是“更恶毒”还是更可爱的说法,比如有位网友就这样说道:“众说周知,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香港是资本主义制度,要求爱国爱港,那就是要求资本主义爱社会主义,这岂不是荒谬透顶!反过来,是不是也要求社会主义爱资本主义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水火不容,现在居然可以互爱了。”

记得中国大陆一任又一任领导人都曾隔海对台湾当局说过这样的话,即只要能实现国家统一,什么都能谈,什么都好说。可问题果真如此吗?现在中国倒是有很大一部分人一定相信马英久领导的“台湾当局”肯定希望中华民族实现统一,可他为何就是不肯与大陆执政党商谈呢?说白了,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不相信大陆当政者的话,不相信只要在国家能实现统一的前提下“什么都能谈”。而最能证明这一点的,哪怕听一听中共对外联络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家瑞最近在中共与世界的对话会上是怎么说的,也就再明白不过了——且不说还有我们的习主席一次又一次在重大场合讲话时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说中国一百年来什么样的统治形式都试过了,“证明”只有现在这种统治形式是最好的。既然现在这种统治形式是最好的,还如何能让人相信你说的“什么都能谈”呢?可越是这样讲,依像我这样的“小人之心”估计,马英久们也就越是不肯谈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