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7日星期三

维权律师受压频仍 再有律师面临处分


【 RFA 】   时间: 9/16/2014
作者: 文宇晴
lawyer-350.jpg
2014年9月15日,重庆维权律师游飞翥,接到重庆市律协通知书,拟就对他的处罚举行听证会。(游飞翥微信)

大陆维权律师受政治打压日趋频密,继北京律协建议程海律师停业1年处罚后,重庆律师游飞翥,也因转发文章面临处罚。另外,有9名维权律师,周一(15日)联名控告北京警方非法拘禁。 (文宇晴报道)

重庆市律师协会周一向游飞翥律师发出听证会告知书,指他在今年7月1日通过新浪微博,转发并评论带有抵毁侮辱共产党的言论行为,违反了全国律协的相关规定,经讨论研究,拟作出批评处分。

游飞翥律师指出,有关文章是关于他所代理张家川中学生杨辉,因发文被刑拘的案件,但他在转发的第二天已删去。及后曾就此事与当地司法部门多次交流,向对方表达了转发纯粹个人言论,与律师执业资格毫无关系。

不过,重庆司法局还是把此事转由重庆市律师协会处理,游飞翥认为并不恰当。

他说︰个人认为已配合司法行政部门,已把内容删了,同时也为了作出配合,如果这事情有不妥的话也已作出纠正了,就是没有必要再进行处罚,同时也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和处罚的范畴。我不是原创,原创的人到现在也没什么处罚,所以认为对我的处法不恰当。

较早前,北京律师程海在代理丁家喜新公民运动案件期间,因不满庭审违法而退庭抗议,遭到当局“停业1年”的行政处罚。听证会本月初举行时,大批前往声援的公民和律师被一度限制自由。

当中9名被扣的律师,周一联名控告北京昌平区警方非法拘禁。其中,联名的律师王宇指出,即使不清楚检察院会否就此控告进行立案,甚至最后还是拖著办不了了之,但她认为,无论结果如何,也得站出来表达。

她说︰现在在大陆做这些法律工作,每一步如果都想按照法律来做,按照公平正义来做都是很难。但不是因为困难就不做,因为我们每一步都从这艰难中走过来的,每个案件都是这样,所以说我们明知是难,也要去做。

除了律师遇到越来越多不同形式的打压外,律师透过法律途径进行追究,也未必得到秉公处理。

杭州律师王成控告全国律协,以及《法制日报社》名誉侵权案,周一在北京东城区法院开庭,约百名支持者到场声援。不过,当局派出逾百警察戒备,同时,不但限制旁听人数外,法官更在后来王成不在场的情况下,强行把庭审继续。

当日的庭审在违反程序的情况完结后,法官宣布择日开庭或宣判。王成认为,整个庭审也只是走过场,敷衍了事,对能否得到公平的结果不抱希望。

王成又指出,即使他的案件并不是涉及什么政治敏感话题,但当局还是调动大批人员进行戒备,这正正反映出目前维权律师遇到的真实情况。

他说︰一是社会冲突式的矛盾爆发的一个高发期,对应的是一种权利意识,也是公民权利意识。维权律师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就更加引起当局的恐惧感,担心失去整个社会的控制。所以,一旦她感觉到可能脱离控制,就会采取主动出击的态度,对相关人员进行打压。

《法制日报社》于今年6月30日,刊登了全国律协声明,指有已经被注销了执业证的律师,仍以律师身份进行活动,当中王成也是被点名的其中一名律师。为此,王成认为《法制日报》未与当事律师核对基本信息,单方面偏信律协提供的数据予以刊登,伤害了当事人的名誉。同时,全国律师协会不和当事律师核实相关信息下,贸然刊登严重侵害会员名誉的声明,是严重失职行为。于是他提出控告,要求协会及报社联名赔礼及刊出道歉声明。
lawyer-620.jpg
2014年9月15日,杭州律师王成(中间蓝衣者)控告全国律协和《法制日报》的案件在北京开庭,获大批支持者到场声援。(自陈建刚律师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