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9日星期五

林青:《零八宪章》与权利饥渴




            
 
    原标题:《零八宪章》与饥渴

 

   

      人类之所以称为高级动物,就是他有万物之外的独特灵性,除了物质消费外,人还需要精神消费。随着物质世界的发达,我们今天普通人也享受到了空调、轿车、电脑、手机、席梦思等等100年前的慈禧皇太后做梦也想不到的各种东西。西方人有的东西我们都有了,我们的神舟七号也到了太空,我们大城市甚至比他们还漂亮,我们的工厂比他们还多。

 

    

     当然,我们的经济危机也比他们厉害。

   

     今天,中国的物质世界不逊于任何发达国家,但是总是有一波又一波的孩子在呼喊:祖国母亲啊,我们饥饿不堪。

   

     我们的伦理成熟需要精神食粮,我们的社会存在需要正义,我们的生命过程需要尊严,我们的灵魂洁净需要自由,我们的生活幸福需要美好的秩序。

   

     公元以来,中国人也代代延续到了2008年,多灾多难的中国2008年,承受了无情的冰冻大雪、承受了无情的山摇地动、承受了无情的经济衰退,我们的物质世界不断受挫,我们的精神世界必然张扬,由此,《08宪章》横空出世。

   

     08宪章》集中表达和倾诉了签署人的两个核心精神欲望或价值追求,一是对人类美好自由的渴望,二是对人类良好秩序的追求。

   

     起草和签署的主流人群是思想文艺者和法律经济工作者加上众多的追随者。

   

     一个终生追寻人类思想文艺核心价值的人,其生命的最高境界就是对精神自由的亲自表达和体证。

   

     一个真诚遵守法律正义的法律人,其生命的最高境界就是对法律价值的顽强信仰和极力张扬。

   

     西方先贤们遗留给后人的精神自由价值和法律正义价值已经让其后裔享受到欧美文明的美好。

   

     东方大国的2008年,刘晓波、流沙河、刘军宁、张思之、贺卫方等人借《08宪章》对人类生命自由文明和法律正义秩序文明进行了条款化梳理,表达了对涵盖这两个核心价值实现的政治文明的普世标志——当代宪政的诉求。

   

     中国执政者很明白,中国人物质需求越来越高,随之精神需求也越来越高,30年来,放弃了一定的社会管制,比如抛弃了计划经济(国家领导控制),抛弃了意识形态的全民强制(仅仅号召党徒的党性),但还是没有放弃权力为本,自我为大的意识,认为社会的发展和掌控依然是少数精英和权贵作为的结果。他们意识到了经济的发展不能靠人为去强制,所以选择了自由市场经济。但他们没有意识到包含经济、政治在内的社会发展的更是不能靠少数人的规划来强制而成,所以依然抵制民主的宪政制度。

   

     最近,我与3个朋友有不同问题的一段真实对话。

   

     第一个朋友是在建筑工地靠推三轮车起家的亿万富豪,问我:“我怎么努力也表现不出让人尊重的贵族气质”。我回答:“你没有形成独立思考的人格”。他默然。

   

     第二个朋友是靠有一个权贵亲属而爆发的亿万富豪,问我:“我怎么就特别怕死”。我回答:“你放不下所拥有的享受”。他默然。

   

     第三个朋友是一个有能力有学历有财力有思考的某市城建局长,问我:“我如何调整党性与物欲享受之间的比例关系”。我回答:“你100%的信耶稣,0%就会留给属世的享受和捆绑,你50%的信耶稣,100%会留给属世的享受和捆绑”。

   

     每个人除了物欲之外,都有生命意义的追问。

   

     因此,我们的人类没有停留在原始社会,而是进化到封建社会、资本社会、人本社会。

   

     所以,保护人类生命的自由和秩序成为国家的创制和进步的理由。

   

     因此,宪政文明就像数学几何、物理化学等基础科学一样,成为人类共同遵循的一种规则。

   

     因此,没有宪政的中国,总是有无数的包含早期封建士大夫、国民党、共产党里的仁人志士前赴后继的呐喊民主宪政的价值,他们的身后总有那么多人附和,是因为每个人骨子里都有对生命先天自由和社会公平秩序的无限向往。

   

     因此,《08宪章》的签署者就像饥饿者诉说要吃饭一样的自然,他们认为宪政也是国人美好生存的一种自然需求。

   

     所以,我参与了《08宪章》的签署,我相信我的朋友金光鸿律师之所以签署也是与我有同感,首先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精神价值饥渴,其次是自然体现出一种利他的本能,否则他不会辞去大学教授的优裕生活来北京追寻真理,我也不会辞去自己轻闲的公职铁饭碗,走进秦城监狱。

   

     穿透岁月,没有邓小平的起起落落,没有共产党的左左右右,哪有对自由市场经济的认同。

   

     从二十年如一日追寻生命自由价值的文学博士刘晓波和五十年如一日追寻法律正义价值的大律师张思之等先生,到众多的各界人士,通过共同签署《08宪章》,表达了国人对宪政阳光的渴望,体现了国人对当代危机和后代幸福的责任担当,他们的此类行为,在物质世界里,在崇信物质第一性的人群里,可能不当一提,甚至遭受犹如布鲁诺被烧死,爱因斯坦被讥为呆傻,张志新被割喉一样的待遇。因为人类是首先属于物质视界。

   

     但是,人类最终要归向精神世界。死去的人成为活着的人的精神来源,活着的人成为死去者的精神去向。

   

     没有负数,哪来正数。没有罪恶,何来神圣。

   

     没有十字架上的耶稣,哪有人类基督福音的传扬。

   

     没有铁窗里的不自由,权力的不民主,哪来自由民主的宪政实施,执政者抓捕刘晓波先生,向世界竖起了中国民间力量追寻宪政的旗帜。

   

    

    来源:新世纪新闻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