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6日星期五

李宇晖:专制国家并无左右之分


   
     李宇晖:专制国家并无左右之分

   




      不论是左派或右派,都应该尽快结束目前穷人交税养活富人的再分配方式。
   

     老实说,每次看到国内网友在经济问题上的左右之争,都有一种很无可奈何的感觉。西方意义上的所谓左右,那是政治民主化以后的政策分歧,在当今中国根本是伪问题。两个吃不饱饭的人争论高尔夫球应该怎么打,有意义么?

   
     到底什么是经济意义上的左右?在西方的语境里,说白了就是再分配的规模。右派主张较小规模的再分配,理由是再分配会造成价格扭曲,降低资源配置的效率,从而影响经济增长。这是传统经济学模型里一个非常简单的推论。而左派主张较大规模的再分配,理由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基于递减边际效用(decreasing marginal utility),也就是说穷人比富人更需要钱,把钱交到更需要的人手里,即使会导致总财富的减少,也可以带来更大的社会效益。另一种是基于所谓「资金瓶颈」(financial constraint)。也就是说穷人因为没有办法进入金融市场进行借贷,从而无法进行原本可以盈利的投资(比如受教育、开店铺等等),如果政府不帮他们,反而不利于市场经济的发挥。左右两种观点都有道理,你相信谁关键看你对递减边际效益和资金瓶颈的接受程度,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很难用实证数据准确测量。历史上偏左和偏右的政府也都各有成功的例子。
   
    左右两派的区别是很容易看到的,因为新闻媒体里每天都在说。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一点,就是左右各政党在分配政策上都有很大的共性。这个共性就是一次分配必然由市场完成,再分配的方向必然是从富人指向穷人(或者其他有需要的人)。尽管他们对再分配的规模有不同看法,但是对再分配的这个大方向是没有分歧的。不管美国的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会主张从低收入人群那里收税,更不会主张用中央财政去补贴原本已经相对富有的人群。不管税收规模如何,只要有税收几乎一定是富人比穷人的税率高;不管福利规模如何,只要有福利就几乎一定是最穷的人最优先享有。
   
    只有这种再分配的方向确定以后,才有左右分歧可言。为什么呢?首先,如果是穷人向富人交税,真左派显然会反对,因为既增加了不平等又增加了资金瓶颈的破坏力。真右派也同样会反对,因为此种税收显然毫无必要地导致了价格扭曲,让资源配置的效率更加低下。而这种左右政党都不会同意的穷人交税养活富人(也就是所谓的反向再分配),恰恰是几乎所有专制国家的共性,这也是为什么专制之下根本没有左右可言。
   
    以中国为例,逆向再分配有很多的表现形式。比如土地集体所有制所形成的土地租金,农民由于法律保护缺失而被强征的各种隐性税收,土地的强制征收,城里人有而农民没有的低保和养老金,各种固定投资(如教育、医疗、公路)向城市(尤其是大城市)的倾斜,等等不一而足。而这些逆向再分配又由于户籍迁移的限制而进一步加剧。没有任何一个西方的左派或右派政党会认可如此明目张胆地劫贫济富的政策。
   
    因此,在中国无论左派还是右派,只要足够真诚,所持的立场应该是完全一致的,就是尽快结束目前这种穷人交税养活富人的再分配方式。左派最应该反对的是它所造成的不平等,而右派最应该反对的是它所造成的资源配置扭曲,二者殊途同归,立场应该完全一致。只有结束了目前这种反向再分配以后,正向再分配的规模才有争论的价值。
   
    微博上一位经常讨论国际局势的知名网友「夜郎国尚书」曾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欧洲议会就接纳乌克兰的问题进行投票的时候,无论中左中右政党均投票支持,但是极左极右政党均投票反对。这其实并不奇怪,所谓极左和极右其实和一般意义上的左右并没有什么关系。极左的国有垄断主张,和极右的极端民族主义主张,在本质上都是逆向再分配的不同表现形式。极左的分配方案是一切由国家来分配,那么事实上也就必然造成政府权力的扩张,形成无权人向有权人的再分配(这也是为什么所有共产党国家的官员均有天文数字的特权) ;而极右的分配方案是优待本地的「高等」族裔而把「低等」少数族裔排斥在社会福利之外,这样本质上也是一种穷人向富人的再分配。所以极左和极右其实都是对正常民主国家的自由秩序不满的一群人,他们既不左,也不右,而是专制意识形态的不同变体。他们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倾向于俄罗斯也就不足为奇了。
   
    中国总有一批当局的小喽啰自称自己是左派或右派。所谓的左派鼓吹国有企业,集中力量办大事等等,却绝口不提这些「大事」的收益者其实都是些权贵而已。所谓的右派(如铅笔社)鼓吹绝对不能搞农村福利养懒汉,却绝口不提各种税收政策对农民的疯狂掠夺。这些人根本配不上「左派」或「右派」这样的称呼,只是些出卖灵魂的鹰犬而已。
   
    所以,所有真诚的左派和右派在现阶段根本没必要在政策之争中浪费口舌,他们的短期目标应该是一致的,就是首先结束目前的逆向再分配。而要达到此目的,人类除了政治民主化还没有发现其他途径。


     作者李宇晖: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