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5日星期四

木然:中国为何因苏格兰公投而狂欢?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中国为何因苏格兰公投而狂欢?

    卡梅伦没有把个人等同于国家,没有把政府等同于国家,更没有把政党等同于国家。
   
    9月15日,在全球关注的苏格兰独立公投仅有三天之际,英国首相卡梅伦亲自来到苏格兰东北部城市阿伯丁,向苏格兰民众作最后的挽留。在当地的演讲中,卡梅伦情绪激动,几近哽咽。他动情呼吁苏格兰人不要和英国「离婚」,呼吁苏格兰人拯救「英国」。 「我有义务明确告诉大家,一旦你们选择『是』,将带来怎样的后果。独立不意味着短暂的分手,而将是痛苦的离婚。请不要分裂英国这个民族家庭。」 「当你们做最后决定的时候,请一定不要让人告诉你,你们已经不再是一个骄傲的苏格兰人、同时也是一个骄傲的英国人了。我们由衷地请求你们选择『在一起』,选择留下。请投票拯救我们的英国。」「假如你们不喜欢我,我不会永远在这个位置上。假如你们不喜欢现在的政府,它也不会永远执政下去,但如果你们离开英国,那就真的永远回不来了。」卡梅伦的动情呼唤,无疑让一些分家的人停下了脚步。
   
    苏格兰独立公投结果当地时间19日早晨揭晓,反对独立派赢得55%的选票,赞成独立的选票比例为45%。苏格兰将继续作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一部分。卡梅伦胜了,笑了,萨蒙德败了,哭了。卡梅伦笑到了最后,萨蒙德哭到了最后,最终也因此辞职。
   
    卡梅伦不同意苏格兰公投演讲及9月18日的公投,引起了中国民众的高度关注,讨论公投的言论一浪高过一浪。这不但是苏格兰公投的问题,而且是苏格兰公投所产生的巨大联想问题。这种巨大的联想,着实让中国民众狂欢了一次。
   
    联想比公投本身俱有意义。这种联想,是由两个层面引发的。一个层面是卡梅伦个人演讲引发的,另一个层面是公投引发的。这种联想,具有排山倒海的能量,它通过文明公投让暴力野蛮无处藏身,让暴力野蛮镇压臭名昭著。
   
    就卡梅伦的演讲来说,他没有把个人等同于国家,没有把政府等同于国家,更没有把政党等同于国家。爱国家,不等于爱政府,不等于爱政党,更不等于爱他这个人。国家是永久性的,政府、政党、个人都是暂时性的。没有卡梅伦的政府和政党,国家可以照常运转。把政府与政党等同于国家,这就是耍政治流氓。卡梅伦的政府和政党不敢在英国民众前耍流氓。他们让公民自己作主,他们让公民们自己决定。既然公民们要公投,那就投票说了算,卡梅伦政府因此显得轻松极了,他们不需要用武力用枪炮打击镇压苏格兰独立分子,尊重人权的凯歌,喝得响亮。卡梅伦的言论把中国一些人的论调即爱国等于爱朝廷的遮羞布撕得粉碎。
   
    就公投本身的联想来说,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民众并不知道苏格兰的历史与现实,不知道英格兰与苏格兰的历史与实现关系。甚至一些人对英国根本就是一无所知,他们并不真正关心苏格兰独立与否的问题,可他们就是喜欢谈论苏格兰的公投,以期从苏格兰的公投中探求或探究对中国的巨大的联想性意义,进而化解对中国政治的忧虑。中国的香港、台湾、西藏、新疆、内蒙古都是他们联想的对象,近期最大的联想对象是香港。他们希望香港也应该学习苏格兰公投,只要公投了,不管结果如何,都是好事,都比按公权力设定的轨道行进要好。
   
    官员对苏格兰公投也显得很紧张,他们怕香港向苏格兰学习,苏格兰独立的公投失败,着实让中国的官员们松了一口气。官员们可能会说,独立与分裂不得人心,统一才是世界潮流。
   
    网民对于苏格兰的分与合有着与官方不同的视角。如果说官方的视角是统一的话,那么民间的视角则是自由与和平。分与不分,那是人家的自由,自由就好,自由公投很重要。少数服从多数,保护少数的规则很重要。有了自由,有了民主,什么事都可以和平地而非暴力地从头再来。公投是区分文明与野蛮的标志,那种造武力、暴力、恐吓、威胁、阴谋的方式进行统一,是野蛮的表现。自由公投,是通向和平之路,是通向理论自信之路,是通向道路自信之路,是通向制度自信之路。
   
    值得一提的是,在网络这么发达的时代,不搞网络投票,而到投票站投票,这表明,公投的过程是面对面交流沟通协商的过程。投票,只是这一过程的终点。全民公投,不能通过电脑,不能靠电子表决器,否则,就会制造空前的真实的完美的暴政。在网络时代,在大数据时代,完美的暴政是极为容易化为现实的,也是极易操控公投的。所幸的是,苏格兰公投的保守主义传统,让电子表决没了市场。
   
    不管如何赞美苏格兰的公投,都不能忘记它是与公民文化、政治民主、道德文明、宗教文明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全民公投还是慎用的好,痴迷公投,那就走偏了。全民公投只是直接民主的一种方式,它与时间和规模成反比,它只有与政治文明结合在一起才能避免多数暴政,它还需要间接民主作保证。
   
    全民公投就是再文明,它也是零和的决策机制,它超越了一般人具有的信息化解能力,超越了一般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全民公决的结果,实际上是否认了个人的本意。公投的总体性结果,更可能是谁都不想要的结果。只是因为苏格兰没有独立成功,也就没有办法预料到独立之后的结果。
   
    公投终于告一段落,但全民公投的影响可能是持久的,再也难以落下帷幕,涉及到全民公投的国家和地区把眼光都投向了英国,投向了苏格兰。是国家重要还是人权重要?是保持国家领士完整重要还是保持国家领土自主分离重要?是人权大于国家、自由大于国家还是相反?
   
    苏格兰开通了分离的路,一定会有人效仿,也一定会有人坚定地走下去。
   
    苏格兰给世界出了一道难题,也提供了一种答案。在答案背后的价值是,人权高于主权,公投高于国家。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