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7日星期三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6/2014
中共政权的解体过程是持续性的,有来自国际和国内两大方面的作用力,两者相互配合,借势发力,缺一不可。对于西方自由世界来说,应当大力支持中国的民主转型,成功后便能获得极大收益;对于共产党中国的本土民间民主力量来说,应当积极反共,积极进攻,长期坚持到最后,结果肯定能够利国利民。西方世界隔山打炮也好,和平演变也好,在中国本土理当遍地开花,在本土实现和平演变。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和平演变?和平演变就是本土反共,至少包括以下多个方面:努力争取和实行民主宪政,实行全民普选等政治自由,实行军队国家化,保障全民的平等自由,取消关于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家庭以及对各少数民族一切限制自由的控制、管制措施,重建自由幸福的生活,等等。能够做到这些,对于公民社会和民间力量来说,基本上可以说是反共获得成功了。和平演变成功,共产党政权的武功全废,就会被迫退出历史舞台。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共产党中国的极权制度源自苏联共产党的极权制度,苏共已经垮台,苏联随之解体,可共产党中国依然很强大,为什么呢?因为苏共政治改革在前,经济改革在后,结果率先进入死胡同;中共作为警戒,不再进行政治改革,只启动经济改革,结果延缓衰老,还能苟延残喘一阵子。

中共的未来会怎样呢?很多人都关心,包括欧美很多智库都在预测中共的末日,大多说“中共濒临崩溃的边缘”,结果说了几十年,都不太准。不过,从共产党国家的具体形态上来看,基本可以判断为极权国家,其规律大致相同,不免都要进入同样的死胡同:迟早会陷入崩溃,只是时间节点各有不同。一旦极权政府放松了经济上的控制和给予一定的个人自由,有了中产阶级,社会力量就能逐步动员起来,当极权转化为威权时,政治开始公开谈论以及政治行动的风险不再大于以往时,或遭遇经济崩溃引发政治崩溃,或遭遇全国性的突发事件,步苏共后尘的那一天就要来到了。

极权政权对民众的残害


极权国家的特征就是靠权力腐败、权贵垄断,以及靠军队和警察的血腥镇压。前者是抢劫和掠夺全民的财富,后者是为他们保驾护航。所以说,警察国家,都是非常邪恶的专制国家,他们坚决实行极权制度,才能肆无忌惮地抢劫和掠夺。若有人胆敢举报和揭露特权阶层违法犯罪,从公安局、检察院到法院,法律制度几乎无效,几近废纸——除了根据特定政治需要的反腐败斗争除外,有权就有一切,有权人的政治从来都不会错(共产党的反腐败都是靠不住的)。比如举报警察违法,控告警察的人多半被政府各层维稳人员阻止,政府的权威如同神明可望而不可及,政府的角色不是主持公道,而是支持强者、践踏弱者,无权无势者遇到政府如同瞎子半夜临深池,随时有灭顶之灾。举报难,首先是取证难,无权无势者几乎不可能找到利于自己的证人;第二是官官相护,弱势群体几乎穷其所有,也未必能告赢。

有人这样总结归纳,一个派出所的小警察都可以一手遮天、制造无数冤假错案,若是平反其中一起冤假错案,恐怕要集全国、全党之力才能做到。这对于普通的冤民来说,无异于比登天还难。再说,上访制度形同虚设,举报违法无门,上告、上访被抓,黑监狱无数,草菅人命现象比比皆是。警察国家绝无人权,受害者维权,往往意味着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双重或多重伤害。

警察国家没有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表面上看几乎没有反对派,各种社会力量都被压制而处在潜伏阶段。共产党镇压部门常常把不同意识形态的声音说成煽动颠覆政权,警察对各种煽动和颠覆活动进行无情斗争,抓人无数,甚至个人言论批评政府或者诋毁政府政策或形象的,都要被严厉制裁。

“西方敌对势力”的反共防御策略不可少

共产党中国还把与之不同社会制度的西方国家称作“西方敌对势力”,甚至外媒批评中国拆教堂十字架也被斥之为“西方敌对势力的抹黑”,老套路是“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依我看,西方国家对于共产党国家自身属性都有清楚的认识,但它们只是反共防御,并非积极反共、积极进攻,指望西方国家派军队消灭共产党政权是不可能的,他们的策略就是和平演变,只是时间比较漫长,甚至长达半个世纪之久也未必能见效。所以说,共产党政权的崩溃多半是来自内、外这两个方面,内部靠积蓄力量,外部借势,里应外合,长期坚持下去,就能见效。

先说外部力量,这需要借势,普世价值之势无人可以阻挡。借势的背景就是西方国家长期以来坚持的反共防御,但他们多是从道义和舆论上支持,以及一些经济支持和技术上的支持,比如互联网开放技术,人们不能指望他们民主国家因为其持有反共立场就可以对共产党国家发动战争。他们知道共产党政权是不会长期稳定的,早晚会自我覆灭。为防止“红色暴政”祸害全世界,他们也只能是积极防御,而不是积极进攻,因为其中的代价巨大,从共产党中国六十多年执政期间发生的朝鲜战争、对苏战争和对越战争等事件,以及1989年在天安门事件中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抗议民众大规模开枪屠杀事件来看,共产主义恐怖主义可随时对内、对外使用武力,并且当共产主义的利益处于紧要关头的时候,它的和平声明就成为一钱不值,成为废纸。积极借助西方的反共防御之势,就是以普世价值为核心的和平演变,从细微处开始,直到潜移默化,达到水涨船高,就是乘胜之时。

民间内部积蓄力量同样不可缺少

外部借势,内部就要积蓄力量,长期坚持,两者缺一不可。如今的共产党中国,和毛泽东、邓小平时的中国也略有不同。虽然邓小平是共产党独裁者,但和另外一个独裁者毛泽东也明显不同,邓小平名义上是共产党,实际上已经抛弃了毛共的那一套,他只是维持这个共产党政权,而不是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再说这一意识形态已经破产了。无论是毛泽东,还是邓小平,以及现在的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始终没有为这个政权找到真正的出路。所以说,在共产党内部真正要靠共产党内部的斗争和“瞎折腾、胡折腾”来完成他们自己的崩溃“大业”,用共产党自己的语言就是让他们自己“打着红旗反红旗”,让他们腐败到底,让他们疯狂至死。毛泽东是利用共产党的外壳行个人极权暴政,搞乱天下,为所欲为,结果把毛式共产党中国搞成崩溃,1976年毛泽东的死已经证明毛共政权开始了崩溃。邓小平的共产党之路与毛相反,他意外中止了崩溃,并把中国变成另外一个共产党国家,名义是共产党,实际上是权贵阶层的专制统治,一旦权贵阶层抢劫和掠夺完不义之财,引发民众抗争,而财政无法支撑时,政权就会再度陷入困境,早晚会崩溃,到时只能任其改朝换代了。

邓小平掌权时代,也有利于西方价值观的一面,就是他愿意与西方发达国家牵手合作,因为他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用“不争论”来抵御党内僵化的强硬派,来换取与“西方敌对势力”的支持。在他看来,让人们吃饱肚子,出发点是吃饱肚子,获得社会稳定,社会稳定了就能发展现代化,就能早日实现人均GDP1000美元的小康目标(现在已经人均GDP2013年已超过6000美元了)。实现了小康,共产党就能执政,执政第一,共产党的纲领、方针、政策都可以随之变化,也许会得到更多的民众支持,可是这就是他的一厢情愿,因为他不跟从普世价值的全球化趋势,必然绕不过反共和早晚崩溃这两大关口。其中明显一点,就是邓小平与“西方敌对势力”的合作是积极的,假如共产党中国和北朝鲜一样闭关锁国,宁愿饿死也不搞活经济,对内严酷镇压,不管“西方敌对势力”如何积极反共,内部积蓄不了力量,恐怕就不会起到任何明显的结果。如今北朝鲜已经建国66年了,经济封锁适得其反,政治、经济仍然是一潭死水,任何西方敌对势力的反共都使它更加极端,更加闭关锁国。共产党中国不一样,邓小平实用主义的可取之处就是与西方反共的“敌对势力”合作,一旦合作,解除经济封锁,促进国际往来,普世的反共大业就能成功一大半。所以说,共产党政权的垮台,基本原因多在共产党本身的自我否定,或者说,将来将会验证,真正让其崩溃的正是共产党,不是所谓西方敌对势力。不过,这样的崩溃过程是持续的,不能指望三五年内就可以垮台,苏联政权还维持到七十年之久。在他们崩溃的过程中,也是民间积蓄力量的过程。一旦共产党内部崩溃,公民社会和民间力量就可以迅速补上。

内外部力量相互效力、相互得益


民谚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共产党自己葬送自己,正应了这句话。至于西方国家,我们不必指望他们积极反共到动刀兵的地步,只要他们愿意与中共打交道,通过经济合作的方式,消减共产党的红色恐怖主义,通过市场经济来达成合作的共识,来和平演变共产党政权,就是对民间力量的最大支持。邓小平的政策本身虽然是出于维持其政权需要,但一旦窗户打开就关不上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实上却起到帮助西方和平反共的效果,因为市场开放,经济搞活,最明显的是彻底埋葬了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让共产党立党根基动摇了。无论是平民,还是官员和资本家,都相信这个国家是资本说了算的国家,尽管土地只有七十年的私有产权,但房子是私有的,工厂和店铺是私有的,高速公路有股份制的,铁路也有股份制的,石油矿产也有股份制的,既然私营经济那么发达,资本家必然是社会中不可低估的力量,要把中国退回到北朝鲜那种状况肯定是不可能的了。既然这样,邓小平实用主义在事实上确实帮助了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又因为民间力量的崛起,从中国内部来呼应这一“反共大业”。内部的力量和外部的“西方敌对势力”相互呼应,能够在中共崩溃过程中不至于陷入动乱,这还将会成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奇观。

中共政权的解体过程是持续性的,有来自国际和国内两大方面的作用力,两者相互配合,借势发力,缺一不可。对于西方自由世界来说,应当大力支持中国的民主转型,成功后便能获得极大收益;对于共产党中国的本土民间民主力量来说,应当积极反共,积极进攻,长期坚持到最后,结果肯定能够利国利民。西方世界隔山打炮也好,和平演变也好,在中国本土理当遍地开花,在本土实现和平演变。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和平演变?和平演变就是本土反共,至少包括以下多个方面:努力争取和实行民主宪政,实行全民普选等政治自由,实行军队国家化,保障全民的平等自由,取消关于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家庭以及对各少数民族一切限制自由的控制、管制措施,重建自由幸福的生活,等等。能够做到这些,对于公民社会和民间力量来说,基本上可以说是反共获得成功了。和平演变成功,共产党政权的武功全废,就会被迫退出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