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王思想:王伟光的“阶级斗争”只错了一半

 
 
    

王思想 经济学者


   
     王思想:王伟光的「阶级斗争」只错了一半

    用70后的语言评价,王伟光就是脑子进屎了;用90后、00后的语言评价,王伟光是穿越来的吧。
   
    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又出名了。
   
    他的第一次出名,是一个月前的8月,发表言论说「我院不是自由撰稿人的松散联盟,决不能像大V公知」。在他用否定预期说「不是」之前,先得说「是」什么。这一点上,王伟光没有耍无赖去含糊其辞,而是去明确定义了──所谓「自由撰稿人」,就是不受任何政党领导、不受任何组织纪律限制、不受任何道德规范约束的「自由文人」或「文化个体户」。
   
    他的这个定义完全是流氓定义,就是某些人的惯用伎俩:先扣一定帽子给你,然后说这顶帽子就是大粪。你都把那个概念说成「不受任何组织纪律限制、不受任何道德规范约束」了,那个概念当然不是好人了。
   
    如果说王伟光一个月前的出名,是臭名昭著,那么,一个月后的今天,他的二次出名就比较复杂。他在《红旗文稿》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引爆舆论。
   
    多数自由主义学者谴责王伟光「又搞阶级斗争为纲」。对此种指责,我不能赞同。我有限赞同王伟光,赞同的理由,不是什么「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捍卫你的言论自由」,那是不言而喻的,不用强调。我赞同王伟光,是赞同他的「阶级斗争」论。为什么不能提阶级斗争?难道中国目前不存在阶级区分,或是不存在阶级斗争?显然不是,目前中国的阶级分裂已经非常明显。权贵阶级和平民阶级,划分非常明显。而这两个阶级,已经严重对立,阶级斗争不是一触即发,而是已经非常激烈。平民仇恨官员,甚至仇恨所有富人,而权贵们也反过来仇恨穷人。这种明显的阶级对立,被某些人用「贫富差距」这个中性词汇给代替了,未免故意混淆。
   
    所以,我坚决支持王伟光所说的「阶级斗争是主线索」。
   
    有些自由派人士说「王伟光的阶级斗争论严重违背了邓小平理论」。当今自由派真的拥护邓小平理论吗?我看不是。其次,他们为什么要用「违背邓小平理论」来批评王伟光呢?显然是「以彼之道,还彼其身」。这种扣帽子的做法,自以为聪明,却十分龌龊。真正的自由派人士,只尊重真理,决不会拿任何人的理论当圣旨,不需别人反对。
   
    一些左派人士看不下去了,急忙出来为王伟光辩护:王伟光说阶级斗争是主线索,并未由此得出「阶级斗争为纲」的方法论。这种毫无逻辑的辩解,恐怕连王伟光也不敢认同,即便他狼狈不堪,想找个同盟军。
   
    我对王伟光只是有限赞同,即赞同他提出的问题。但我反对他提出的解决问题的方法。王伟光提出的解决问题的方法,竟然是文革那一套人民民主转正什么的。所以,有人说,用70后的语言评价,王伟光就是脑子进屎了;用90后、00后的语言评价,王伟光是穿越来的吧。这两个评价都很准确。
   
    由此回到我对王伟光的赞同,看来也只是因为对「阶级斗争」有不同的理解。
   
    我坚持认为:中国当今社会主要矛盾,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矛盾,是权贵阶级与平民阶级的矛盾;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必须通过阶级斗争来解决。
   
    中国很多好的词汇、中性词汇都被某些人给糟蹋了,除了上述「阶级斗争」,还有一个近似词汇就是「政治挂帅」。文革后,「政治挂帅」成了过街老鼠,臭得要命。
   
    难道政治不是决定性、首要性因素吗?有人建议:民主后说,先有民生了再谈民主。我的回复是:没有民主,何来民生?我反覆说:政治是空气,任何人无法逃避。
   
    中国何曾有过真正的「阶级斗争」、「政治挂帅」?文革期间,阶级斗争和政治挂帅都被搞成了跟着伟大领袖批斗别人,那是奴才式的盲从,哪里是什么阶级斗争和政治挂帅。
   
    既然那两个词汇已经被他们祸害了,已经让大众形成了思维定势,那么,我愿意把我所赞同的「阶级斗争」和「政治是空气」换个说法叫「新阶级斗争」、「新政治挂帅」。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