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9日星期五

林青:民主仆人刘贤斌——《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八九一代”在监狱大学里。

   

     中国监狱民主大学第50届同学里,有浦志强、刘晓波这样小有名气的人,也有默默无闻的刘贤斌、陈西、陈卫等等。刘贤斌、陈西陈卫已经快读到铁窗大学博士后了。

   

     在刘贤斌出生地四川遂宁市,三岁小孩都知道西方有一个圣保罗,有一个哥伦布,东方有一个唐僧,但是绝大数人并不知道他们身边还有一个刘贤斌。

   

     先说说保罗、哥伦布和唐僧,三个人都经历了同样九死一生的故事后,一个把上帝的福音传向罗马帝国,一个发现了新大陆,一个取得了佛祖真经。

   

     三个人都死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了,却留给世人着了魔一般的生命痕迹,就是他们一路向西的做法,是什么魔力引领他们一路向西?

   

     哪怕面对生死关头,他们都依然坚信,西边有自己相信的东西,他们忽略了现实和面对的世界逻辑,甚至忽略了自己的生命,勇敢的一路向西开进,甚至以苦为乐。

   

     保罗在罗马监狱里等着斩头,还写信出来津津乐道,说自己心里真是大喜乐大平安;

   

     哥伦布行驶在漫漫无际的大西洋里,甚至几度被绝望的船员们要密谋扔进大海里喂鱼,但他就是不返航;

   

     唐僧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一路与死亡之神伴随,除妖斩魔去西天取经的故事,更是孩童时期听爷爷奶奶讲得滚瓜烂熟。

   

     他们这种异于常人的精神动力来自于哪里呢?

   

     主要一点就是他们的人生目标与众不同。

   

     他们不是为了彰显自己,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发财梦和当官梦,而是为了理想中的梦中情人,当然,这个情人不是中国贪官们追逐的情人,是那个年代人人都不认识的一个真理。保罗的真理是上帝,哥伦布的真理是地球一定是圆的,唐僧的真理是佛经。

   

     故人的伟大没意思,离我们太远,还是说说年轻的刘贤斌吧!

   

     刘贤斌很年轻啊,今年才47岁,人生最美好的年龄,这把年纪,有的人正在享受当官的尊严,有人正在享受发财的得意,还有旅游的惬意,工作的快感,美味的滋补,甚至肉体的刺激、、、、、、.

   

     可惜啊,这些常人之乐趣与刘贤斌统统无缘了,他老人家非常幸运和荣耀,一直享受着党国赐给的第一特权----铁窗伺候,不愁衣食住行,不用担心行贿受贿而被纪委找上门,更不应担心包养情妇而被捉奸,他每天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坐在铁窗里反思,反思自己为何总是死不悔改爱上党国的坐牢特权?党国当初把他送到人民大学读大学,指望他毕业后到外交部、人事部、公安部、中央台好好工作,然后学学周永康、芮成钢,为党国的伟光正事业孝一点犬马之力,捎带着再捞点个人好处,他不干!

   

     在人民大学如此精致和完美的洗脑大教堂里,没有洗成党奴,起码也得洗成官奴吧,至少洗出一个钱奴不是问题,没想到千千万万的毕业的人民大学高级奴才班里,偏偏出了刘贤斌这个异类,脑子就像花岗岩,用奴才哲学观点来说,这小子是有点忘恩负义,耿耿着脖子咒诅我党,在八九学潮暗暗涌动还未兴起的时候,竟然去学习周扒皮半夜鸡叫的智慧,在大学党委办公室的脑门上贴出大字报——《一代奸党》。

   

     刘贤斌与自己那些搞媒体搞学问的校友不一样,他们总是盯着党国官员的裤裆炒作,尤其是靠陈希同、薄熙来、周永康一类贪官们共产共妻的情色故事吸引屁民麻木的眼球。刘贤斌在《一代奸党》里并没有梳理我党的裤裆史,虽然从井冈山到瑞金到延安再到北京,我党党魁们人人都有一部流芳千古的艳史。刘贤斌回避了这些热点问题,他不感兴趣这些,而是严肃的论证了一点,是谁窃取了民权,是谁强奸了民意。

   

     奇妙的是在八九镇压高潮里,刘贤斌的这篇杰作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当局也没有找他麻烦,当镇压风潮渐进安息的1991年初春,刘贤斌突然失踪,好久后,他的校友兼老乡并民主同仁马少华给我送来一张明信片,上面写着毛巾10条、牙刷12个、手纸20卷、信纸5本、圆珠笔芯100个、、、、、、.,还有希腊哲学史等等,我有一点懵懂,这是啥玩意,无头无尾的?少华大人解释了一下:刘贤斌被七处逮捕了,这是从看守所寄出来要日用品的信,我开了眼界,神秘的监狱就是这样办事啊,明信片在我小时候可是奢饰品,我赶紧按着单子采购好东西送去,心底暗暗埋怨着刘贤斌,坐牢好奢侈啊,我大学快四年了才用了一条毛巾,他坐牢怎么如此浪费?后来自己坐牢了,才明白,这纯粹是监狱管理和牢头的鬼把戏。

   

     刘贤斌学习周扒皮半夜鸡叫的智慧,悄悄张贴的那张传单被党国侦破,在23岁花前月下的美好年华里,第一次接受了亮光晃晃镀锌高级手镯的待遇,享受了那个年代司局级干部才有的专车专人接送的特权,被预审们礼送到秦城监狱深造。

   

     在鸟语花香、名人云集(江青、王洪文还在其中)的秦城监狱里,在加农炮火箭弹都穿不透的屋顶和大铁门的多人牢房里,刘贤斌幸运的认识了三楼二筒管教------善良警官鲁管教,虽然这个鲁管教估计早已退休,我还是要埋怨一下这个善良的狱卒,正是他老人家对政治犯高看一眼,尤其是因为欣赏刘贤斌的人品和才华,甚至让刘贤斌当了学习号,这个毛头小伙、书呆子避免了很多苦头,使得刘贤斌在第一次监狱大学里没有学习好装孙子的技巧,不要小看装孙子的技巧啊,邓小平就是因为几次在毛爷爷面前装孙子,保了一条小命,终于在80高龄时候混得设计师的大名啊,刘少奇、彭德怀啥下场?不但不写检讨,还要逼着毛爷爷为饿死人检讨,所以只好享受死无丧身之地的英雄待遇了,至于林彪,据说一辈子不会检讨,结果当然是党国里下场最壮烈的一个了。

   

     由此,作为民主仆人的刘贤斌,也因着无比耿顽和不低头的特性,获得党国的格外器重,三番五次的把他送到铁窗大学进修,从23岁到今年47岁,刘贤斌多半岁月都被党国的监狱大学课件挤占,这背后总有一些原因吧,为何刘贤斌总能获得党国的如此厚爱和栽培?

   

     中国叫保罗的人不少,什么彭保罗、马保罗、李保罗,在北京海淀区大教堂里您喊一声保罗,估计会有几百人举手应答,但是真正达到袁相臣、王明道这些为信仰甘心做一辈子大牢的人非常罕见,为何?

   

     叫保罗名字的人常有,而保罗为主坐牢的精神不常有!

   

     同样,中国争抢民主之父、自由之母的人常有,甘心做民主仆人的却不多见,尤其是甘心为民主把牢底坐穿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别说在中国社会里,就是在民运小圈子里,刘贤斌的贡献和价值恐怕也没几个人理解,大家总是看到那些成功者,刘晓波算是成功者,好歹坐牢坐出一个诺贝尔奖,而刘贤斌这样的就只能是为民主殉道的无名小卒了。

   

     不像民间社会民运人士这样没出息,党国信奉专制独裁不假,但是对真假民主分子的识别能力还是举世无双的,从江泽民的公安部长、到胡锦涛的公安部长,直到今天的习近平的公安部长,都是独具慧眼,发现了刘贤斌这个民主的坚定信仰者,三番五次的放在铁窗大学里精心培养,犹如罗马监狱培养出了上帝的伟大使徒保罗先生,党国监狱也是下决心把刘贤斌锻造为中国民主福音最伟大的使徒。

   

     2010年中国民间发生了两件事情,一是刘晓波获得洋人们颁发的一把空椅子和几百欧元,让党国干部们眼馋了一把,坐牢也能发大财啊!

   

     二是刘贤斌再次被捕后民间发起救援绝食接力活动,竟然前后有几百人参加,而且延续了半年之久,似乎八九年以后,民间罕见的团结在一起,党国倒是没有着急,只是把这笔政治账全部算在刘贤斌和陈卫2人头上,重判二人没有商量,其他人也就鸟兽散了。

   

     不管怎样,犹如畹町先生的总结,铁窗民运从四五广场、到西单民主墙、再到八九民主运动,终于开花了,虽然花去花落,民主的天空已然成为国人神往的福音。

   

     不敢把刘贤斌妄称为“八九一代”的代表人物,刘贤斌自己不乐意,别人也不乐意。

   

     “八九精神”是一个虚幻的概念,恐怕没人争抢,所以,只好斗胆说一句:

   

     刘贤斌生命体现了“八九精神”,也就是保罗或者哥伦布一路向西的劲头。

   

     “八九精神”包涵了对民主和自由信仰的力量。

   

     八九过去25年了,民主的目标离中国社会还是那么遥远,甚至离得比北极还远,但是就像保罗相信上帝,哥伦布相信地球是圆的一样,刘贤斌坚信,中国的未来一定是民主的模样。

   

     台湾闹独立、香港闹站中、大陆闹反腐、、、、、、.,世界总是花花绿绿;

   

     日本搞侵华、国共搞内战、改革搞开放、、、、、、.,天地总会日新月异;

   

     刘贤斌的生命被冷冻在铁窗里,失去了参与现实世界里表演的一切机会,只好把中国民主的福音作为自己每日精神食粮慢慢咀嚼。

   

     从耶稣的十二使徒开始,一代代基督徒用生命把上帝的福音传向了罗马大帝国,基督教由被打杀到被接受,大概用了300年。

   

     从王炳章到刘贤斌,一代代民主的信徒,用铁窗里的生命,向国人彰显了他们对中国民主福音不屈的信仰,哥伦布和保罗被同时代人视为疯子或者傻子,以坐牢为乐的刘贤斌们也被聪明的九零后们视为今天最大的二!

   

     到底是是追求民主的“八九一代”刘贤斌们太二,还是习惯于当奴隶做顺民的屁民们太二?

   

     一百年后,总会有答案。

   

     因为莫之许先生也是刘贤斌的粉丝,所以我爽约了没有写莫总统而是写了刘贤斌,下一次吧。

   

     林青

   

     2014/9/15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