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

雷火丰:八十一岁老作家铁流与“寻衅滋事”何干?



年逾八十一岁的老作家铁流因文章惹祸,涉嫌罪名为“寻衅滋事”,这让不少人自然而然地联想起了今年“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那次在北京举办的“六四”研讨会,众多与会者的涉嫌罪名也是“寻衅滋事”。案发之初,不管是专业还是非专业人士都认为这是政治构陷,最终,大多数被刑拘的与会者获释,唯有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依然系狱。不管是上述与会者还是铁流先生,其行为完全不能满足中国《刑法》规定的“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严格依照法律,都不应该成为被警方拘捕治罪的对象。去年9月,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公布了一项司法解释,将网络空间推定为公共场所,扩大了寻衅滋事罪的适用范围,让“寻衅滋事罪”更加成为一个“口袋罪”。因此,使得愈来愈多的独立作家、人权律师、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因言获罪。

 
9月13日晚间,81岁老作家铁流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带走,后被刑事拘留。铁流是已知的在中国被以该项罪名刑事拘留者中年龄最大的。铁流的被拘引起民间和海外舆论的广泛关注,不过,中国官方媒体对此却讳莫如深,至今只字未提。

经常造访墙外网站的人士,应该不会对“铁流”这一名字陌生。铁流原籍四川成都,本名黄泽荣,笔名晓风。反右时,铁流曾被划为右派,打入“七君子反党集团”,受关押劳改长达23年之久,直到1980年才得以平反。铁流在当时算不上知名的右派,知道他的人并不多,直到最近这些年,他这种独特的人生经历才通过海外媒体广为人知。

铁流虽然终获平反,但在共产极权制度下,他依然是另类。做过记者和作家的他,在平反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无法自由发表文章。自当有了互联网,才给了这位渴望自由的义士以翱翔的空间。在传统文化当中,七十岁之后属于“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龄。这个年龄段的人,的确有锐气的不多。铁流却与众不同,在年逾古稀之后,仍然笔耕不辍,针砭时弊的勇气绝不亚于年轻人。

铁流的不畏强暴,再一次证实了“自古蜀中多义士”。人们常说:“天下未乱蜀先乱”,言外之意就是说四川人先知先觉,并且敢于向强权叫板。另外一句:“天下已治蜀未治”,应该就是说四川人不好管理了。今时今日,四川人的性格在四川得到了真实的验证,在普世价值不彰的情况下,四川涌现出了刘贤斌、陈卫、陈云飞、黄琦等一大批民主和维权勇士。

铁流虽然身不在四川,可是,依然有着四川人的特征。据知情人士透露,铁流不差钱,之所以坚持独立写作和投身公民运动,就是因为他心怀大爱、义薄云天。铁流在北京的异议圈子中相当活跃,经常参加诸如纪念反右、反对新闻管制等较为敏感的政治活动,与此前被以泄密罪拘捕的高瑜有不少交往。四年前,他曾斥资百万成立“铁流新闻基金”,协助受害的记者和作家。

毫无疑问,身为作家并当过记者的铁流,更为重视中国的新闻和言论自由状况,对这方面有着更多的关注。我们经常可以看到铁流在参与、博讯等网站上发表言辞犀利的檄文,很多都被广泛转载,并得到海外知名媒体的跟进。在异议圈中,铁流是年轻人的良师益友,在中国,他也是老年人的榜样。

从年龄上讲,铁流的安全系数肯定比一般异议人士要高得多。即使是警方也不会不明白,铁流的言论就算观点值得商榷,也不至于触犯中国的法律。然而,在习近平登上大位以后,对异议人士的打击力度显然更大了,手段更强硬了。不管你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还是风烛残年的老人,都可能成为打击的对象。如姚文田、高瑜,年过花甲依然难逃锒铛入狱的命运。

铁流此次被抄家和刑拘,可以说大大出乎一般人的意料。按说,即使是按中国当前的法律法规,年过七旬的老人一般也不应该被刑拘,更何况铁流的所谓“罪证”仅仅只是他的言论呢?这明显是在以言治罪,铁流被刑拘让人再一次看到中国法制的荒谬,不得不继续感叹当局“无耻无底线”。

铁流此次被警方抓捕的涉嫌罪名是“寻衅滋事”,事实上,他的所作所为与“寻衅滋事”毫不相干,以此为其定罪,明摆着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构陷之举。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上海资深媒体人石扉客均认为,警方这样做很不人道,于法于理都难以服众。

在一些知名人士的微博关注以及海外媒体的报道过后,铁流被拘成为了这些天中国民间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大概是因为民间对此事的关注力度太大,所以,新浪微博将“铁流”设置为搜索敏感词,当你搜索“铁流”二字时,会马上提醒你: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铁流”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从上述情况可见,中国国内媒体并非不了解铁流被拘一事,大概是接到了宣传部门关于此事的禁令,所以不得不表现得讳莫如深,并封杀相关消息和舆论。通过百度搜索可见,还有其他作家也叫“铁流”,这一次,这位同名的作家算是躺着中枪了,只是,他若要责怪,也不该责怪铁流,而最应该责怪当前的新闻体制和政治体制。

铁流为何以前写文章没出事,而现在出事?那是因为以前的文章只是泛泛地针砭时弊,将矛头对准执政党。而这一次,他的文章针对的却是执政党最高层的巨头之一刘云山。众所周知,刘云山已经在“十八大”后荣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分管意识形态领域,虽然担任的职务不如其他常委多,但仍然算得上是权势熏天。

铁流起底刘云山的文章标题为“刘云山是中国新闻出版腐败的总后台”,该文首发于参与网上,一个月之后,铁流又通过参与网发表了起底刘云山的新檄文《“破除枷锁,启蒙民众”,必须清算刘云山反改革罪行》,该文的言辞较之上篇更为犀利。文章称:“刘云山是个‘五毒’俱全品的伪君子,无德、无才、无能、无操守,最大的本事是吹牛拍马,一味唯上,贪污腐化兼搞女人”。半个月之后,铁流便身陷囹圄。

铁流因文章惹祸,涉嫌罪名为“寻衅滋事”,这让不少人自然而然地联想起了今年“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那次北京举办的“六四”研讨会,众多与会者的涉嫌罪名也是“寻衅滋事”。案发之初,不管是专业还是非专业人士都认为这是政治构陷,最终,大多数被刑拘的与会者获释,唯有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依然系狱。

不管是上述与会者还是铁流,其行为完全不能满足“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严格依照法律,都不应该成为被警方拘捕的对象。根据中国《刑法》第293条之规定,寻衅滋事罪的客观方面包括情节恶劣的随意殴打他人、辱骂他人等四类行为。去年9月,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公布了一项司法解释,将网络空间推定为公共场所,扩大了寻衅滋事罪的适用范围,让“寻衅滋事罪”更加成为一个“口袋罪”。因此,使得愈来愈多的独立作家、人权律师、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因言获罪。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在今年5月曾通过其个人微信公号呼吁尽快废除寻衅滋事罪,他认为从旧《刑法》的流氓罪中分列出来的寻衅滋事罪延续了流氓罪的定义不清、内容宽泛、适用混乱的缺陷。就法理而言,寻衅滋事罪存在缺陷,在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对罪刑法定原则的冲击。此外,他还认为“两高”的上述司法解释明显削弱了《宪法》第35条规定的公民言论自由权以及第41条赋予的公民监督权,有违宪之嫌。
 
铁流被拘,一些人可能会在翻看他关于刘云山的文章时,认为他的观点偏激,并且认为他对刘云山的起底缺乏证据证实。铁流在异议圈中,可以算得上是德高望重,他这样的人绝不会故意捏造事实来攻击中共高官,观点是否偏激可以见仁见智,但在他被刑拘这一问题上,只要稍有法律知识者,就不会对他被刑拘叫好,而是会谴责当局这种不人道的违法行为。
 
铁流被刑拘的消息在民间和海外媒体上不胫而走,虽然引发的主流舆论是抗议抓捕,但是,在权力主导的司法体制下,仅仅是民间和海外的舆论,完全不足以改变铁流的命运。即使刑拘他的罪证很薄弱,刑拘高龄的他很不人道,但是,只要当局不良心发现,等待铁流的就会是正式逮捕和颠倒黑白的审判。
 
在一党专制体制下,经常会出现被告与原告的错位,可是,公民社会的不断壮大和宪政民主是世界潮流,谁都无力阻挡。未来的审判不会错位,那些迫害铁流以及其他各类敏感人士的罪魁祸首一定会遭到审判,即使他们到时候已经进入阴曹地府,也会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