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南桥:拆桥是不可理喻的维稳思路

 
 
     南桥 旅美学者


   
     南桥:拆桥是不可理喻的维稳思路

    伊力哈木被判无期徒刑,完全是不可理喻。
   
    中央民族大学的教师伊力哈木在北京被捕后,被押往新疆起诉受审,这在司法程序上完全没有道理。从王力雄当年在新疆被捕后的遭遇,可以推断新疆公安司法部门操弄法律的行为更蛮横,更肆无忌惮。但是他们能这样做,说明真正的拍板者既不是新疆的国保,也不是北京的公安,而是更高层级的权力。这给人以很不祥的预感。伊力哈木被捕后受脚镣虐待,经匆匆走过场的法庭程序后即判处无期徒刑。这不是以法治国,这是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甚至比周永康还要周永康。
   
    我和伊力哈木有过一次交谈。 2011年冬我回国探亲,北京的朋友说,要了解新疆就该听伊力哈木谈谈,于是约了伊力哈木。我们约好午饭前在他家附近马路上会面,然后一起去一个新疆餐厅吃烤肉和馕。在一个顾客盈门的餐厅里,我一面吃烤肉,一面听伊力哈木海阔天空地谈新疆。伊力哈木非常健谈,嗓门很高,反应极快,对所有问题都立即作出回应,滔滔不绝。我一边听他讲,一边心想,当他的学生大概不会很枯燥。这是一个适合当教师的人,有激情,会说,肯说。他对我所提出的有关新疆的问题都了如指掌,知识面极广,眼界开阔。他和一般关心民族问题的人不一样的是,他的视野和认识不限于自身民族的处境,他有全球眼光,有历史感,所以当我问他个人看法的时候,他的看法都是极为理性的,在各种极端观点中间取中庸的立场,绝不感情用事。在介绍了新疆各地各民族各阶层对时局和处境的观点后,他几次重复,他认为新疆的分离和独立是不可取的,他反对把分离和独立当作未来的目标。
   
    和伊力哈木的一面之交让我相信,这是一个人才。他应该是中国政府和西北维吾尔民族及其他穆斯林民族之间的中介和桥梁,他对两边都了解,理解两边的思路,又和西北穆斯林民族说得上话。中国政府在民族政策上一直有一个问题,就是不了解少数民族的文化和心声,多年的混乱政策又使得民众不敢相信政府,不敢对政府官员说真心话,反过来就使得中国政府更难理解少数民族民众的想法。中国政府本来可以通过伊力哈木这样的人才来了解西北民族地区的民情真相,也通过伊力哈木向西北民众解释政府的意图和政策。可是,中国政府现在只愿意相信唯唯诺诺的无能之辈,越是伊力哈木这样有才华也有见识的理性人士,越是得不到中国政府的信任。
   
    伊力哈木说,他从来就把自己的想法公开说出来,光明磊落,大大方方。每到敏感时期,他经常受到政府方面的骚扰,要么限制行动,要么被迫旅游,他在这样的时候仍然对政府派来的人实话直说。他创办的网站维吾尔在线,就是一个公开表达和交流思想的平台。这个平台也是试图让西北少数民族和中国政府之间有一个互相理解和交流的机会。
   
    我们在饭店一边吃饭一边说话,谈了两个多小时。这是一个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地方,十分嘈杂热闹。后来我回忆当时的场景,相信我们的谈话其实从头到底是在被监控的状态。伊力哈木完全知道,会见一个从国外来的人是一定会引起有关部门警惕的。他之所以选择在饭店里见面而不是在安静的家里,其实是对我的一种保护,也是表现他的光明磊落的风格,干脆让维稳部门知道我们说了些什么话。这是伊力哈木内心坦荡的自信表现,这个人的内心世界是非常强的。
   
    他不是一个要搞分离的人,相反,他是反对分离的。中国政府完全掌握他说了什么话。
   
    可是,中国政府现在居然判他无期徒刑,这正是完全不可理喻的疯狂行径。伊力哈木多年来对不可理喻者讲道理,终于落到了要做出如此牺牲的境地。
   
    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它说明,习近平在反腐打虎的同时,没有打算检讨和纠正周永康一伙人把国家搞成危机四伏的维稳政策,仍然走在没完没了地制造敌人,以全体民众为敌的道路上。这条路可能还会走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必定越走越窄,直到走不下去的时候引出谁也无法预料的灾难。置伊力哈木于无期徒刑的牢房,等于拆除了中国政府和西北民族之间沟通的最后桥梁,中国的西北将永无宁日。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