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章文:必须干涉暴君的内政



     联合国应该与时俱进,修改宪章中不合时宜的部分。譬如“不得干预各国内政”的条款就应当引进“R2P”进行修订,不能继续纵容一国之内的暴政对于世界和平的破坏。



   刚过去的9月21日是联合国设立的“国际和平日”。 联合国设立这个日子是为了在各国、各族人民之间及其内部加强和平理想。


  经历一战、二战,世界人民渴望和平。在以美国为首的大国主导下,联合国得以成立并以维持世界和平为其宗旨。必须承认,自二战结束以来的70年间,虽然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并未完全绝迹,但次数和规模的确都小多了。反之,一国之内的“战争”和暴力行为却呈增长趋势,成了影响世界和平的主要因素。


  上世纪50年代中国反右运动对知识分子的迫害,70年代柬埔寨红色高棉发起的大清洗,90年代卢旺达胡图族对图西族的大屠杀,都是在一国之内、由国家权力机关主导或纵容下进行。死亡人数均是百万量级的,比一般的战争要厉害得多。


  然而由于1945年通过的《联合国宪章》明确规定“不得干涉各国内政”,因此世界对上述三大悲剧并未采取任何干预措施,坐看百万人头落地,血流成河。对那些暴君和凶手的追惩也缺乏力度,柬埔寨的红色高棉魔头们才被送进监狱,而在中国和卢旺达,那笔血债至今无人认领和偿还。


  令人稍感欣慰的是,卢旺达大屠杀震惊世界的同时也启动了对一国内政进行干预的讨论,促使有良知的人们尤其是政治人物重新审视“国家主权不受侵犯”“人权和主权孰重”等问题。在1999年与2000年的联大会议上,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向全体发问:“如果人道主义干预真的是对主权的一种无法令人接受的侵犯,那我们怎样对卢旺达、对斯雷布雷尼察做出反应呢?”


  为解答并应对这一现实难题,加拿大政府会同一批基金会成立了干预和国家主权问题国际委员会,该委员会于2001年12月提交了一份名为《国家保护责任》(R2P)的报告。正如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一次研讨会上指出:“这份报告最主要的贡献在于其标题,它对于干预辩论中的核心问题进行了阐述。这份报告提出了干预权的辩论向保护责任视角转移的建设性建议。”


  报告发表后,立即在国际社会引发广泛响应,联合国名人小组报告《一个更安全的世界:我们的共同责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报告《大自由:实现人人共享的发展、安全与人权》以及由美国两党共同支持的由前共和国众议院议长Gingrich与民主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itchell共同领导的工作小组的报告《美国利益与联合国的改革》都支持这一报告提出的主张。此外,英国、日本、加拿大、新西兰、南非、欧盟、卢旺达以及肯尼亚都强烈支持这一报告。


  2002年,非洲国家在南非城市德班举行首脑会议,正式成立非洲联盟。联盟接受了卢旺达大屠杀的教训,在通过的文件里声明如果某成员国听任其人民遭受反人类罪行,联盟有责任干涉,非盟成了第一个将R2P纳入指导原则的地区组织。


  2005年9月的联合国首脑会议上,150多个国家的政府首脑声明支持“国家保护责任”理论。虽然,该声明对国家保护责任的理论作出了某些修正,将保护责任限制在四种罪行:屠杀、战争罪、种族清洗以及反人道罪。在2005年首脑会议的最后成果文件中,明确肯定了所有政府清楚且毫不含糊地接受国际社会集体保护人类免遭屠杀、战争罪、种族清洗以及反人道罪的责任。为此目的,当和平方式证明是不合时宜以及国家当局明显无力维护时,愿意通过安理会采取及时已经决定性的集体行动。


  这项声明在2011年北非中东革命中发挥了作用,国际刑事法院以“反人类罪”对卡扎菲进行国际通缉,经联合国授权的北约军队利用空中打击击溃了卡扎菲的部队。这就是国际社会对利比亚内政的干预,避免了更多的人死在卡扎菲的镇压之下。


  但令人遗憾的是,这项文件的精神虽然已经成为国际主流共识,但至今尚未写入《联合国宪章》,而宪章中的“不得干预各国内政”的说法赫然在列,掩护着大小暴君们在其国内继续作恶,譬如叙利亚的巴沙尔、朝鲜的金正日,以及其他严酷镇压异议者的统治者。


  70多年过去了,国际关系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对于“主权与人权关系”的理解也不同往日。联合国应该与时俱进,修改宪章中不合时宜的部分。譬如“不得干预各国内政”的条款就应当引进“R2P”进行修订,不能继续纵容一国之内的暴政对于世界和平的破坏。


来源:共识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