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

黎学文:新极权打响意识形态之战


宋石男:“庆丰帝是要打意识形态战争的。核心还是专政意识形态,佐以民族、传统、伦理这三条柱石,外加中国梦,来填充旧意识形态破碎后的真空。”

 

王伟光的言论重新激活曾长期套在中国人头上的「姓资姓社」的意识形态绞索。


近日,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在官方喉舌《红旗文稿》发表近万字长文《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凤凰网等以《社科院院长:国内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为题在首页转载,引发舆论极大关注,社交媒体一片嘲讽之声。


这已经不是这位正部级的院长第一次引起人关注,不久前,他就曾以「我院不是自由撰稿人联盟,想写啥就写啥」言论为人侧目,如果说前次是针对社科院内部的恐吓性喊话,此次以学术的面目在中共喉舌重镇《红旗文稿》高弹人民专政理论,则是大张旗鼓的亮剑,显示出新极权意欲打响意识形态之战,磨刀霍霍之势已经呼之欲出。


虽然凤凰网等媒体以凸显「阶级斗争」来做标题党,但浏览此文,会发现其核心意在强调「人民民主专政」在当下的必要和必行。作者满篇引用马列国家学说和阶级斗争学说,在陈旧学术话语包装下,最后终於亮出了意识形态杀手锏:「人民民主专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须臾不可离开的法宝。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於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人民民主专政是万万不可取消的,必须坚持,必须巩固,必须强大。否则,不足以抵制国外反动势力对我西化、分化、私有化、资本主义化的图谋,不足以压制国内敌对力量里应外合的破坏作用。必须建设强大的国防军,必须建设强大的公安政法力量,以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保卫和平、保卫人民、保卫社会主义。」
看完这样的话会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样图穷匕首见的话语这些年倒还真是不多见,难怪网民们惊呼「文革回潮」、「狼来了」,王部长高屋建瓴的重拾阶级斗争大棒,认为当下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重新激活曾长期套在中国人头上的「姓资姓社」的意识形态绞索,杀气腾腾的叫嚣「必须建设强大的国防军,必须建设强大的公安政法力量,以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保卫和平、保卫人民、保卫社会主义」以对抗国内外敌对力量,一举改变邓小平时代「不争论」的实用主义表达,显示当下的意识形态飓风越刮越猛。


此文的当下出笼,在我看来并非偶然,并非这位文革中入党的学棍一时意气之作,了解中共文宣操作游戏的人应该清楚,这个王院长的檄文应是奉旨作业,是当下新极权发起意识形态战役,吹响意识形态进攻战的号角声。


纵观这30多年中共意识形态的变迁史,从邓时代的「猫论」、「不争论」到江的「三个代表」、胡的「科学发展观」,总体而言是对毛时代的极左意识形态的撤退和应对性修复,没有过於强势的极左话语回潮,而在新极权的近两年时间内,在「中国梦」的空洞表达下,意识形态杂交出一个怪胎变种,除了显见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老玩意外,习多次高调讚扬孔子、复辟传统以及以专政利器扫黄抓嫖,配以央视曝光明星丑事,意识形态在高压普世价值之外,形塑出新极权的独有特点,评论家莫之许曾有描述,作家宋石男新有概括:「庆丰帝是要打意识形态战争的。核心还是专政意识形态,佐以民族、传统、伦理这三条柱石,外加中国梦,来填充旧意识形态破碎后的真空。」


这种三位一体的新极权意识形态可谓来势汹涌,它并非单兵突进,而是多种杂交,三位齐出,辅以专政机器,文攻武卫,彰显新极权的勃勃雄心,至於这勃勃雄心能亢奋多久,时间自然会给人答案。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