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王译、华春辉零口供 揭长垣看守所唱红歌、跳广场舞

   
   
    因为在郑州围观声援“十君子”,著名维权夫妇王译、华春辉在8月2日被抄家刑拘。8月29日,夫妇俩一起被取保候审。博讯记者最近对王译、华春辉夫妇进行采访,夫妇俩都表示,他们在被抓期间,都以零口供应对。此外,王译、华春辉还揭露河南新乡市长垣县看守所非法让囚犯劳动,并每天让囚犯唱红歌、跳广场舞。

   
     2014年5月,于世文、常伯阳等十君子因为“六四公祭”被抓以后。王译6月份就到了河南,后来华春辉也过去的。然后,他们就一起到郑州三看进行围观将近一个月。当时,夫妇俩心里感觉可能过不了8月1日这个坎,就准备在8月1日之前离开河南回无锡。28日,夫妇俩离开郑州,去长恒看望王译的妈妈,8月1日离开长垣。王译说:“看我妈妈的时候我们已经做了被捕的准备,怕中秋节到了不能看她会生疑心担心我们,就对妈妈说‘可能这段时间会去国外旅游,如果不方便给您打电话不要担心我们。’”
   
    8月1日这一天,河南警方对三看进行清场,将围观的几十位公民抓走。同时,还到长垣去抓王译、华春辉,但她俩已经离开长垣,在前往无锡的路上。于是,河南警方发了通缉令给无锡,说只要她俩到无锡就立即抓人。
   
    8月1日晚上11时,夫妇到无锡。第二天早上8点多,无锡国保、着装警察还有女警察,包围王译、华春辉家,敲他们的门。当时,王译没打算给他们开门,可是他们敲门很凶,准备破门而入。华春辉害怕他们把门弄坏,就先出去,被他们抓走,让王译先留在家里向外发布消息。后来,他们又找了开锁,准备撬门,王译无奈出去,也被他们抓住。
   
    当时,王译、华春辉向警察要传唤证,他们说口头传唤,并表示不走也得走,强制传唤。警察把王译、华春辉带到无锡市南长区通杨桥派出所。然后,说河南发了通缉令,让他们抓王译、华春辉。对此,王译华春辉以零口供应对,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随后,无锡警方出示了一个“涉嫌寻衅滋事”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并在派出所采集了指纹、血型,当天下午四点多就送到无锡市第二看守所,夫妇俩还被强行剪了头发。然而,王译说,长垣国宝至今(即取保后将近一个月)也没有给她们俩《拘留通知书》,家属也没有收到。
   
    6号上午,河南省厅的杨凤涛的处长和一个姓王的小警察,还有新乡市以及长垣县的国保,一共去了六七个人,将夫妇俩从无锡带到长垣。在路上,他们给王译和华春辉戴着背拷。
   
    对于在无锡被抓,王译、华春辉没有想到南京的青奥会,没想到无锡对青奥会很紧张。王译说,如果她们考虑到青奥会维稳的话,就不会在那时回无锡。无锡也不想王译、华春辉在青奥会期间呆在无锡。8月6日带走她们的河南国保私底下对她们说,无锡国保让他们赶快带人走,如果不赶快带走人的话,习近平就有可能不到南京出席青奥会。
   
    在无锡看守所,王译、华春辉也问过无锡,既然是河南抓她们,为什么不把她们带回河南,为什么不见河南的警察?王译要求见督察,他们不让见,说河南的警察来了。过几天还没见到河南警察,王译就要求见抓他们的国保,看守所的人却回答说,他们只负责关人,其他的不负责。
   
    8月6日上午9点多,办完手续离开无锡,中午也没有吃饭,下午五六点到长垣,又重新做了体检,到晚上八、九送到长垣县看守所,将王译、华春辉和死刑犯关在一起。一个监房里关了十来个人,据狱友告诉王译,最多的时候一个监房里关了20个人。
   
    王译说,长垣看守所条件非常恶劣,吃的非常差,早晚都是没有蒸熟的馒头和面汤。所谓面汤,实际上就是清水。王译把面汤倒入矿泉水瓶子里,沉一会儿,只有底部有一点浑浊的东西,大半瓶都是清水。没有热水洗澡,只能用凉水洗头洗澡,也没有开水喝。中午都是熬的菜,没有任何味道。一周有两次面条。早晚也没有菜,都是自己买榨菜吃。
   
    买东西都是每周三报上去,到下个星期礼拜三才能拿到买的东西。进去半个多月后,王译、华春辉才拿到自己买的东西。在此之前,用的卫生纸、牙刷等东西都是借的,甚至导致华春辉半个多月没有刷牙。王译妹妹给他们送的被子、洗头水,网友给华春辉送的书,看守所是收了,但却扣押着,不给他们。
   
    在长垣看守所,王译还被强迫劳动,王译的手都磨出了泡。劳动就是缠电器用的线圈,给定量,必须做完。王译进去后,就给号子里值班长说,她不会劳动。值班长是个小姑娘,吓的不得了。因为如果一个人不劳动,整个号子的人都要受罚,还给不劳动的人带脚镣、手铐。用的是绑架群体的方法,让这些人都仇视你。
   
    干了七天以后,王译就给号里的人说,她打算罢工抗议。随后,看守所就取消了劳动,说停产两个月。现在王译出来之后,不知道还干不干活。取消劳动之后,看守所有小炒,一份28元。王译也报了一份,却不给她,还把所有人的小炒取消了。看守对王译说,你觉得正常吗?你刚提出不干活了,就报小炒,所以小炒也取消了。王译听狱友说,如果在做操时不好好做,看守就会把报的小炒扣了,所以做操的时候狱友都会使劲跳,小火被扣之后,不是狱友把钱拿回来,而是看守人员直接把小炒吃了。
   
    不过,由于华春辉身体不好,长垣看守所将他关在过渡监室,没有让他劳动。华春辉也说长垣看守所的伙食很差,而且长垣看守所还将每个监室的门装了铁链条,让门不能完全打开,在押人员进出,都得从铁链条底下钻过去,不能直身进出。
   
    对于审问情况,长垣警方审问关于三看门口声援十君子的情况,问他们到三看门口没有,把华春辉、王译的在微博、推特上的东西打印,以及一些声援的照片打印出来,问是不是他们。对此,王译和华春辉都是零口供,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华春辉说,他在里面被河南省厅的提审过两次,一次是8月7号一次是8月27号,两次提审都是全部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王译透露,河南省厅提审时,故意把一大搭“材料”在她面前晃动,挑拨离间说:“你们零口供守口如瓶,你们的朋友可是把你们都供出来了。感到悲哀不?”
   
    王译和华春辉还向博讯记者揭露,长垣看守所每天中午、下午都要做操、跳广场舞、唱红歌。每天让唱两次红歌,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和《学习雷锋好榜样》。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时,王译就唱“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华春辉把歌词改了,直接唱:“打倒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唱《学习雷锋好榜样》,王译就给看守讲,你们让我们学雷锋,你们学王宝森?王译还对看守说,应该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和《学习雷锋好榜样》这两首红歌取缔了,听着真恶心。
   
    关了两个礼拜以后,河南警察提审的时候,就释放信号说让王译、华春辉取保。并且说,取保不是让投降,是变更拘押方式,与看守所一样,要定期向公安局汇报、审问,还可以随时收监。王译当时考虑的是,华春辉有糖尿病,需要打针吃药,要取保也是华春辉取保。王译不想自己取保,她觉得自己承受得了,不想取保以后当局给她戴上一个紧箍咒。后来国保告诉王译,她妈妈病了,脑梗,这对她打击很大,所以才同意取保的。
   
    王译起初不相信国保的话,但又害怕是真的。再坚持的话,妈妈病重,再见不到妈妈,那样对自己和母亲都没法交待。后来,王译给管教说说好话,让她给妹妹和表姐打一下电话,落实一下是否妈妈真的病了,后来管教打了电话,确认妈妈是脑梗,王译才同意取保的。华春辉也坚决不取保,也不相信国保说的话。直到后来,国保安排王译和华春辉简单见面,王译把妈妈真的病了的消息告诉华春辉,华春辉才同意取保的。
   
    在国保给王译讲妈妈生病的那段时间,是王译最煎熬的时间,很焦急的,也最渴望见到律师。因为律师是唯一可以与外界交通的渠道。8月11号,王译见了高律师。8月13号,华春辉见了方庆律师,8月18号又见了方俊杰律师,到8月29号上午见了马连生律师的助手杨律师。
   
    8月29日,王译、华春辉取保。在取保前两天,即8月27日才知道被抄家了,抄走30多件物品。8月4日,河南警方和无锡警方联合抄家的时候,没有告诉王译、华春辉,也没有通知华春辉的亲属,找了一个社区的姓吴的人,王译和华春辉根本不认识的人作见证。
   
    不仅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六部手机等物品,还将他们的信用卡、身份证抄走,甚至将四张新买的没有去掉卡托的电话卡以及其他发票都抄走。现在已经取保快一个月,长垣警方却拒绝归还物品,归还身份证、信用卡,导致王译、华春辉无法生活,也没法回无锡,连中秋节华春辉也没法回无锡看望父母,被困在长垣,华春辉非常焦急。
   
    取保后第二天,王译、华春辉就去长垣国保大队要东西。当时,华春辉拿了一个旧手机,国保以为华春辉偷拍,就来抢他的手机,还差点打起来,说华春辉的手机是涉嫌间谍工具。两个国保动手,扭打,辱骂。华春辉说,那天我们打电话给国保大队长陈雪,后来他就让我们去公安局,我们就去了。因为这次主要是为了要回扣押物品,所以当时我带了个小袋子过去,里面装着手机和一些零碎用品。到那边以后呢,我听到袋子里的手机好像有动静,我就想拿出来看看,结果陈雪就要抢我的袋子,说我在用手机录音,我当然不让他抢过去,为此我们差点打起来。
   
    王译说:现在长垣国保的态度非常恶劣,不仅不还东西,还让华春辉、王译搬出现在的租屋。华春辉说,不归还扣押物品这个事,他准备去公安局门口举牌。他们还表示,如果长垣国宝强行驱赶他们夫妇搬出租屋,他们只能在政府或公安局门口去搭帐篷住了。
   
    王译最后总结说:“源于我在里面天天揭露真相,狱友从最初的排斥恐惧,到最终陆续有人高喊‘打到共产党!’。看到狱友们陆续振臂,有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王译、华春辉零口供 揭长垣看守所唱红歌、跳广场舞

   
    王译、华春辉零口供 揭长垣看守所唱红歌、跳广场舞
   
    王译、华春辉零口供 揭长垣看守所唱红歌、跳广场舞
   
    王译、华春辉零口供 揭长垣看守所唱红歌、跳广场舞
    王译在长垣看守所劳动加工的线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