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9日星期五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网上传言,抓"08宪章"起草者是胡锦涛总书记下的命令,我半信半疑不相信是真的。因为胡总书记是团派精英,在作"储君"时我就寄予厚望。听不少老团派朋友讲,他之所以有今天是得到胡耀邦的看重。我想大刀阔斧平反冤错假案的胡耀邦先生,不会把一个独断专横的毛派人物推到极位。当2002年胡总书记成为党和国家一把手时,我这个从不喝酒的老人竟然喝了半斤二锅头,十分高兴地向子女们说:中国有望了,民主宪政的路不会遥远了。不久看见媒体报道胡总书记"朝拜西北坡",又大肆在舆论上赞扬"学习古巴、北韩"。为此不少朋友说,这下中国民主没指望了。我不同意说,不会,他是平民出身,几十年来目睹了毛统治中国所造下的大灾大难,绝不会走这条走不通的专横死路。不久,胡总书记提出"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治理国家的方略,我又十分高兴地向朋友道:怎样,胡锦涛总书记不是毛泽东吧?

   

      2007年是"反右斗争"50周年。50年前,我这个出身工农自学成才挤进知识人队伍的学徒工,竟为一篇8800字的小说《给团省委的一封信》,被整整关押了23年。我当然要站出来证实历史,自然要积极参与各种活动。想不到成了有关部门重点监控的对像,出入有车"保驾",进出小区有人"呵护",电话有人监听,出境被限制,似乎至今还是个"危险人物"。我当然不服气,先后五次向胡总记写公开信,要求"开放言禁",准许人说真话,要求给我们"五七"受害老人"彻底平反",补发我们因"错划右派"20多年的工资,但没得到一个字的回音,不过也没有抓我,可总活得不顺心。 (博讯 boxun.com)

 

 

 

 

 

 

 

 

    

     因为我们是人;人,就得有尊严、有人格、有自信,就有权利关心国家大事,还得有讲真话的权利,批评政府不作为的权利,游行示威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办刊办报的权利……可是我们什么权利也没有。上月我回故乡成都,不知道杜甫草堂风景区旁边的豪宅住的是省市委高官,路过照了两张相片即被警察拦住"调查"。我不服,但怕挨打,只得乖乖就范。虽然我上告了,但至今没个回答。这件小事反映出我们国家不讲法,巧取豪夺,"公器"私用的弊端。

   

     为此,当我在网上看见"8宪章"草案后很受鼓舞,觉得它说出了我心里想说的话:"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我是个七十有六岁的老人,不顾疲劳戴着老花镜把"8宪章"反反复复地看了三遍,最后毅然签上了自已的名字,位列57位。"08宪章"写道:"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器物模仿和制度更新的失败,推动国人深入到对文化病根的反思,遂有以"科学与民主"为旗帜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因内战频仍和外敌入侵,中国政治民主化历程被迫中断。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中国再次开启了宪政历程,然而国共内战的结果使中国陷入了现代极权主义的深渊。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执政党垄断了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难道这不是事实吗?我是历史老人,各种灾难的见证者。

   

     众所周知,50年前毛泽东借"帮助共产党整风"之名,在全国抓了五十五万"右派",到底哪一个抓对了?虽然章伯均、章乃器、罗隆基等几个人没有"改正",可他们的骨灰已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由"反党反人民""右派"变成了革命烈士。可是中共毛派人物至今仍老调重弹 "反右斗争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扩大化。"

    

     "发高烧,升虚火""大跃进",不足三年(1959年至1961年)活活饿死了三千七百多万中国人,我不少亲属就是饿死的。二OO五年九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对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大饥荒的历史档案在一定范围内有限制的解封。这是官方正式内部公布的大跃进时期饿死人的权威数据:

   

     一九五九年,全国十七个省级地区,有五百二十二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九十五万八千多人。

   

     一九六O年,全国二十八个省级地区,有一千一百五十五万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二百七十二万多人。

   

     一九六一年,全国各地区有一千三百二十七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二百十一万七千多人。

   

     一九六二年,全国各地区有七百五十一万八千多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一百零七万八千多人。"(引文见中国军事科学院解放军大校研究员辛子陵一书《红太阳的殒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

   

     为了搞"家天下"的封建世袭制,毛泽东假"革命"之手,借"反修、防修"之名,悍然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整死了国家主席刘少奇,国防部长彭德怀、军委副主席贺龙、外交部长陈毅以及陶铸、罗端卿等几十位老一代革命家。还打倒中共八届中央委员123名,其中有88人分别诬陷为"特务""叛徒""里通外国分子""反党分子"。除此,全国有一亿人挨整,有两千万人死于非命,浪费了八千亿人民币。如果再加上李先念(19771220日在全国计划会议上)说的国民收入损失5000亿,浪费和减收共计一万三千亿人民币。文革不仅彻底摧毁了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文化古迹,还致死致残近一亿中国人。(见叶剑英讲话)

   

     89年的"六四"事件时,我住二环边的雅宝路。为了求生存虽未上街支持学生,却目睹了惨案的全过程,看见"戒严部队"开枪射杀手无寸铁的无辜的平民。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号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老是把人民当成"敌人"?动不动就抓捕镇压,到底让不让老百姓活下去?人活着不但要穿衣吃饭,还要有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不自由勿宁死"。雀鸟尚可歌唱,难道号称"万物之灵"的人就不准发声么?"08宪政"就是一种声音,知识人之声,人民之声,不愿再做无骨头的"贱民"的声音。纵然这个声音与当局不同调,总不能列为"打砸抢抄"的犯罪。

   

     我们仅是要自由!要人权!要平等 !要民主!

   

     自由,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人权,是与生俱来的权利;平等,是每一个个体的人(不论社会地位、职业、性别、经济状况、种族、肤色、宗教或政治信仰,其人格、尊严、自由都是平等的)的要本; 民主,是主权在民和民选政府的权利。

   

     现在网上传言,高层领导说"所有签署者在事实上都犯下了叛国罪!需要严肃处理!"看来"犯下了叛国罪"的不只是刘晓波,还有我这个"风前烛,瓦上霜""57"老人。我不后悔,也不害怕,我在家里等着你们来抓。大不了再当次"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再关押二十三年。起草"08"宪章的人没有错,签名的人没有错,错在执政的中共手握数百万大军却太虚弱!

   

     为什么把一种和平理性的声音,建议与改革的要求,视为十恶不赦的"颠覆国家政权""罪行"?能联系在一起吗!简直是痴人说梦,愚蠢至极!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们老百姓要的是自由民主,和谐康乐,要的是做人的权利!如果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纵是吃鸡吃肉,穿金戴银又有什么意思呢?

 

(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