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6日星期五

边界:官场“低人权” 依法治国也要依法治官

 
     
   
     边界:官场「低人权」 依法治国也要依法治官

    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EMBA)课程近年极受内地高官及企业高管欢迎。

   
     9月是开学季,然而今年的开学季,全国各地高校EMBA秋季班却感到阵阵「凉意」。原因是此前的7月31日,中共「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中组部、教育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严格规范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有关事项。党政机关、国有企业与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均在此列。

   
     EMBA,又称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属于有关禁令规定的「社会化培训」范畴。此次出台的一份配套文件指出,「目前,各种EMBA、后EMBA以及各种打着政商联谊、交友、游学等名义的总裁培训班、高级领导人员研讨会、研修班等,属于社会化行为的,领导干部一律不得参加」。
   
    商学院本是给立志从商的人进修深造,不料却挤满政府官员,说起来真是怪事一桩。但细想之下,官员和EMBA「联姻」,两方面也是各有所图。官员想学位镀金、混圈子,结交富商巨贾,商学院则把官员当成招生的金字招牌,赚得盆满钵满。但官员平时工作应酬那么忙,真读书的能有几个?最大问题,要读书是自己事,自己出钱没人管你,但EMBA学费高昂,像官员热衷的名校EMBA课程,两年收费多在50至70万元之间。而有的官员利用手中权力,竟动用公帑为自己埋单,实际上是拿纳税人钱行「自肥」之实。因此今年初就有广东政协委员在「两会」上炮轰,官员读EMBA纯属「不务正业」。现在中央下令禁止,民间不乏叫好之声。
   
    但也有学者表达了不同意见,比如忧虑官商勾结禁止行政官员读EMBA固然有一定合理性,但针对国企干部禁读就值得商榷了:「从职责上讲,国企领导不是官员,而是企业家,他们的任务是把企业做大做强,他们中存在到顶级商学院学习的需求」。假如更进一步,就算是行政官员,如果用自己的收入交学费,而且能兼顾事业和工作,同时又是通过正规考试被EMBA商学院录取,又有何不可?
   
    前提是,一切都必须放到阳光之下,官员收入公开、EMBA招生录取透明化,以及政商关系受到法律制约和人民监督。但在这一切都尚无法实现的情况下,当局的做法,更多时候是以「家法」代替「国法」。比如一直以来对待贪腐官员的「双规」办法,限制涉案官员人身自由,有时甚至可以不通知家属,都有违国际人权公约,涉嫌法外拘禁和限制人身自由,而「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问题,更是难以保障涉事者的「沉默权」。
   
    实际上,放眼望去,此类「家法」比比皆是,造成中共官场有两个有趣的现象,一是特权贪腐现象严重,另一方面却是官员的「低人权」待遇。除了禁止官员读EMBA涉嫌违反宪法和法律中规定的公民受教育权,规定官员的家人子女不准出书,也不符我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又比如关于「裸官」的规定,官员家人子女在外本人不得担任正职。当然,假如官员岗位涉及国家核心利益和机密,这样的规定无可厚非,但政府机构并非所有官员岗位都是如此。官员家人并非官员财产或附庸,移居国外是个人享有迁徙自由及权利的一部分。可就因为基于腐败官员向转移财产的担忧,官员家人也「享受」了党内规定的「低人权」标准。
   
    也许有人会觉得,关于处于权力的位置上,又享受了一定特权,就算党内家规低于普遍的人权标准,也是官员必须要付出的「代价」。而且,从反腐实践上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要在效果上能堵上贪腐漏洞,不惜快刀斩乱麻,重典治腐。但以「家规」代替「国法」,把官员作为普通人应得的公民权利,也给挤压掉了,副作用也很明显。而且中国如此之大,常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在的反腐措施,基本上是能堵住啥就用啥,但措施背后的「理」与「法」,主政者在严峻的腐败情势下,似乎没有过多的考量空间和选择余地。
   
    据统计,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布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一年多时间里,中纪委、中组部、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陆续下发各类通知、规定、意见、条例达十几个。有廉政网站归纳官员禁令之下「不能做」的事,竟有98项之多。许多人感慨「公务员不好当」,甚至「官不聊生」。但到目前为止,所谓「官不聊生」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每年全国招考公务员考试,年轻人依然趋之若鹜;公务员依然在社保、医疗、住房方面享有优于普通国民的优厚待遇。须知治国首先是治官,对官僚体系和公务员队伍,也是边打边拉。禁令那么多,有些不过是把官员原本不该要却伸出的手给「打回去」。
   
    反腐之下官员「哀鸿遍野」,尤其是来自一些基层公务员反弹,说明重拳反腐的某些做法,在禁止特权与保障人权、监督权力与保证福利的取舍拿捏上,做得并不尽如人意。报载今年中秋,有些地方政府部门和单位连发月饼也禁止,让人民日报也不得不出面批评:「反腐不应该反职工福利」。关键是,源头上的问题不解决,比如官员财产不透明,使得待遇普通的基层官员常常不得不为上层官员的贪腐行为买单。只要缺乏民主缺乏实质进展,权力缺乏监督的问题一日得不到解决,官员不该拿的照样拿,该拿的却不敢拿,进退失据,只要以家法代替国法,连公民的正常权利和国民应有的福利都得不到起码保障。
   
    外界预计,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将讨论「依法治国」的问题。如何「治官」,希望也能放在「依法」的框架下讨论。目前反腐的高压态势,多有沉痾太深、积重难返下的无奈,但此种类似军事化和半军事化的「治官」办法,既非常态,也非长久之计。官僚制度的运行,有其巨大惯性,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不等于把官员的「人权」也关进牢笼。目前的反腐进展,是「强中央」的局面造成的。个人进入官场,利益始终是基本考量。统治者如何「治官」,这个问题延续了几千年。治官假如依然是人治而不是法治,奢靡之风暂时压住,官员自肥的逻辑却无法化解,那么十年八年之后换届,大小老虎打不打得下去,还真是难以预料。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