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0日星期六

杨光:老耄系狱,是谁在“寻衅滋事事”




文章来源:【 中国人权双周刊 】


著名“右派”、老作家铁流先生日前被北京网警抄家并被带走调查,随之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一位81岁高龄的老人,仅仅因为在自己家里上上网、写写文章,就被莫名其妙“寻衅滋事”,稀里糊涂关进监牢。这真是中国法律的耻辱,是人类法治史上天大的笑话。
在铁流之前,还有70岁的老记者高瑜女士和82岁的老“反革命”、学者姚监复先生(文革期间被打成“反革命”)因涉嫌“泄密罪”被捕。姚监复在被关押一月之后获取保候审,而高瑜则被持续关押近半年之久,虽已被迫在央视荧屏亮相“认罪”,却至今未能让“有关部门”回心转意。当局迄今无丝毫怜老惜弱、心慈手软的迹象,最终结局未可乐观。
25年前,对十八九岁的孩子逞凶;如今,对七老八十的老人肆虐,这个党、这个政府还真是无恶不作、无所忌惮。面对不同意见,就不能稍微自我克制一点,非要这么偏激、这么极端、这么反常不可吗?老耄系狱,悖天逆理,究竟是谁在“寻衅滋事”?
最近,习近平在北师大讲到传统文化,他把古典诗词称为“民族文化基因”。既知诗词歌赋是中华民族的文学传统,想必习近平也知道,悯老慎刑是中华民族的司法传统。中国是一个以孝亲尊老为基本礼数的国家,这一古老的德礼不仅体现在儒家典籍、文明教化方面,也表现在刑事法律上面。孝亲是人之常伦,尊老是国之常礼,而礼优于法,法后于德,因为“礼者禁于未然,法者禁于已然”,所以,良法必不能与德礼相抗。孔子说过,“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他告诫人们,刑罚不可以背离礼教的精神,否则就会变成以恶制恶的纯粹报复,而失去了对公序良俗的正面引导作用。以中华民族的传统标准视之,一个动不动就将轻罪乃至无罪的老年人关进大牢的国家,必定是无礼之国、非礼之国,必定是恶法之国、暴政之国。
至少从周公的时代开始,在礼法上面,中国老年人就已经享有一些雷打不动的优待权和豁免权。《周礼·秋官》提出“三赦”:“一赦曰幼弱,再赦曰老耄,三赦曰蠢愚。”《礼记·曲礼》说:“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焉。”“老”、“耄”、“悼”并非模糊的年龄泛指,而是可操作的司法分类概念:“老”、“悼”指70岁以上的老人,“耄”指80岁以上的老人。简而言之,古代礼法对于老年人的态度是:人过七十,能宽则宽;人过八十,可免则免。
中国第一部成文法典是战国时代的《法经》,其规定,“年六十以上者,小罪情减,大罪理减”,即60岁以上老年人犯小罪视犯罪情节、犯大罪视犯罪性质而减轻处罚。汉朝以后,随着儒家学说成为国家的正统理论,对老年人的刑事体恤和宽宥政策也就愈加理论化、制度化、法典化了,“仁政”、“德治”、“孝治天下”、“德主刑辅”、“礼法并用”、“德礼为本,刑罚为用”等儒家思想都为老年人的司法特权提供了扎实的理论依据。从汉魏至隋唐,从宋元至明清,各朝各代的刑律均明文规定老人和孩子属于刑事司法上的特殊群体,不必平等适用刑律,老年人“犯反逆、杀人应死之人可上请,盗及伤人之人亦可收赎,余皆勿论”(《大宋律》),也就是说,老人犯小罪、轻罪一律豁免,90岁以上则更加宽大,“虽有死罪,不可加刑”。这些法律规定从条文到法理几千年不变,我中华先民早已视之为理所当然,比之60年斗不停、变不停的红色江山,这才是原汁原味的“中国特色”。以莫名其妙的“寻衅滋事”、“泄露国家机密”罪名向铁流、高瑜、姚监复诸位老者科以刑罚,即使是在鲁迅先生讥之为满纸写着仁义道德、字缝里写满“吃人”二字的古代中国,也是统治者断不敢为的。
高瑜、姚监复的罪状是姚将中共中央9号文件(人称“七不讲”者)给了高,高又将文件传给了境外媒体。这算什么罪过呢?站在党的角度,无非是高姚二人自愿做了党的义务宣传员,把党中央的声音传播到了国内国外、四面八方;站在受众的角度,无非是扩大了人们的知情权而已。9号文件并不涉及军事、外交、国家安全等机密事项,本来就应该尽快公之于众,供“广大人民群众”学习、领会、贯彻、落实之用;再者,即使中共视之为机密,那也只是一党之密,泄了密也只应追究本党党员的纪律责任,与党外人士无涉。在有些多党制国家,政治性党团多如牛毛,如果每一个政党、社团都像中共一样,将自己的内部文件当作“国家机密”看待,一旦泄了密就要歇斯底里,将本组织成员乃至组织之外的善良公民送进监狱,这样的国家岂不是要乱套了吗?
铁流的罪状是写了一篇《“破除枷锁,启蒙民众”,必须清算刘云山反改革罪行》的反刘檄文。这篇文章确有一些斥骂之词、激愤之语,比如说刘云山是“五毒俱全的伪君子”,“人品低下”,“一无是处”。文章还提出了一些犯罪指控,说刘云山“贪污腐化兼搞女人”,早年即“乱搞男女关系”,安排儿子刘乐飞执掌巨型国企中国人寿,捞取上百亿家族财产;还说刘云山曾与薄熙来、周永康勾结谋反,靠给江泽民溜须拍马才当上了常委,挤掉了改革派李源潮等等。铁流先生立场鲜明,反毛反江,拥邓拥习,快人快语,想啥说啥,文章结尾处还不忘号召左派右派都一起支持习近平“反腐集权”,“把炮口一致对准刘云山所代表的江泽民极左的贪腐恶势力”,由此可见他真是天生的“右派”,是一位率性直言、天真得近乎可爱的老人。可惜他的文章并未提供刘云山“罪行”的确凿证据,但想必不是空穴来风,若不是戳到了别人的痛处,何以老耄之年还招来牢狱之灾?但是,这和“寻衅滋事”有什么关系呢?
铁流的反刘文章事实未必清楚,证据未必扎实,观点未必正确,这些尽可供人评议,由人商榷。刘云山及其同党若想反驳,渠道多得很,空间大得很,本不必匆匆祭出流氓手段来对付。铁流文章虽有激愤之词,但对党没有恶意,他爱国、爱党、爱邓小平、爱习近平,凡读过他文章的人,大都知道他虽然蒙受了23年不白之冤,受尽党的百般折磨,却始终是赤胆忠心的“救党派”。他之所以写文章揭发刘云山,无非也还是为了救党,而不是什么“寻衅滋事”。共产党应该做的,是把铁流的文章交给王岐山,让中纪委去调查处理,若其揭发属实,可助习、王打下另一只“大老虎”,这岂不是奇事一桩、奇功一件?即使铁流说错了话、骂错了人,谅他为党所害、半生受辱,如今已是80多岁的老人,还有什么必要抄家抓人呢?
陈琳骂曹操,连八辈祖宗都骂尽了,待到曹操俘虏了陈琳,却亲自为陈松绑,加以笼络,收为己用。章太炎骂袁世凯,恶毒刻薄,恨不得食肉寝皮,袁世凯却不以为忤,月奉500(普通公务员月薪才8元),以成群警员作仆役,令警员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习近平、刘云山与曹操、袁世凯相比,为人处事怎么就差得那么远呢,政治度量之差距,不啻云泥天壤。
2014-9-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