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0日星期六

周文庆:实现民主不需要女神、英雄或圣人

    周文庆:实现民主不需要女神、英雄或圣人

   
    等待天降英雄救世、等待超人出来击败高墙恶龙、等待完美无瑕的圣人、或玉洁冰清的女神出来普渡众生──这是几千年来中国文化根深固蒂的劣性。这种劣性在香港依然十分普遍,它表现在思想的单纯、无知与天真;于是我们可以明白荷里活的超人故事、英雄救世电影为何如此受到人们的狂热喜爱和追捧。这种「等待被救」的心理需求,慢慢地形成了大多数维持沉默的人的顽固心态与姿态。首先是他们缺乏自救的自信,继而是深切的自卑使他们彼此猜疑,猜疑任何一个向他们伸出援手的人的动机,猜疑他们各怀鬼胎。但同时他们又渴望出现一个无私的英雄、完美的圣人、纯洁的女神、全能的偶像,帮助打救他们脱离苦难。

   
     于是对于社会上不公义之事,他们惯于为自己的犬儒、软弱、冷漠与沉默,如此辩护:某党派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作「抗命的骚」,所以我不支持;某运动领袖是为了个人名利而「抱打不平」,所以我不认同;某某是为了某某而某某、、、、、、仿佛只要他们找出一点证明那些异议者的动机并非完全地「无私纯洁」,证明他们在争取公义、民主与自由的行动之中俱有某些私人的性质,他们就找到了不支持甚至反对的理由。政权与官媒深知人们这种固执的失智心理,并经常加以利用。于是站在权势一方的媒体,总是试图揭发某党派背后有外国势力支持、指出某领袖人格的「不完美」、捏造某抗争者私生活的不「纯洁无瑕」;总是试图透过这些易于触动民众「道德神经」的无耻下流手段,以减弱抗争者透过呼唤民众理性、道德力量与良知,以凝聚人心的号召力与说服力。我们可以嘲讽这不过是权贵媒体永不厌弃的幼稚手段,但也不能忽略这种诉诸人们无知与幼稚的手段,所带来的严重杀伤力。因为一种「想法」,无论多么荒谬邪恶,当社会上那么多心智仍然幼稚、道德缺乏培养的民众都信以为真时,它就成了「真理」。
   
    最近大中学生公民抗命的罢课学运之中,得到社会的热切关注,也得到了庞大市民的支持与声援,权贵们嗅到了恐惧的危机感,于是纷纷出手介入事件,操控媒体「捏造黑材料」以抹黑学民成员在参与公民运动中「把女」、「有多个男友」、「和好几位男生发生过性关系」、「数十名女生未婚先孕」等事,试图「证明」学生参与社会抗命运动的动机并非「无私纯洁」,目的是使为理想而抗争的学生在市民心中的良好印象大打折扣,斩断市民对学生追求理想的肯定与支持。从这些所谓捏造出来抹黑学生的「黑材料」之中,除了证明权贵的恐惧与荒谬,我们必须要特别留意的是,这种对领袖人物「完美的要求」──往往是当权者极力利用为反击的「缺口」──对民主抗争运动中的异议者的道德与动机的洁癖般强逼性要求,事实上是不合理、不需要的。它事实上就像一种强迫一个人把身上的发丝体毛都割脱清光以证明其自身洁白无瑕的病态洁癖要求。
   
    因此我们必须清楚意识到,我们并不是因为相信那个「英雄」的正义无私、或那个「圣人」的完美智慧、或那「民主女神」的洁白无瑕,才踏上为争取民主而抗争的漫长而艰辛的道路──路上时常还要忍受种种莫名其妙的白眼──我们共同踏上为民主而抗争的道路,是因为我们共同相信着「民主」的信念与追求──但我们也不是因为盲目相信「民主」这个理念的完美无瑕,因为她也吵杂、也混乱、也仍在冲突中成长;只是我们相信她总比单一、专制、灭声、压抑、白色恐怖的极端政权更好、更和平、更多元、更自由、也更有趣味──在这漫长争取民主抗争的道路上,民众需要方向,所以有些人会被拥戴为「领袖」,但成为「领袖」并不是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聪明、更智慧、更俱才能、道德更完美、品德更崇尚、更无私、或更纯洁;只是因为他们比我们付出更多时间、更多心血、承受更多苦难与艰辛,他们不过是抗争路上跑得更前,并更早地把脆弱的躯体持续撞击着高墙的鸡蛋。我们追随着他们,并不是追随其人格,而是追随着他们身上俱备了与我们共同相信的民主信念;于是,当这些走在前面的人被高墙压碎倒下时,我们不应沮丧与却步,我们更应接着冲上前,接替他们的位置继续撞击高墙。因为争取民主不需要出现任何女神或圣人或英雄,需要的是每一个平凡普通的公民的觉醒,并坚持坚韧地参与抗争──因为「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原刊于作者博客 (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