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8日星期四

外国驻华记者工作环境日趋艰难




文章来源:【 纽约时报 】      作者: 杰安迪



Kim Kyung-Hoon/Reuters
3月政协会议在北京召开期间,记者在人民大会堂外等候。
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面临的处境,在过去一年里已经从“坏”变成了“更坏”。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周五发布的一份报告写道,中国官方通过恫吓记者及采访对象、禁止记者前往中国的很多地区、不予发放签证、屏蔽海外媒体网站等手段,试图变本加厉地对新闻报道施加影响。
这份报告是对该组织的243名成员进行调查后产生的。报告中展示了外国记者所承受的日益加重的压力,执政的共产党试图严格限制外国媒体的负面报道,并对那些无视警告依然报道某些话题的新闻机构和记者进行惩罚,这些所谓的敏感话题包括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亲属聚敛的财富。

报告中提到,自2008年以来,报道环境出现了极大的恶化。那一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中国政府放松了对外国记者的限制。
“谈到允许记者不受限制地进行公开报道,中国的记录很糟糕,这与它想让外界把自己被当作一个值得全球尊重的现代社会的愿望形成巨大冲突,”报告中写道。“这也与中国记者在外国开展报道时享有的便利形成了强烈反差。”
报告中详细列举了公共安全人员对外国记者愈演愈烈的骚扰,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在报道现场遭遇了干涉或肢体暴力。例如在今年春天,数名摄影记者和电视新闻工作者,在尝试报道维权人士许志永在北京的审判时受伤,或是拍摄器材受损。
在一些案例中,警方还前往记者的住所或办公室,试图进行恫吓。天安门广场学生抗议在1989年6月4日遭到军方镇压的25周年纪念日之前几周,数名记者被召集到北京市公安局的办公室里,受到了不要报道该事件的警告。
当局也把矛头对准了为外国新闻机构工作的中国公民。在聘请中国籍新闻助理的记者中,有半数透露他们受到了当局的威胁或骚扰。在一些情况中,国家安全人员还曾向美国新闻机构的实习生施压,要求他们充当间谍,遭到拒绝后,又会迫使他们离职。
这份报告是作为立场文件发布的,其中包括针对改善外国记者工作环境而向中国政府提出的二十多条建议。中国外交部未能立即回应置评请求,不过外交部过去曾警告过驻华外国记者协会,不要公开声张其成员受到的骚扰和恫吓。
有99%的受访者表示,中国的报道环境不能达到国际标准;80%的受访者表示环境出现恶化或与去年相当,这一比例比2013提高了10个百分点。
“过去三四年里,外国记者开展工作变得更难了,要么是因为他们根本拿不到签证,于是无法进入中国,要么是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信息不会向外国记者公开,”驻华外国记者协会会长付毕德(Peter Ford)说。付毕德也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记者。
不予发放签证的情况对于《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仍然是一个问题,这两家新闻机构曾发表文章,揭露中国领导人家属持有的财富。2012年10月,时报发表了一篇调查报道,揭示中国前总理温家宝的家人积累起的财富。之后,中国官方就拒绝为时报的新任记者发放常驻记者签证。近几个月来,常驻中国境外的时报记者寻求入境进行采访或参加会议时,当局也会拒绝发放临时签证。
时报和彭博的网站在中国仍处于屏蔽状态,《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网站从5月底以来也受到了屏蔽。
还有一些美国新闻机构尝试在中国设立分社时受到了阻挠。据报道,PBS《新闻一小时》(NewsHour)、《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以及在线新闻机构《环球邮报》(GlobalPost)试图在中国设立办事处时,未能得到相关证照。《赫芬顿邮报》一名居住在北京的记者获得了六个月的临时记者签证,而不是期限更长的常驻记者签证。
中国的大片区域仍然是外国记者无法涉足的。除了限制进入西藏之外,记者在一些地区进行采访时,也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困难,如中国西端维吾尔族聚居的新疆,以及甘肃、四川、青海这些藏族人口聚居的区域。报告中形容,官方采取的这些限制“广泛、武断、毫无理由”。
“试图在新疆进行报道的记者,时常会被检查点的警察拦回去,而其他机构则会告诉他们,禁止前往那里,”报告中写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