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7日星期三

张鸣:干净微博的恶果

    

          张鸣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张鸣:干净微博的恶果

    管控网络,封杀舆论,最终被封杀的是小民负屈含冤的声音,让他们呼告无门。
  
    沈阳市的一个居民郭宏侠,因上访被截,在自己的微博上点名举报市长、市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在北京设点截访。结果被沈阳市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十天,说是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众秩序」。
  
    各个地方在北京设点截访,甚至各地驻京办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截访,这早已是公认的事实。这位居民,依自己亲身被截访的经历发出这样的举报,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虚构事实」,至于扰乱公众秩序,就更是无从谈起。沈阳警方,之所以敢把人以这样的罪名抓了,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人是在微博上发的消息。如果这个人将这样的举报信投递到有关部门,我想,沈阳警方想必不会如此大动干戈。他们所依仗的,无非是这一段上面对网络,尤其是微博的严控政策。
  
    其实,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他们并非对微博有什么特别的喜好,有事非发微博不可。如果走当局的正常渠道反应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哪怕是回应,他们肯定是首选是走正常渠道的。但是问题是,正常渠道,往往是个经常杜塞,而且塞到根本无法流通的渠道,漫说信访,就是本人来访,还要遭遇截访,你让他们到哪儿说理去?对于绝大多数访民而言,微博爆料或者举报,多半是不得已。
  
    沈阳的郭宏侠事件,告诉我们,尽管微博存在诸多的问题,但打压微博的结果,最大的恶果,是小民遭遇迫害。以扰乱公众秩序的名义,被警方打压。无论当局怎样强调不能截访,不能打压访民,但是,出来的结果,就是这样。
  
    管控网络,封杀舆论,说是针对境内外反动势力的颠覆,但是,最终被封杀的,却是小民负屈含冤的声音,让他们呼告无门。网络的存在,势必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对社会产生危害的东西也是会有的,自然也会有人无端生事,制造事端,扰乱社会秩序。但是,真正借机造谣滋事的人,依现在的技术,查出来并不难。只要证据确凿,将之移送司法追究就是。倒是强力机关借管控网络,借机打压一切批评举报他们的声音,甚至抓人拿人,动辄行政拘留,所造成的危害,更加可怕。然而像沈阳郭宏侠事件类似的事情,这一段时间,在各地纷至沓来。网络「干净」了,也消沉了,最倒霉的,还是小民。
  
    网络就是社会,社会无法做到真的「干净」,网络也一样。近代建设纯净社会的尝试,比如波尔布特的柬埔寨,都被证明,是纯粹的灾难。不干净的网络,对于呼告无门的小民来说,反而好些。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