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星期二

周文庆:为什么占中?



   
     当我在天光以前躺在马路边争取仅有的一刻睡眠时,身体是睡着了;而我的意识与危机触觉却依然清醒着,只要一点声响就足以使我弹跳起身──我弹跳起身了两次──在入睡前我的思绪总是反覆思考着自己为什么要上街占中的理由:
   

     我想起今年刘进图被斩六刀与《主场新间》关闭的事件──它提醒我关于新闻媒体自由面临的打压;我也​​想起中央空降的白皮书公然篡改基本法(明言「阿爷给的才能要;阿爷不给的不能争取」)──它提醒我关于「高度自治」和「一国两制」的名存实亡;我想起白皮书要求法官爱国──它提醒我关于本港的司法独立受到的威胁;我想起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因为「唔够钱洗」而收受内地高官过千万──它提醒我关于港人引以自豪的廉政公署受到的挑战。

  
     想起了这些社会上的面向,它们构成我对于香港未来的想像:
   
     我想像「媒体自由」受到北京政权的操控,于是任何威胁到「国家政权和平稳定与经济发展」的新闻都不可能公开与播导。就以现在香港正在进行的罢课与占中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警察出动胡椒喷雾与催泪弹的不合理暴力图片,全都上了国际媒体的头版;但在中国内地的任何媒体上却只字不提,唯一关于香港的报导是「万人集会庆祝建国65周年」;各大社交网站与网上媒体都被大量的「敏感词」严禁封锁。
   
     我想像「高度自治」和「一国两制」的丧失,那香港就与当下内地的任何城市无异,没有任何可使民众信任的事物──食物安全不可信任;医疗药物不可信任;亲朋戚友不可信任;治安秩序不可信任;政府高官更不可信任、、、、、、唯一推动城市发展的只剩下利益的输入关系──有钱你吃国外入口的、有钱有关系你才可治病、有钱有势你才有亲友、有钱才你可保平安、有钱你可买通政府高官疏通、有钱你也可谋个职位、买个官做;如果冇钱?看看内地穷人的生活与遭遇就知道了。
   
     我想像司法机关也成为了以北京为中心的利益集团──第一件事是任何异议的声音都受到秘密公安与「国保」的跟踪和软禁;第二件事是对于任何异议者都采用闭门的审判;第三是以无中生有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囚禁任何异议者;第四是只剩下一种唯一的法律与真相──就是北京政权说的话。
   
     我想像北京可以随意以「利益」任命任个人坐任何政府的公职,也以「利益轮入」的手段直接影响任何香港的大资本家与大财团的决定──想像特首是听命中央的人;政务司、律政司、财政司是听命中央的人;立法会、警察局、教育局、税务局与廉政公署也是听命中央的人;新闻媒体机构、大资本家、大集团与大老板们也都是听命中央的人、、、、、、
   
     我想像这样的未来;但这样的未来不须等到2047, 此刻香港就正在发生这样的改变。问题是:你希望香港向着什么样的未来而改变──是向着全盘极权「中国化」的方向;还是向着民主、自由与法治的方向?
   
     也许你就明白了我们为什么要站出来上占中──因为改变经已在发生,而我们更希望香港走向民主、自由与法治的未来;是为了留一个更美好更平安的地方给我们的孩子;而不是即时把他们送上极权统治下的内地任何一个城市、让他们接受党的教育、学习「潜规则」与走后门、并在专制极权的高压下做奴隶与行屁走肉。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