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辽宁异议人士姜力钧受酷刑险死 唐荆陵再被延长羁押家属疑受酷刑

  
jianglijun.jpg
图片:辽宁异议人士姜力钧。(网络资料)
 


沈阳异议人士姜力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已被移送检察院。代理律师上周会见姜力钧得知,警方对他刑讯逼供,并将其头部淹入水中导致休克,经抢救才脱险。此外,广州维权人士唐荆陵被羁押四个月后,上周又被延长侦查期限两个月。星期一,他的辩护律师再度要求会见当事人,又遭看守所推诿。


沈阳异议人士姜力钧被羁押四个月后,案件不久前移送沈阳市检察院。


在此之前,姜力钧的妻子已委托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丁锡奎律师代理辩护人,但丁锡奎多次前往要求会见当事人,却遭到拒绝。丁锡奎上周四及周五见到当事人后,才知案件已经移送检察院,也得知警方采取刑讯逼供搜集证据,导致姜力均险些身亡。

记者联系到丁锡奎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主任莫少平律师,听其讲述事件经过。

“沈阳市的检察机关还对律师设置了种种障碍,他(姜力钧)被抓的时候,律师曾经再三要求会见,但是公安机关都以所谓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沈阳市公安局拒绝律师会见。你(公安局)既然在侦查阶段不同意会见,你在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时有义务及时通知律师。但是公安机关不仅没有通知律师,甚至在卷宗里面连律师的委托手续都没有移送到检察院,这违反刑诉法以及相关法律。”

记者:姜力钧案是什么时候移交检察院的,好像你们之前不知道?

回答:在此之前我们不知道,应该是移送了一段时间,见(当事人)以后才知道。丁律师跟我讲,他(姜力钧)被刑讯的痕迹,手腕伤,现在仍然能看到。

据维权网周一报道,姜力钧于今年5月16日被抓后,8月20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移送沈阳检察院。

据丁锡奎律师转述,姜力钧说有个叫岳鹏的刑侦警察对他实施酷刑,殴打并用背铐猛勒。律师会见时,还可见到当事人手腕上有明显的伤疤。此外,该名警察还数次把姜力钧头部按入水中,导致其呛水,有一次窒息休克,经医生抢救脱险。

莫少平表示,他们已就此发出律师函及控告信。

“作为我们,已经给检察机关发了一封律师函,也就是说你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另外姜力钧在公安机关受到刑讯逼供,如果有这种情况,首先应该是驻看守所的检察官及时发现,及时向公安机关及时通知或处罚。作为看守所也应该有关于姜力钧的身体状况的体检报告,他们这些都没有,也是失职。”

莫律师还说,根据相关法律,刑讯逼供所得到的供词,法庭不能采信。

“姜力钧说,涉及指控他写的几篇文章,姜力钧说‘这不是我写的’,但是警察对他刑讯,最后逼他,说这些文章就是你写的。从法律角度讲,这属于非法证据,通过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不应该被采信。而对于刑讯逼供的人,他可能涉嫌刑讯逼供罪,应该追究法律责任。我们已经发了两个函。”

莫律师还披露,沈阳警方以各种方式阻止律师会见。

“丁锡奎去的时候,他们非要求律师签订一个所谓保密协议,不签署就不让你阅卷,也不给你看起诉意见书。丁锡奎律师问他们法律依据在哪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本身是公开的,你认定他(姜力钧)写了几篇文章,这些文章都是发表的,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另一位也是在5月16日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广州维权人士唐荆陵,6月20日被更改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其后警方将羁押期限延长到9月20日届满。唐委托的刘正清律师本周一到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警方以等待批复而阻止。刘律师当天告诉记者。

“我申请会见,没有见到唐荆陵,他(看守所)说要等上面批准。我有三个月没见到他了。现在已经第二次延期了,9月19日延期了两个月。”

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怀疑丈夫不准见律师,可能是因为受到酷刑。

“唐荆陵2011年时,曾经被他们酷刑,目前出现受到酷刑的情况,所以我们家属很担忧。律师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见到人,早前律师会见时得知唐荆陵有被管教踢打。”

被称为“广州三君子”的,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三人同一天被国保从家中带走刑事拘留。他们三人至今都不能会见律师。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吴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