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6日星期五

乔木:阶级斗争你死我活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乔木:阶级斗争你死我活

    王伟光撰文写分析「阶级斗争」,引发与论热议。
   
    大陆正部级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研究和管理没人注意,最近的言论却引人关注。
   
    先是在中国社科院「三项纪律」建设会议上讲话:「中国社会科学院不是『自由撰稿人』的松散联盟,而是党领导的宣传思想的重要战线、学术理论的重要机构、意识形态的重要阵地。」
   
    他强调「我院研究人员不仅仅是普通学者,而是党的思想理论文化工作者,更是党的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战士,决不能把自己降低到一个「自由撰稿人」的地位上,「自拉自唱」、「自说自话」、「自娱自乐」,如社会大V、网络公知那样。 」
   
    考虑到社科院的官方性质,打着学术研究的名义,其实是为政治服务,王本人就是有级别的政客,这样说约束自己的干部,也能理解。至于讥讽的网络公知、大V,这些人近两年在当局的打压揭批下,早已灰头土脸,也不在乎他再抹黑。
   
    如果说上述讲话是针对特定单位的特定人员的话,那么下面的文章就是针对整个中国乃至世界的,人人都被卷入其中,而且杀气腾腾,令人瞠目。
   
    9月23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社旗下的《红旗文稿》,刊发了王伟光题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所谓的专政,就是专制、独裁的另一种说法,官方的英文翻译对应的是同一个词Dictatorship。把民主和专制两个对立的概念放在一起,本来就不可思议,再加上人民的名义,就更是中国特色了。
   
    王伟光指出:「今天,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国际上有斗争,但不是阶级之争,而是制度之争,即民主政治和专制极权的斗争,无论是苏东剧变,还是阿拉伯之春,都是如此。除此之外,全球反恐,从铲除「基地组织」到打击ISIS伊斯兰国,都是文明对野蛮的斗争。
   
    至于国内的阶级斗争,就像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质问的,请王伟光给出搞阶级斗争的方案和方法。第一,先得划分阶级吧。怎么划?是公布财产吗?第二,阶级斗争怎么斗?需要戴高帽吗?需要游街吗?第三,无产阶级要成立战斗队吗?当孙教授用这些似曾相识的文革语言来反诘时,王伟光思想的荒谬和历史倒退顿时显现。
   
    重提阶级斗争,王伟光是否想停止改革,继续文革?只是不知养尊处优、专车豪宅的他,属于那个阶级?是否被斗争的对象?或者说他想斗争谁?
   
    王伟光的阶级斗争言论,不仅荒谬,用大陆的语言来说,还是公然的反党反社会主义。早在1956年中共八大就宣称,国内的主要矛盾不再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而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个矛盾的办法是发展社会生产力,实行大规模的经济建设。
   
    文革正是毛泽东背离了经济建设,搞阶级斗争,才成大乱大难。邓小平上台后拨乱反正,强调发展是硬道理,牢牢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才有今天的成就。江泽民三个代表理论上的突破,就是宣称党代表全国人民的利益,而不是像过去说的只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目的在于调和阶级矛盾,吸引新兴阶层。胡锦涛的和谐社会自不用说,习的中国梦,也是所有中国人、整个中华民族的复兴梦,不是阶级梦,更不是相互斗争的噩梦。
   
    考虑王伟光的官方头衔、政治高位,特别是所发表刊物的背景,人们不禁怀疑他的意图和官方可能的政治变化。
   
    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港澳台的资本主义同胞、国内先富起来的官二代富二代怎么看,不知道,但作为好不容易买了个小房子的「非无产阶级」,我不知是否会被斗争,或者去斗争房子比我更大的资产阶级,如王伟光们?反正我们观点不一致,财产不一样,地位不平等,我这样的人远远多于王伟光们,斗他个你死我活,像毛泽东说的:「与人斗,其乐无穷」。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