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

哈达胞弟披露探兄内情 哈达家属再被借故禁止探视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中)与妻儿
文章来源:RFA    作者:乔龙

中国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刑满获释后,仍被警方羁押至今。他的弟弟玉山9月上旬获准探望一年未见面的哈达。玉山事后表示,内蒙高级法院及北京方面曾派人到羁押地与哈达沟通,提出如哈达放弃政治理念,就可自由,被哈达拒绝。此外,哈达的妻子和儿子再度被禁止探视哈达,警方的解释是,哈达妻子在网上发表不利于当局的言论。

在中国大陆,曾被以“分裂国家罪”判刑15年的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自2010年12月刑满出狱后,一直被囚禁在呼和浩特市郊。其妻子新娜因日前向境外媒体呼吁及在海外社交网站披露丈夫刑满后继续被当局羁押的情况,而与其子均被禁止探视已经两个月。每年仅可探视一次的哈达的弟弟玉山,9月上旬获准到羁押地探望二哥。他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披露最新情况时称,当局羁押哈达的真正原因是,哥哥坚持原来的政治理念,拒绝当局要求他改变立场,作为换取自由的条件。

记者:您9月2日见到了哥哥哈达?
玉山:对,是。他的状态挺好,他主要是现在想出来,上边(内蒙当局)可能是让他放弃这个思想,也就是什么吧,你能听出来吗。我二哥说,这个思想不能放弃,也不可能放弃。这个事情重点就在这里。
玉山说,哈达要求当局解释非法羁押的法律依据,也曾提出状告有关当局。为此,法院人员曾到羁押哈达的地点面谈:
“内蒙高院的找过他,还有中国人权理事会(注:该会会长罗豪才是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两个人找过他”。

记者:主要谈什么?
回答:这个具体内容,我没有问。反正是涉及到要我二哥放弃思想以及他的出路,谈的是这方面。具体的我没有太详细问。

记者:关于申诉的问题,他的家属已经写了材料,要求释放哈达。
回答:那个是按我二哥的想法写的,已经往上交了。

记者:您和他住了几天?
回答:三天。

记者:有没有人跟他讲,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回答:具体释放时间,还是没有定下来。他们也是含糊其辞。

哈达因组建“南蒙古民主联盟”1995年被当局拘捕,后被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
2010年12月10日,刑满出狱后,继续被羁押在黑监狱,其家人因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多次被禁止探望。

玉山上一次探视是去年10月,他说,哈达刑满却仍然被羁押:
“我们亲属都这么认为是非法拘禁”。

记者:您有多久没有见到哈达了?
回答:上一次,我去年10月26日去了,今年再去一次。我去之前的半个月给警察打电话,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又要请示领导”。

记者:去时有没有搜身呢、检查?
回答:你说的搜身那个,是,是,有。这个程序每次探视都有,进出都要看一下。

哈达的儿子威勒斯,本周四接到国保通知称,因其母亲新娜在网上发帖,所以决定不让探视其父。新娜周五对记者说:
“9月18日的事情,威勒斯主动打电话过去,要求说不让见哈达的结果,公安说,因为你妈在网上发这个,发那个,我们领导生气了,就不让你见你爸。我儿子说,我妈妈发帖,不让我见父亲,是不是有点过分,(对方)连话也不说,电话就挂了”。

威勒斯说,已经两个月未能见到父亲:
“我母亲发帖,网络被停,又上门恐吓之后,我已经两个月没有去看我的爸爸,给国保一打电话,他回答领导说了,因为你妈在网上发东西,你不能去,不能去看我的父亲”。

新娜因在境外社交网站诉说丈夫的遭遇,遭到“呼死你”软件电话骚扰,今年8月16日,又遭网络警察登门警告后,第二天就被封网及屏蔽境外电话。而不久前,内蒙古公安到北京威胁新娜的二哥哈斯。

新娜说:
“我在网上发帖,写文章,跟人聊天以后,内蒙方面很恼火,这次是亲自去北京,8月28日坐飞机去的,说得很严厉,很过分,就说已经决定抓你,抓你妹妹了,你作为律师,给他们出谋划策,我哥哥也很生气,当时反驳他们”。

记者:您的网络被停多久了?
回答:8月17日停的,十天后开了,到9月6日又关了。而且我们买的上网卡也被停了,现在我只能到处蹭网,今天到这个饭馆,明天到那里去,就这样蹭网。

新娜和威勒斯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他们一家人的遭遇,更希望哈达早日回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