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

香港学联今发罢课抗议 学生领袖质问10个为什么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22日起,香港学联将发起为期一周的大专生罢课行动
    香港学联今发罢课抗议 学生领袖质问10个为什么

    “学民思潮”核心成员黄之峰
    香港学联今发罢课抗议 学生领袖质问10个为什么

    香港学联今日起发起大专生罢课,试图以激进手段胁迫政府在政改问题上退让。有学生领袖昨日(21日)就此提出“罢课十问”,促请学生在行动之前理性思考,真正了解“罢课到底为什么”,并强调学生需要清楚地知道,自己所作的选择,将来都要承担后果;又衷心提醒有可能“行差踏错”的参加者,不要做出令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
   
    学联及学民思潮近日鼓动大专院校及中学学生罢课,对此,香港学生发展委员会主席谢晓虹昨日(21日)举行记者会,提出“十问罢课为什么?”她呼吁广大莘莘学子在罢课行动前夕的最后一刻,思考清楚罢课的全部前因后果,再审慎决定是否应该参加。
   
    她坦言:“青年人的特质是,你越叫我不要做,我就越要做,偏要做,用劝喻的方式叫学生们不要参加罢课是无用的,因此我为此提出问题,让他们自己思考。”对于反对派煽动中学生参与罢课的行为,谢晓虹说,中学生正是接受基础教育、学习如何明辨是非的时候,尚未能够进行独立判断,很容易受反对派罢课理论的煽动和影响。
   
    谢晓虹担心在罢课这“第一波抗争”之后,中学生或许还会参与其他抗争行动,甚至违纪违法,引人担忧。
   
    将来要承担后果
   
    谢晓虹现就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硕士二年级,作为一名学生领袖,她认为,身处这个年代,学生有激情关心社会绝非坏事,但关键是,学生需要知道,自己所作的任何选择,将来都要自己承担后果,要了解及接受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
   
    谢晓虹并不讳言学联提出罢课是“年轻一代对港人的呼唤,希望推动社会反思”,但对于罢课可以逼使中央改变政改决定,并对推进政改讨论产生实质性作用的说法表示强烈质疑,“除了罢课难道真的没有其他表达意见的方式?罢课手段是否真的能做到凝聚群众力量?”
   
    她希望以关心角度出发,提醒学界要先想清楚罢课的目标及可行性,例如学联提出罢课的诉求,包括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向港人道歉,并撤回就本港政改的决议,又要求主事政改的问责官员“引咎辞职”等,她质疑“口号喊得再响亮,再漂亮动听,也总有一天要落地回归现实”。
   
    至于学联提出的罢课四大诉求,谢晓虹亦无法认同,“罢课的目标喊得再响亮,也要有一天落地回归现实,若真的以‘公民提名’、废除功能组别,甚至要求人大常委会道歉以及特区官员引咎辞职为目标,并以此决定行动是否成功,那么相信这个所谓的抗争运动一年、五年、十年都难以成功”。她又提到,若如学联所说,罢课只是第一波,那么这场所谓的“抗争运动”到底要持续多久,谁又要为罢课的种种负面影响“埋单”?
   
    谢晓虹又希望学生反思,选择此时罢课的决定是否明智。她说,政府第二轮政改咨询仍未开始,相关方案还没出台,现在就以罢课行动与特区政府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摊牌”,动辄以罢课的手段向政府施压,用“走出马路”的激烈方式去否定一切,如此一来将“学不成学,校不成校”,“那么以后对于政府的任何动作,学生是否都要以罢课去表达不满?”多年来港人一人一票的普选梦想眼看触手可及,亦可能就此破碎,最终导致香港的民主进程停滞不前。
   
    批黄之锋鼓动中学生罢课手段过火
   
    对于“学民思潮”核心成员黄之锋鼓动中学生罢课,她觉得手段过火,因中学生的政治意识始终不高,仍处于求学的基础阶段,她不希望见到学生被煽动,或单一方面被灌输某些观点。她指出中学生未必有独立思考能力,有时或会受朋辈压力,无深思熟虑下参与了罢课。她认为学联经常挂在口边的“罢课不罢学”,只是企图模糊甚至掩饰罢课的长远影响。
   
    谢晓虹指出,罢课会对学生造成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对即将面对公开考试的中六学生,不上课可能会拖慢他们的学习进度。她重申尊重选择罢课的学生,但表明自己反对罢课。她建议学界可于校园举办论坛,跟学生客观而理性地讨论政改问题,亦可发起一人一信,去信政府表达意见。
   
    行差踏错前想清楚
   
    目前,煽动罢课的风潮已蔓延全港校园,是否参与罢课甚至上升到“非黑即白”的政治问题。谢晓虹强调,温和、沉默的大多数学生并不支持罢课,惟迫于巨大的舆论和朋辈压力,不敢表达自己真实想法,不出声就会“被表态”,现在罢课等同于“抗命”,而上课就被认为是“认命”,这对不愿罢课的同学十分不公。她表示,罢课虽不是违法活动,但若行动升级,演变成公民抗命行动或动乱,后果不堪设想,希望学生在行差踏错前“真的想清楚”,不要作出令自己后悔终生的决定。
   
    中五学生苏同学在记者会上表示,罢课已成为校园中的热门议题,但中学生对政治问题的理解有限,很多问题无法作出回答,因此不希望就罢课被迫表态,“校园可以讲政治,但不要将政治带入校园”。他坦言自己的立场都有改变过,因为作为中学生对政治的认识不深,“我都面对过某些媒体迫我去表明立场。”他又指,学校是学生接受知识,明辨是非的地方,应该尊重和包容各方不同意见,不能因某种言论就为对方贴上标签。
   
    另一名中五的学生亦表示,会时常收到一些人的鼓动,逼自己表明立场。他认为,民主需要从尊重做起,可以站在不同的立场,但要相互留下理性讨论的空间。
   
    此外,香港公开大学二年级学生李佳斌在接受本报访问时亦对发起罢课的团体提出四大质疑。首先,声称代表学生的学联,以及最近成立的政改关注组,究竟是代表民意还是骑劫民意?学联要求香港选举制度一步到位,是否合乎香港现时政制的发展情况?香港是否有需要全民去参与政治,放下工作和学业去上街?现时大家都将香港前途与普选挂钩:无普选,香港前途尽毁,有普选,香港前途光明,这样的挂钩又是否公平?
   
    -----
   
    十问罢课为什么?
   
    来源:大公网 作者:谢晓虹(香港学生发展委员会主席)
   
    今天,我相信用劝喻的方式去叫学生们不要参与罢课是没有用的,因为青年人的特质是,你越叫我不要做,我就越要做,而且偏要做。身处在这个年代,其实学生有理想有激情关心社会绝非坏事,但关键是,学生们需要清楚地知道,自己所做的任何选择,将来都要自己承担后果,要了解及接受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为此,我提出“十问罢课为什么?”希望各位学子在行动之前,想清想楚罢课到底为什么。
   
    1. 发起罢课到底为了什么?
   
    学联提出罢课是希望重新凝聚群众力量,推动港人反思自身命运,是年青一代对港人的呼唤。他们希望藉着学界的力量,发起一波又一波的不合作运动,迫使人大常委决定作出修改。但想深一层,罢课真的可以迫使中央改变决定吗?罢课对整个政改讨论推进有实质性的作用吗?不上课对谁的影响最大?是学生还是政府?除了罢课难道真没有其他表达意见的方式?罢课此手段是否真的能做到凝聚群众力量?
   
    2. 罢课想达至的目标是否现实?
   
    学联提出罢课四大诉求:一、确立公民提名权为2017年的行政长官选举提名方法;二、展开立法会改革,废除立法会所有功能组别议席;三、人大常委向港人郑重道歉,并撤回就本港政改的不义决议;四、梁振英、林郑月娥、袁国强及谭志源等主事政改的问责官员当应引咎辞职。
   
    理想归理想,口号喊得再响亮,再漂亮动听,也总有一天要落地回归现实。目标决定行动能否成功。罢课目标看似鲜明,但实情虚幻难以实现。如果真的以此为目标,那么相信罢课一年、五年、十年,都难以成功。
   
    3. 罢课到底要持续多久?
   
    至今我们很少听见参与罢课人数多少才算成功,或者,大家心中都有疑问,罢课一周到底是否有效?是的,通常听到的答案是:参与人数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唤醒群众对香港命运的反思。但想深一层,如果不为行动设定一个成功的指标,很多时候都会被激情及群众压力影响而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候出现任何意外都是大家不愿看见的。再者,如果真的要罢,一周的时间能起到什么效果?如果根据学联所说,罢课只是第一波,那么这场所谓的抗争运动到底要持续多久?
   
    4. 选择在此时罢课的决定是否明智?
   
    现时政府连第二轮咨询的方案都还没出台,就以罢课行动与政府和人大常委"摊牌",那么以后是否政府有任何动作都以罢课去表示学生的不满?如此学不成学,校不成校,动辄以罢课手段向政府施压,是否明智的决定?
   
    5. 罢课是否必然合理?此次罢课会给香港的民主进程带来什么后果?
   
    学生应该有理想,也应该为抓住自己的理想而奋斗,但是不是无论什么情况,都采取走出马路激烈的抗争方式?历经那么多年之后,香港一人一票的普选梦想眼看就触手可及,现在人大定出了普选的原则,特区政府的普选方案尚未出台,大家就已经用抗争的激烈方式去否定一切,这可能会把香港的普选梦打碎,香港的民主进程会因此而原地踏步停滞不前,难道这就是我们的理想?
   
    6. 罢课是抗命,读书就等于认命?选择罢课就理直气壮,不认同罢课却只能埋藏心底?
   
    提倡罢课的学生高举为民主为公义,但实情是大学生”走堂“情况常见到不得了,罢课只是让某些同学可以名正言顺的“走堂”。老实说,大学生不上课见惯不怪,我们尊重学生选择罢课的权利,但也请同学尊重希望上课之同学的权利。认同罢课,似乎就是政治正确,不认同罢课,似乎就是政治不正确。因为巨大的舆论及朋辈压力,很多中学生连自己的心底话都不敢表达出来。沉默不出声就会“被表态”“被支持罢课”,这种无声的压力到底是否对中学生公平?
   
    7. 到底什么是学生领袖应有的作为?
   
    作为一名有智慧的学生领袖,我们是否应该思考,单单高举反对及抗争的旗帜对解决问题有帮助吗?我们是运用智慧和学识去激化矛盾,还是运用智慧和学识去凝聚大多数市民的共识,去寻求解决现时困局的方法?有勇还须有谋,如何求大同,存小异,也是一种智慧。
   
    8. 到底我们想要一个怎样的校园?
   
    学校是一个让我们明辨是非追求真理的神圣地方,我们需要一个清静的环境让学生思考未来和聆听自己心声的地方。学生需要一张安静的书桌,请还我们一张安静的书桌!
   
    9. 有多少中学生清楚了解罢课理念?
   
    中学阶段还在接受基础教育,理应接收不同观点,客观分析利弊,若在此时只单一宣传罢课的理想甚至企图模糊罢课的弊端,难道对中学生公平吗?此外,黄之锋周庭同学现已贵为大学生,参与大专生罢课也算合情理,但何须鼓动中学生参与罢课?一众中学生还期盼着考上大学继续追寻梦想,难道学民忍心断送学生的大学梦?
   
    10. 最后,到底谁为罢课的学生“埋单”?是学生自己?政府?还是整个香港社会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