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1日星期四

Stariver:与虎谋皮的互动改良




文章来源:【 东网 】     作者: Stariver

极权既不可能有改良的愿望,其内部也不可能有倾向互动改良的派别存在

公共知识分子中有很大比例,倾向於通过与极权当局的互动,使民间关於民主化的愿望上达天听,促进极权的改良,以较低的成本、较小的代价,最终实现社会的民主化变革。不仅是公共知识分子,很多微博用户——主要是中产阶级——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同时,持互动改良论者还普遍认为,极权并不是铁板一块,其中有所谓“体制内的健康力量”,愿意回应民间的呼声;支持极权内部倾向於互动改良的派别,就有希望使互动改良成为现实。
这种意愿当然是好的,但也同样是无比天真的。极权是体制对权力和利益的全面垄断,极权通过垄断而获取利益资源,依托垄断而存在和延续.全面垄断的含义,不仅是对外的,而且是对内的。也就是说,极权对外的镇压,目标是最大限度地压缩体制外部的权利和利益空间;极权对内的要求,是建立在权力和利益分配基础上的,根本的一致性。极权的特性使它不可能自发地实现向善的转变,而且,在它持续的过程中,会利用全部资源维持极权的存在。所以,极权既不可能有改良的愿望,其内部也不可能有倾向互动改良的派别存在。互动改良,就是无视极权现实的与虎谋皮。
为了使互动改良的意愿显得不那么天真,有些持互动改良论者,不惜污衊抗争引发了极权的“被迫”镇压,推动了抗争—镇压—抗争的“恶性循环”,使当局变革的愿望被维稳的需要压制。他们相信,如果民间放弃抗争,那么极权内部的改良派别,就会展示出它们推动社会进步的真诚意愿。甚至,他们还认为,当年血案的发生,也是参与者激进革命式的动乱,使极权不得不作出镇压的决策。
这就不仅仅是智识上的天真了。面对极权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的双重压迫,民众展开了持续不懈的抗争。民众抗争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以及其对社会变革的作用,不仅见诸东西方政治、经济学者的精闢论述,而且通过了历史多次、严苛的检查与验证.独立战争、茉莉花革命都证明,只有民众不懈抗争,才能实现社会的变革;苏联解体和如今俄罗斯的威权政治则证明,没有极权的全面消解,就没有社会彻底的变革。通过否定民众的抗争,由此反证极权的正当性和改良的可行性,期待极权被奴隶的顺从感化,或者通过否定民众抗争的方式,进而否定抗争的正当性,即使不是与极权罪恶的同流合污和对血腥历史的无耻背叛,也是基於傲慢与偏见的无知和诡辩.
互动空间则是互动改良论者的另一种幻想。面对抗争的持续冲击,极权会被迫调整统治的方式。这种调整,有可能是更加残酷的镇压,也可能是表面上的缓和矛盾,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其中,表面上缓和矛盾的调整(不论其现实是否存在),就被改良派视为互动的空间.互动空间即使存在,不管其实质有多么虚假,也只能视为抗争的阶段性战利品,而互动改良论者用它来反对抗争,还有比这更加荒谬的吗?
数十年的极权罪恶,已经为任何形式的抗争提供了完备的、不容质疑的合法性和正当性。民主和自由来自於抗争,也终会成就於抗争。抗争不是为了荣耀,而未来必将赋予抗争者自由的荣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