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日星期日

桑普:中共决战香港前夕之爆料抹黑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2014
近几个月来,中共统战机器无所不用其极,手段卑劣,跟踪、爆料、侮辱、抹黑,借题发挥,混淆视听。至今虽未见有任何真凭实据且有杀伤力的攻击,但共产党依然亮剑自挥,自得其乐,步步进逼,陆续有来。早在今年5月,《大公报》派记者跟踪承办占中民间公投的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钟庭耀,再以头版报道他驾驶手法酷似“特工”,加油添醋,想入非非,借题发挥,捕风捉影。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到台湾旅游与在港出游时,也同样被共产党外围组织人员贴身跟踪。及至7月以来,中共变本加厉,炮火全开,务求在今年内为未来治港大局完全定调,扫平一切反抗路障,跟港人决一死战。港人应擦亮眼睛,增强团结,粉碎中共的爆料抹黑及各种阴谋诡计。

桑普
政治評論人



近月來,中共統戰機器無所不用其極,手段卑劣,跟蹤、爆料、侮辱、抹黑,借題發揮,混淆視聽。至今雖未見有任何真憑實據且有殺傷力的攻擊,但共產黨依然亮劍自揮,自得其樂,步步進逼,陸續有來。早在今年5月,《大公報》派記者跟蹤承辦佔中民間公投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總監鍾庭耀,再以頭版報道他駕駛手法酷似「特工」,加油添醋,想入非非,借題發揮,捕風捉影。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到台灣旅遊與在港出遊時,也同樣被共產黨外圍組織人員貼身跟蹤。防少年口,甚於防川。中共本想捕捉和炮製「兩獨合流」與「流連夜店」的照片和證據,最後當然毫無線索,功敗垂成。

及至本月,中共變本加厲,炮火全開,務求在今年內為未來治港大局完全定調,敉平一切反抗路障,跟港人決一死戰。7月11日,《文匯報》狠批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教授12年前所謂「虛報」國籍一事,實情是把他報名參加旅行團時填表剔錯「特區護照」選項的無心之失,惡意扭曲為「持外國國籍申請特區護照」,並且無恥地譏之為「澳洲碩」、「袋鼠碩」。同時,又把鄭教授因助理一時不備,在填報表格給學術期刊時漏填聯名文章作者朱亞鵬教授名字一事,扭曲為「抄襲朱亞鵬的學術論文」。相關報導全是無恥抹黑和人身攻擊,毫無邏輯論理,旨在打擊真普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鄭教授已經表示,在他出任真普聯召集人之後,曾有來自大陸的「收風人」叫他「識做」,否則會讓他「兩面不是人」。黑幫亮劍,然後揮劍,刀光劍影,志在恫嚇。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也公開證實:一個月前已獲告知有人會翻鄭宇碩舊賬。由此足證,上述一切全是中國共產黨有組織有預謀的卑鄙勾當。

7月21日,壹傳媒主席黎智英的大批電腦檔案外洩。《文匯報》、《大公報》、《明報》、《東方日報》、《星島日報》及《頭條日報》均以頭版引述聲稱為「壹傳媒股民」廣發給各大傳媒的電郵,指出黎智英向眾多民主派政黨與人士在過去兩年內捐款合共4000萬港元(但記者只找到約1000萬港元捐款單據而已),進而指稱黎智英涉嫌收受美國勢力錢財而成為買辦或中間人。然後,中共宣傳與統戰部門兵分三路展開猖狂狙擊。

一是發動市民圍攻抗議。在社民連梁國雄、民主黨涂謹申、工黨李卓人、公民黨毛孟靜與梁家傑的地區辦事處門外,都不約而同有人到場示威,甚至大撒溪錢,要求他們辭職下台及公開交代收受黎智英捐款細節。梁國雄承認曾以個人名義收取捐款,但強調捐款是代社民連收取。涂謹申和毛孟靜否認收過黎智英捐款。梁家傑指出當時收過黎智英捐款,只是為了真普聯暫為代收,後已開立真普聯賬戶並把款項匯入,分毫沒有挪作他用。

二是發動港共舉報議員。約20名「愛港之聲」成員及民建聯屯門區議員陳雲生高調前往廉政公署,舉報部分立法會議員在2012立法會選舉期間收受黎智英捐款,選舉後沒有申報,涉嫌選舉舞弊云云。「愛港之聲」召集人高達斌表示:議員有心隱瞞及逃避,蒙騙市民,要求執法部門徹查。他們更要求立法會運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事件,同時到灣仔警署、稅務局舉報事件。

三是發動黨報盡情抹黑。7月24日,《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署名「李煒娜」評論文章《黎智英要讓香港政改吞下「毒蘋果」》,指斥黎智英是反對派策動「佔中」的最大金主,撥出鉅額捐款,導致反對派政黨和政客再次陷入「黑金政治」,「他的盤算應該是希望以此完全操控反對派,進而影響香港政治」。文章續指:黎智英向台灣「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取經,有錄音為證,再次引發港人對「佔中」擁抱「台獨」和崇尚「暴力」的憂慮。文章總結:「港獨」向「台獨」招手,想引入「外援」壯膽,只為滿足一己私欲,卻會把香港政改推向泥沼,禍港亂港,「獨和暴力都是毒蘋果,如果失去了法治、安定,獅子山下的輝煌和夢想恐怕真會碎成滿地渣」。

三炮齊發,十足流氓,堪與港共六七暴動的卑鄙手段相比擬。面對中共黑幫猛烈攻勢,港人究應如何自處?

一句到尾,處變不驚,積極抗爭,冷靜幽默。首先,大家應該撇開自己對鄭宇碩、黎智英等人的恩怨情仇,理性思考目前共產黨的攻擊重點。試問:鄭教授何時何地曾經持外國國籍申請過特區護照?他又何時與如何抄襲過朱亞鵬教授的學術論文?凡此指控,證據何在?一群港共奴才聲色俱厲,盡情揭批,但講不出半分事證,簡直是滿嘴荒唐言。又試問:黎智英捐款支持民主派人士,如何通過捐款「完全操控」他們的言行?交換條件何在?要脅事實何在?如果你捐款給某君,沒有附帶條件,就等於「完全操控」了他,那麼我絕對歡迎你如此「完全操控」我。那些議員收受過黎智英捐款的人士,有把捐款挪作私用嗎?試想:慈善賣旗收捐款、七一街站收捐款、籌款晩會收捐款,都經由某人代收和臨時持有,然後再轉入籌款組織賬戶。同理,梁家傑與梁國雄又怎會違反申報規則?如何貪污舞弊?同樣標準適用於鍾樹根、蔣麗芸等人嗎?更離譜的是,黎智英跟施明德接觸交流,怎會突然變成支持「港獨和暴力」?壹傳媒哪一篇報導鼓吹過「港獨和暴力」?況且,你跟某君曾經對話,就會變成跟他想法一模一樣?畢竟,施明德如何暴力?還是大半輩子被人施暴?不要被人騙了!讀好歷史和邏輯吧!

此時此刻,如果大家跟隨大勢,淚灑被逼關閉的《主場新聞》,哀聲嘆氣,顧影自憐,擺出弱者頹態,就會正中暴政下懷。面對中共打壓,我們要用勇敢堅毅和樂觀積極的幽默態度,一橫一豎,攻之擾之。「一橫」:善於運用共產黨奴才的典型問句,例如「有用咩(嗎)?證據呢?」,嚴正反問港共奴才群體與中共專政集團:「有用咩?證據呢?」《文匯報》罵鄭宇碩教授是「袋鼠碩」,有用咩?港共流氓到梁家傑辦事處撒溪錢,有用咩?《人民日報》怒斥黎智英鼓吹「港獨和暴力」,證據呢?捐款給別人等於完全操控別人,證據呢?君子可被欺其方,識者慎之。然後,大家還可以使出另一套幽默招式:「一豎」,把共產黨那套話語模式推演到極點,去到最盡,攤薄其話語權,巧用反話,漸入佳境,例如:「毒蘋果不但鼓吹港獨和暴力,更是引入革命和外援的漢奸走狗。滅毒蘋果才算光榮,看毒蘋果會下地獄。梁振英不派防暴隊和催淚彈消滅毒蘋果,還要天天看,天天罵,小便不順,大便不𣈱,正是窩囊廢物,辦事徹底無能,更是漢奸走狗。習近平故意不撤換如此無能的梁振英,更是炎黃渣滓、星際垃圾。先去打倒無能的習梁政權,才可消滅萬惡的劇毒蘋果。高達斌、李偲嫣、陳淨心,周融,趕快去消滅毒蘋果吧。反暴力,反佔中,反黨英,反毒果。如嫌消滅一詞太暴力,那就逐份逐份吃掉每天刊印出來的毒蘋果,保證和平,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爭取最後勝利,毛主席等你很久了。」大家動動腦筋,發揮創意,群策群力,各施各法。文宣抗戰,還以顏色。團結一致,勇抗暴政。中共今天硬搞「白色恐怖」,「逐個丟出黑材料檔案」,那麼港人就要讓陽光照亮「白色恐怖」,目的是要讓搞「白色恐怖」的人自己感到更加恐怖、憤怒、無助、滑稽。文宣功夫,一橫一豎,理智幽默,不可偏廢。

畢竟,中共早已定位今年是香港事務的「決戰年」。港人不但需要打好「文宣戰」,更要打好「實力戰」。「實力戰」的關鍵只有兩個:一、香港市民是否奮勇團結,持續抗爭,屢敗屢戰,不屈不撓?二、香港市民應否聯繫外國,爭取外國聲援和支持,協助港人實現真普選?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既涉及香港市民群起反對暴政的人數和決心,進而產生爭取本土民主自治的實力和銳氣,也涉及是否將會產生示範作用,激勵和掀起全中國波瀾壯闊的公民運動和民主運動,進而反過來促進香港本土民主運動,彼此激蕩,相得益彰。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涉及在上述壯闊波瀾尚未成形的空窗時期,大家要不要盡情、盡力、盡快、盡量聯繫各大文明境外勢力,聲援香港,監察中共,盡力避免中共出動暴力鎮壓參與公民抗命的香港市民。這一點對香港市民生命安危至關重要。需知道中國共產黨,本質上就是依靠外國勢力建立政權、洗錢藏貪的崇洋媚外貪腐專政集團。當有了境外勢力的監督和施壓,崇洋媚外的中共專政集團將會有所顧忌,至少不會把屠刀和子彈輕易殺向香港人,重施六四屠城故技。此外,外國的監督和施壓不是必然的,港人有需要說服他們,動之以情理法義,一步一腳印地爭取回來。在這一方面,李柱銘和陳方安生兩人先後訪問美國和英國,雙向溝通,增進了解,爭取奧援,堪稱良好示範。

可惜在民主派中,目前有人不以為然,認為「救香港靠自己,香港政改由港人決定,堅決拒絕一切外來力量干預」,並提出以下理由:「一零年政改一役,暴露了美國在香港的底牌:他們在香港的核心利益在保持現有經濟制度不變,一個徒具形式的假民主制度,他們也能接受。可以推斷美國對一七年特首選舉方法的底線,只是希望友好的泛民陣營,依然可以派人參選角逐而已,與民主黨『有得入閘屎都食』的底牌不謀而合!」然而,這套說法主要有三個缺陷。

一、香港政改要由港人主導和決定,要支持本土、民主、反共,要發起公民抗命與不合作運動,不等於必須拒絕境外同道關注、聲援、吶喊、支持,更不等於把那些爭取境外同道聲援的人士謔為「美國在香港的代理人」、「民主阿伯」、「民主阿婆」。蔡英文、施明德、林飛帆、陳為廷、達賴喇嘛、熱比婭、王丹、胡平、吾爾開希、美、英、澳、加、歐、日、韓、台一齊發聲,滕彪、胡佳、天安門母親共同呼籲,支持香港實現符合國際普選標準的真普選,交流經驗,聲援佔中,提振勇氣,盯緊中共,不斷施壓,共同為港人祝福、默禱、唱和、打氣、支持、協助,終究何憾之有?舉個例子:一位拳擊選手在擂台上比賽,怎會說「由於我的成績全由我自己雙手決定,所以堅決拒絕外籍旁觀者吶喊助威」?如果這種被共產黨稱為「說三道四」的「外來力量干預」都必須「堅決拒絕」,請問是否意味着「堅決放任共產黨扼殺香港民主,要求外人必須坐視不理」?

二、把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一律標籤為「英美代理人和買辦」,完全是漠視客觀事實。混淆視聽的程度相當於把孫文、陸皓東、楊衢雲、陳少白通通視為「外國代理人和買辦」一樣荒謬可笑。港人要求英美發聲,竟被說成是「英美代理人」,完全是顛倒是非,逆置主客。根本的關鍵是:誰主導、誰負責、誰得益。如果是港人主導、港人負責、香港得益,矢志達成還政於民,竭力爭取民主自治,何錯之有?該被批判的,應該是那個由共產國際主導、獨裁暴君得利、無人出來負責的專制政權,絕對不是無槍、無權、無勢的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以及樂見香港實現民主自治的英美政府。由始至終,筆者一直反對所謂「有得入閘屎都食」的假民主制度,支持「公民提名」的真民主制度。順應至少72萬港人主流民意,盡情、盡力、盡快、盡量聯結全球各大文明境外勢力聲援與協助港人爭取「公民提名必不可少」的真普選,港人主導,港人負責,香港得利,何憾之有?

三、「外國勢力將會接受徒具形式的香港假民主制度」一說,未免低估了港人自己的主體性,以及面對外國勢力的說服力。目前政治對決的雙方,始終是中共政權和香港公民。任憑外國勢力如何自作主張,如何支持一個「徒具形式的香港假民主制度」,一旦沒有香港主流民意支持,都是沒有着力點,使不上力的。放眼目前,至少72萬香港公民在佔中全民投票中支持「公民提名必不可少」,如能進一步在筆者建議發起的「五區公投」運動當中,亦即在官方舉辦的正式補選當中,再次展現「公民提名必不可少」是香港主流民意支持的政治議題,那麼香港市民即可清晰地展現給國際社會自己堅持的普選立場。只要我們全程堅持港人主導,那麼國際社會最後只可以在「中共搞愛國愛港篩選」和「港人公民提名真普選」兩者之間擇一支持,沒有支持「徒具形式假民主制度」的模糊空間。無論從價值信念、經濟利益、外交政策、地緣政治等角度出發,外國政府屆時將會如何抉擇,不是很清楚了嗎?只要港人站得硬,德不孤,必有鄰。當香港公民社會與國際文明社會扭成一股繩,中共就會顧慮重重,不敢輕言鎮壓,反而可能讓步妥協。換言之,外國勢力絕對不是鐵板一塊,端視港人對實現真普選的立場、堅持和決心。

畢竟,全面拒絕香港境外同道無附帶條件的支持是不智的。放眼港共集團,接受香港境外同道(中國共產黨)支持,根本就是家常便飯。今年初,民建聯一晩籌款晚會就籌得超過6800萬港元,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一幅字畫都籌得1300萬,更不用說比這個數字更龐大、更持久的維穩經費。回顧香港民主同道,倘若輕視對手實力,反而驕矜自大,滿以為自發民主街頭運動必可旗開得勝,嚇退中共暴政,未免忽視政治大局,以及境外同道支持與聲援的重要性和硬實力,殊不足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