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4日星期四

黄昌盛:周永康之流告诉中国人谁才是真正的敌对势力




【 民主中国首发 】

前常委周永康用自己和家族的作为告诉不明真相的群众,“我们党”就是特权利益集团,就是“通奸党”,就是“太子党”。原来,“我们”就是他们,他们就是“亡我之心不死”里的“我”,他们就是小太子周斌之流,吃里扒外,内外勾结,用“白手套”掏空中国。他们成为窃国大盗、成为卖国贼、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真正的敌对势力。他们把儿女、大奶、二奶及小三送到“敌对势力”的国家里,自己在国内却教育我们视他们的敌人为我们的敌人,可是我们已经觉醒: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渗透”,中国能改革开放吗?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造谣”,中国能废止劳教制度吗?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干涉”,中国能像挤牙膏似地放开计划生育和户籍政策吗?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说三道四”,中国人能在马路上看到统一刷黄色的校车吗?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指手画脚”,河南的“血浆经济”能停止吗?……

“康师傅”正式下架后,河南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传达贯彻中央对周永康立案审查情况的通报,会议强调:“要把思想统一到中央精神上来,加强对干部群众的思想引导,使大家分清主流和支流、主体和个体,深刻认识到个别人的腐败问题无损我们党的伟大、光荣、坚强;要及时有力地反击敌对势力和别有用心的人借题发挥、恶意炒作,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针对河南省委向习近平表忠心的通报,笔者提出三点置疑:

一、谁是真正的“敌对势力”?


河南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的消息首发《河南日报》,中国各大门户网站转发后,网民们“及时有力地反击”了河南省委的无耻言论。凤凰网于8月1日12点51分转载后,截至8月3日21点47分,上海网友发表的评论“敌对势力不是别人,正是那些贪官污吏”,得到35382人的点赞,排在所有评论的头条。另外一条评论“严打台上的敌对势力”得到7306人点赞,排在第六条。

“毛腊肉”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一直分不清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更分不清“我们”是谁?但周永康已经告诉不明真相的群众,“我们”就是特殊利益集团,就是“通奸党”,就是“太子党”。原来,“我们”就是他们,他们就是“亡我之心不死”里的“我”,他们就是周斌之流,吃里扒外,内外勾结,用“白手套”掏空中国。他们成为窃国大盗、成为卖国贼、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真正的敌对势力。他们把儿女、大奶、二奶及小三送到“敌对势力”的国家里,自己在国内却教育我们视他们的敌人为我们的敌人,可是我们已经觉醒: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渗透”,中国能改革开放吗?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造谣”,中国能废止劳教制度吗?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干涉”,中国能像挤牙膏似地放开计划生育和户籍政策吗?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说三道四”,中国人能在马路上看到统一刷黄色的校车吗?如果没有“敌对势力”的“指手画脚”,河南的“血浆经济”能停止吗?……“敌对势力”给中国人带来的实惠越来越多!

周永康的核心罪行是与人民为敌,这个“维稳沙皇”在十年间把中国变成了古拉格集中营,遍地访民,遍地精神病院、遍地上访学习班,遍地训诫中心,遍地上演着《飞跃精神病院》……多少人死于冤假错案,多少人死于上访路上,多少“失足妇女”被公检法背景的妓院逼良为娼,多少人在公安局和法院配合下的强拆中跳楼自焚……他的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他是“人吃人社会”的“顶层设计师”。河南省委对周永康的哪个重要讲话没有贯彻执行过?就在周永康已经被抓,劳教制度已经被废止后,河南省各地立即用“非正常上访训诫教育中心”取代了劳教所。作为人权血债累累的河南省委,有什么资格和脸面说别人是敌对势力?

在中国,有两个最倒霉的群体:临时工和敌对势力。什么坏事都是临时工干的,什么坏事都是敌对势力指使干的。上海法官集体嫖娼事件发生后,虽然官方没有说敌对势力在背后手把手地指导法官把生殖器与“小姐”联通和移动,但上海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崔亚东在集中教育整顿动员大会上讲话时说,这一事件“给境内外敌对势力借机攻击党和政府、攻击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攻击上海党政干部队伍提供了可乘之机”。崔亚东的意思是,如果法官嫖娼没有被曝光,敌对势力就没有“攻击”的机会。崔亚东的意思与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的意思是一样的:如果薄谷开来不杀人,如果王立军不去美国领事馆,敌对势力就没有“借题发挥”的机会。贪污、受贿、共享情妇、杀人都无所谓,只要不给敌对势力攻击的机会就是党的好干部。网上有个段子:“俺的爹啊俺的娘,俺们五个真冤枉。俺与小姐去上床,网上传播乱宣扬,说俺集体去嫖娼。俺们个个好思想,一怪公安没扫黄,二怪美女太漂亮,三怪敌对势力强。如果你要有权力,比俺玩得还疯狂。”

“金融时报”专栏作者老徐说:“‘敌对势力’这个词,就如同‘人民’、‘群众’等众多虚头巴脑的词汇一样,内涵不清晰,外延无边界,稀里糊涂,就像个破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需要的时候你就是‘人民’,不需要的时候,你就是‘敌对势力’,怎么合着自己的意思,就怎么解释,反正解释权在人家手里。”靠制造敌人来维护稳定,靠制造敌人来逃避责任,只有虚拟的“人民”,没有实体的公民,这是所有独裁国家的意识形态。

二、谁是真正“别有用心的人”?

从河南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的消息中,可以看到无数个“别有用心”。在中国,“一致拥护”这样的新闻是“文革体”,早有打倒刘少奇的模板和打倒“四人帮”的模板,河南省委应该拿来套一下,换一下开会的时间、地点、与会人员就行了。但是,河南省委却在鹦鹉学舌的过程中“塞私货”,大部份说的是中南海的调子,当中别有用心地加进自己的一二句话。会议消息中说“深刻认识到个别人的腐败问题无损我们党的伟大、光荣、坚强”,但同时又说周永康的行为“给党的形象造成了严重损害,影响极其恶劣”。这明显是对党的恶毒讽刺,为习近平成功地创造了“自黑”模式。在这里,河南省委还把中共格式化的语言“伟大、光荣、正确”改成了“伟大、光荣、坚强”,他们的胆子太大了,暗喻党已经不“正确”了。河南省委把“伟光正”改成了“伟光坚”,坚字与奸字谐音,暗喻“通奸党”,同时也暗喻四川大地震时的“猪坚强”。河南省委把“正确”换成“坚强”,别有用心地暴露了一个国家机密:“三个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已经倘然无存,党需要坚强地苟延残喘,能走多远走多远。

河南省委的这个表态已经陷入了“动机论”和“阴谋论”。大陆编剧曾鸣网上提问:“这是指敌对康师傅的势力吗?”有江苏网友对此定性说:“(这是)借敌对势力之名为周老虎发声的节奏。”还有网名质问会议消息中点名的35个与会者,敢公开自己的财产吗?不敢公开就说明你们与周永康是一个犯罪团伙的。网民们并没有“无限上纲”,因为在无官不贪和选择性执法的中国,35个与会者什么时候被打倒,只是“初一”与“十五”的区别。周永康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

河南省委这套贼喊捉贼的把戏,早就被薄熙来演过了。2012年2月3日,也就是薄熙来把王立军的公安局长职务拿掉的第二天,他出席了重庆市宣传文化工作会议,他在讲话时煞有介事地说“敌对势力在信息舆论方面可谓煞费苦心,哪里出点事,就可劲儿地忽悠、造谣。”就在薄熙来讲话后的第三天,2月6日,王立军跑到美国领事馆上访,并提出投靠“敌对势力”,但因不符合“异议人士”这个基本条件,被美国政府拒绝。于是,所有敌对势力的“造谣”都变成了中共媒体的真相新闻,而之前所有中共媒体的新闻都变成了造谣,其中当然包括“休假式治疗”及薄熙来的别有用心。

薄熙来曾经厚颜无耻地泄露“党的隐私”和国家机密,把党的“别有用心”公布在《重庆日报》上。他告诉世界,中共在治理国家时,并没有运用马克思主义,而始终在运用柳宗元的《敌戒》。薄熙来在重庆市宣传文化工作会议上朗诵了一段文言文的《敌戒》,笔者找来译文:大家都知道敌人与我为仇,却不知道对我极有好处。都知道敌人能为我害,却不知道对我大为有利。秦国因有其他六国和它对抗,便能小心戒惧因而国富兵强;一旦六国除去之后,便骄傲自满起来以致终被灭亡。

三、谁在“借题发挥恶意炒作”?

周永康是在新疆自治区当选党的十八大代表的,当时新疆官方媒体报道:“当大会宣布中央提名在我区选举的代表候选人周永康同志在选举中以全票当选党的十八大代表时,全场报以长时间热烈的掌声。”这已经足够说明周永康得到全党的拥护。但时隔两年后,变成了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一致拥护打倒周永康。然而,打倒周永康的人不是“胡温”,也不是习近平,更不是中纪委,而是薄熙来的打手兼“狗腿子”王立军。一次狗急跳墙、一次激情叛逃、一次乌龙事件,结束了周永康的政治生命。这是“天助胡温”,是“上天示警”和“天人感应”,是周永康为母校题词“厚积薄发”的应验和一语成谶,是实在捂不住了,是无法向世人交代,绝不是什么河南省委所说的“充分表明了我们党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坚决反对腐败的坚定决心”,更不是“充分体现了我们党自我净化、自我革新的政治勇气,我们党完全有能力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

河南省委为了向皇帝表忠心,总想在“一致拥护”的模板上说点新词,但中共已经把所有的政治资源用光了,把世界上最好听话都说尽了,把世界上最坏的事都干绝了,所以河南省委不得不重复那些邪教教条。河南省委应该参考朝鲜“一致拥护”的模板,在会议消息中写上:“全场以热烈的欢呼沸腾的时候,周永康不情愿地站起来勉强拍手应付,表现出傲慢不恭的态度,从而引起中国军民的冲天愤怒”;“周永康忘恩负义,是狗都不如的人间渣滓”。

最会“借题发挥恶意炒作”的不是河南省委,而是是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在一致拥护的会议消息中不仅重复“充分体现了党中央惩治腐败的坚定决心”,而且重复了一个被重复了一万遍的谎言:“周永康出现严重违纪问题,根本原因是理想信念出了问题,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背离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手段,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教训十分深刻。”最高法院的表态完全是在抹黑共产党,因为理想信念出了问题和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是每个党员的共性问题,有他们在“三讲”教育、党的先进性教育、党的群众路线教育中写的“自查报告”为证。30多年来,这个世界观问题不仅成为所有党员的遮羞布,也成为所有嫖客的遮羞布。坊间有段子云,农民工嫖客在派出所留下检讨书:“由于我的理想信念出了问题,放松了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改造,所以没有挡住金钱(十元店便宜)和老美女的诱惑,把自己混同于某些领导干部,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普通群众,以为可以和领导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河南省委“借题发挥恶意炒作”,实属掩耳盗铃。会议消息说:“要把思想统一到中央精神上来,加强对干部群众的思想引导,使大家分清主流和支流、主体和个体。”河南连续四任交通厅厅长因贪腐而落马,请问,这是主流还是支流?河南漯河市连续三任市委书记及一名市长“前捕后继”,其中一名市委书记携巨款潜逃至新西兰,请问,这是主体还是个体?河南省委借题发挥恶意炒作”的目的就是让中国人活在意识形态的假象中,从而相信“我们党完全有能力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

社会治理靠暴力维稳,巩固政权靠树立“敌对势力”,这充分证明,今日以运动之势反腐的独裁者,并没有表现出丝毫愿意接受社会公论检验和自我革新的诚意,人们看到的无数个希望,很快就会变成失望和绝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