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9日星期二

黎学文:宋庄艺术家党支部 新极权的文化策略

     黎学文 评论员
  
    黎学文:宋庄艺术家党支部 新极权的文化策略

    北京宋庄向来被称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重镇和风向标。
  

     北京宋庄被称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重镇和风向标,宋庄小堡村享有「中国的宋庄,世界的小堡」的称号,这块被世界艺术界目为中国先锋艺术飞地的画家村近年来却越来越面目全非,不仅极度商业化,且日益的党化。 6月28日,通州宋庄艺术家党支部成立,同时,「庆祝建党93周年艺术家邀请展」在小堡村东区艺术中心举行,近百位艺术家参展。随着党支部的成立,近日又传出了约200名艺术家集体入党的消息,其中不乏多位著名的当代艺术家,让世人为之震惊。

  
     宋庄成为著名的艺术家聚集区始于1994年前后,其背景是当时北京要举办世界妇女大会,当局对北京最早的自由艺术家聚集区圆明园画家村进行大扫荡,艺术家们被迫离开圆明园画家村,最后漂泊到北京最东边的郊区农村宋庄,自栗宪庭、方力钧、刘炜等首批画家入驻后,经过近20年发展,现在已有近6000位艺术家入驻,是中国规模最大的艺术家聚居群落。
  
    宋庄画家村原本是热爱自由的画家遭到当局打压后的栖息之地,是艺术家逃离体制后试图建构的一块自由飞地,画家村以其边缘性、草根性和批判性吸引到很多艺术家背叛体制而自发形成群落。然而自2011年宋庄被北京市确立为的「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后,政府强势控制宋庄艺术区的步伐越来越紧逼。今年六四期间,宋庄有十二个艺术家被全天候站岗,包括被称为当代艺术教父的栗宪庭,以及人权艺术家吕上、追魂等人,吕上出门买菜都有国保贴身跟随,艺术家陈光更是因为创作六四屠杀作品而被拘捕,画作也被抄去一空;7月,以艺术作品抨击计划生育的艺术家王鹏更是连人带画被驱逐出宋庄,艺术家们的创作自由遭到极大打压,宋庄的自由艺术生态几乎濒临崩盘。
  
    在对一些重要的人权艺术家采取驱逐、恐吓等手段后,一向标举自由的宋庄又开始了严重党化,中共发扬一竿子插到底的党建传统,从过去的「支部建在连上」、 「支部进村委」到现如今的「支部进民企」、「支部进画家村」,党天下的车轮生生辗过原本边缘的艺术村,真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党支部的建立和艺术家的集体缴械宣告了宋庄精神的彻底崩盘,主流媒体洋洋得意的宣告中共党建又占领了一个文化高地,显示他们不放过任何一块死角和缝隙的插入能力,也凸显出新极权在当下的文化策略:在延续过去的强势打压的同时,采取积极进攻和渗透,不断抢滩文化资源和高地。
  
    近年来,新极权在文化策略上显示出越来越强硬的占领与进攻态势,从打大V到「微信十条」,从互联网主管总头目国信办主任鲁炜亲自视察上海澎湃新闻网站,到最近汕头文革博物馆今年纪念活动被叫停,种种迹象显示新极权文化策略的强势崛起。
  
    中共过去对文化部门主要采取管控措施,如对传统媒体、新媒体和出版物的封杀和禁令,南周事件便是;或者对违反意识形态的从业人员予以降职、解聘等,媒体人宋志标因在东网写专栏被解聘便是,其主要手段是惩罚和训诫。而现在,新极权开始采取抢滩措施,如在画家村建立党支部、拉拢艺术家集体入党、让恶心不堪的诗歌作品获得鲁迅文学奖、创办自己的强势新媒体平台等等,如果说管控策略是对主流意识形态认为的负能量的强势打压的话,那么,如今的抢滩策略则是对意识形态认可的正能量的隆重推出。
  
    过去,极权谎言是公然制造,粗糙不堪,极易辨识,经常成为民众讽刺和调侃的对象,而新极权下的谎言,则经过深度包装与技术加工,在眼花缭乱的炫目炮制下展示虚假文化的繁荣,显得华丽堂皇,具有强烈的欺骗性。在极权几十年发展积累起大量的文化资源的基础上,新极权在文化策略上实行对资源的灵活掌控,对有核心影响力的文化艺术高地积极抢占,展开极具侵略性的文化进攻,使得大陆自由文化的空间无比逼仄,文化的创造力和批判性也极度萎缩。
  
    从管控到抢滩,新极权文化策略的铁蹄将让中国文化陷入万马齐喑的冰河时代。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