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7日星期日

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被中石油非法开除,申诉无门向社会发出求救


   
     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于1990年从部队复员后,被分配到辽宁省盘锦市辽河石油运输公司(现中石油长城钻探)七分公司。赵广军作为一名汽车运输驾驶员,自1998年起实行绩效工资,出车有工资,不出车就没有工资。2000年8月31日因母亲病重,向队长放假后回家探望病重的母亲。


     然而,令赵广军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休探亲假期间,运输公司对七分公司进行整顿,原刘经理被免职,赵广军本人也于当年的9月18日(即回家探亲的第12天--扣除法定节假日)被公司非法除名。
   
     随后,赵广军给公司的相关领导打电话询问,被告知:公司黄了,具体情况他们不知道,经理刘勤仓不知去向。赵广军自此只好四处奔波打零工为生。直到2009年8月,遇到一个油田职工老乡回家探亲,赵广军才知道公司解体后,原职工全部得到安置。于是急忙赶回油田原工作单位,经多方打听,知道自己回家探望病重的母亲没几天,因原公司对未来结构性重组作了前期整顿,经理刘勤仓被免去经理职务,自己个人档案被放置钻井一公司除名档案人员中。
   
     为了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赵广军要求公司就自己被非法除名作出解释,没有人接待,于是,2009年10月26日,赵广军向盘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争议仲裁申请,盘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以原告申请超过仲裁时效为由,不予受理。赵广军只好向辽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长城钻探对其非法除名决定。
   
     值得说明的是,赵广军的档案中清楚地写有家庭住址及联系方式,在法庭上公司的队长也出庭作证说赵广军已经请假,被除名的事自己并不知道,但法庭并未采用队长的证言。最重要的是,赵广军正常请假时间并未到法定的无故旷工15天除名时间,公司对其非法除名属于程序违法。
   
     然而,2010年8月30日辽河法院作出(2010)辽河基民一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法庭调查称,没有赵广军的家庭住址,赵广军属于无故矿工,该判决违背事实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完全不顾劳动法及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枉法判赵广军败诉。在上诉到辽宁省辽河中级法院后,2011年3月23日辽河中级法院作出辽河中院(2011)辽河中民一终字第2号民事裁定,以“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2010)辽河基民一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
   
     2011年10月13日辽河法院重审此案,辽河法院不但不纠错,反而变本加厉、隐匿证据、编造事实,辽河法院民三庭庭长丁相永曾公开说:“判你胜诉谁来给我们发奖金!”事实上,辽河法院每年的奖金、福利及子女的就业安置等,都是由中石油来负责,这也证实了辽河法院为什么在中级法院要求重审后,不仅不纠错,反而在承认公司对赵广军的除名通知书没送达本人及公告期未到法定的30天、公司没有召开任何会议的记录、公司的经理、工会主席、队长等均不知赵广军被除名的事实下,仍然维持公司对赵广军除名的错误决定,不仅恶意剥夺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更是对法律的蔑视。
   
     据赵广军介绍,我的劳动纠纷一案,3年中7次开庭5个判决,我的案件事实很清楚,请假12天就被除名,队长、经理不知我被除名,没有任何原始记录。但辽河法院为了油田每年给予的奖金和福利待遇,徇私枉法、罔顾事实,成为欺压百姓的保护伞。而辽宁省高级法院的民事裁定书中,虽承认“适用法律不当,但因原审判在认定事实和裁判结果方面基本正确”,最终维持了原判。
   
     至此,赵广军希望通过依法解决被单位非法除名的申诉走到了尽头。
   
     无奈之下,赵广军找到辽宁省盘锦市政府,政府人员称:我们只负责打击非访、拘留、劳教,央企我们管不着;找到原单位,得到的答复是:找政府去,你和企业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
   
     2010年9月8日,相关负责人罗际明书记到赵广军的家中,离开时说:我们回去以后再研究研究,再来找你时,会提出最后解决问题的方案。
   
     转眼4年过去了,相关责任方并未拿出任何解决问题的方案,被逼上访的几年中,赵广军被4次刑事拘留,3次治安拘留,无数次遭遇非法截访被关黑监狱。
   
     赵广军说:看似这只是他一个人的不幸,但在没有公正可言的中国,要想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无异于难于登天,希望社会各界关注他的遭遇,同时希望全国人大和中央巡视组依法彻查中石油及辽河法院的违法违纪行为,有关责任方依据劳动法和相关的法律法规保护普通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