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1日星期一

余未:当自杀成为罪过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0/2014
7月16日,因拆迁遭受不公,7名江苏省泗洪县中年男女上访者在中国青年报社门口集体喝农药自杀。个别自杀不顶用,访民报社门口集体自杀仍未刺痛麻木不仁的体制,涉事地泗洪县县委书记、泗洪县常务副县长等14名相关责任人仅被处以党纪政纪处分。更为荒谬的是,蔡福喜、孙成梅、王娟7名访民,29次正常信访无果、被关黑监狱、被殴打和侮辱,集体自杀反抗暗无天日的社会,竟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加缪说,自杀是对个体生存意义的否定和对个体所在社会的否定。多名访民在中国青年报社门口集体服用农药自杀,可谓对喝血盛世与人治中国的双重否定。土地、房屋是草民仅存的生活资源,民口夺食、上访无望、自杀有罪的结果必然是民众激烈的暴力反抗。村民只想好好过日子,他们不想杀人,都是逼上梁山。
8月7日下午2点30分左右,中国青年报社再次发生一起集体自杀事件。当时中国青年报院内突然传来高呼“救命”的声音。7 人在院中,4人大声呼喊,其余3人倒地。倒地者男女均有,一字排开未穿统一服饰。据报道,这是中国青年报社一个月内发生的第二起集体自杀事件。7月16日,因拆迁遭受不公,7名江苏省泗洪县中年男女上访者在中国青年报社门口集体喝农药自杀。加缪说,自杀是对个体生存意义的否定和对个体所在社会的否定。多名访民在中国青年报社门口集体服用农药自杀,可谓对喝血盛世与人治中国的双重否定。

2010年以来,江苏省泗洪县实施国土资源部《土地增减挂钩》和江苏省国土资源厅《万顷良田建设工程》,农民的房屋被拆迁后,每户补偿3-4万元,而买安置房在12万元以上,被暴力强拆、无家可归、无钱买房的农民怨声载道。有官员坦言,这种急于发展不顾百姓利益的做法,最终将导致政府失信,与百姓彻底对立。发展本身是为民众谋利益,如果政府剥夺百姓利益求发展,这样的发展又有什么意义,不能因为急于发展而忘了发展的目的。

知情者透露:泗洪县陈圩乡西陈村村民李克利的房屋在其没有签字的情况下,于2010年10月27日被乡政府强拆!泗洪县泗河乡中潼村村民,由于补偿款太低,二十多人到省信访办上访,被抓回并送进“黑监狱”,每人每天罚款100元;泗洪县归仁镇三李(杨圩)一妇女,2010年6月2日被逼喝农药自杀,县里组织了几十人到镇政府抢尸体,强行将尸体送到殡仪馆火化;陈圩乡西陈村村民李克利因家中房屋被强拆,2010年12月29日在北京凤凰周刊门口喝农药自杀。

记者调查发现,7名自杀访民都遭受了强拆,对政府补偿严重不满,都曾被当地政府抓进了信访学习班,被套黑头套、殴打、罚站、不给饭吃、侮辱等;其中一人挨了十多分钟打,被要求面对墙站着,手里端一脸盆水,把鼻血接到脸盆里,等血流完了,把脸盆里的血水喝下去,不喝就打,喝完为止。2014年度泗洪县城区房屋征收计划涉及9641户,拆迁面积150.6万平方米,共3055亩。征地范围涉及全县所有乡镇,许多农民的平房拆迁后被集中安排到七层楼房中居住。政府征地的目的是要将原有较为分散的乡镇街道居民区拆除后重新集中修建,以期能搜刮出更多土地。(《7名访民集体自杀事件调查》)

有记者透露:泗洪那个鬼地方,虐待上访户是有前科的,这是占才强2011年写的泗洪《上访“学习班”梦魇》:有一种酷刑曾经让孙银侠“差点死去”,这就是“坐凉地”、“端凉水”:人坐在地上,两腿伸直并拢,两臂也同样向前伸直。然后两手端着一个盛水的盆,脖子也要伸直,不能低头……

黑监狱美其名曰“信访学习班”,成为乡镇干部们解决拆迁矛盾的主要手段,“信访学习班”的“办学”口号是:“同不同意,进了学习班都会同意”。

个别自杀不顶用,访民报社门口集体自杀仍未刺痛麻木不仁的体制,涉事地泗洪县县委书记、泗洪县常务副县长等14名相关责任人仅被处以党纪政纪处分。更为荒谬的是,蔡福喜、孙成梅、王娟7名访民,29次正常信访无果、被关黑监狱、被殴打和侮辱,集体自杀反抗暗无天日的社会,竟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

文革时期的自杀者,被政治定性为“自绝于党和人民”;当局与时俱进,用寻衅滋事这个口袋罪,将自杀者收入囊中,唯一不变的是对人权、法治、正义的极端蔑视。

8月1日,55岁的赵广生在湖南湘潭市政府大楼自焚。赵广生曾是湘潭锅炉厂的销售代表,其父曾官至湘潭军分区后勤部部长。锅炉厂破产后,人生急转直下,下岗、离婚、儿子智障、糖尿病。为维持生计,赵开始追讨工厂欠所欠20万元提成款,多次上访未果,终于酿成自焚惨剧。

自焚现场照片极其惨烈。赵广生3度烧伤,烧伤面积达99%,危在旦夕,当局要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拘他,只怕还得等些时日。

如果自杀都不足以警醒这个沉沦的社会,甚至还成为罪名,草民还有何法可想、何路可走?学者王江松发出悲愤的吼声:“7名在中国青年报门口喝农药自杀上访的农民,被冠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拘。越来越同情杨佳了,他似乎早已看透,一切对现行法律的理性诉求,对于贪官恶吏而言,都是徒劳无益的,因为他们只听得懂一种语言: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1月11日,湖南湘西花坦县访民胡秀祥在开往北京的列车上,被当地政府截访人员拦截,在遭到围殴的情况下用剪刀刺伤两名截访者。

7月17日,河南焦作访民张小玉夫妇,用水果刀刺死一名警察。

7月28日,山东日照市人民医院,患者家属因医疗纠纷堵门讨说法,与警察、保安发生冲突,51岁的刘跃红持刀刺伤民警、协勤、保安共8人。有网友说,开始警察先拿着警棍打老百姓,老百姓逼急了才动刀。

8月1日,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发生征地血案,龙潭区城管大队长邵罡被农民楚志喜砍死。楚志喜的亲属楚志芹告诉记者,楚家和17户村民多次到长春、北京上访,均未达到目的。2013年,村民先后上诉至龙潭区法院和吉林市法院,其中吉林市法院二审判村民胜诉。“城管强拆属于侵犯我们的合法财产,我们一定要向法院讨个说法。”

被村民用“镰刀、匕首、棍棒、汽油弹”攻击的龙潭区城管,与其它地方的城管一样劣迹斑斑。2009年3月12日,龙潭区城管行政执法局人员进行强制拆迁,数十名城管围住店主一家人拳脚相向,致店主一家3人受伤,其中两人面部流血。龙潭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卢世国声称:“我们的执法队员并没有打人,那两个受伤的人是在阻拦执法的过程中自己不小心撞伤的。”请问卢局长,城管大队长邵罡死了,能说他是自己不小心撞上村民刀口的吗?

土地、房屋是草民仅存的生活资源,民口夺食、上访无望、自杀有罪的结果必然是民众激烈的暴力反抗。村民只想好好过日子,他们不想杀人,都是逼上梁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