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1日星期四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 民主中国首发 】       作者: 施 英

说8•17“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恐怕连港府和中共当局都无话可说。当然你非要睁眼说瞎话,那谁也没办法,甚至可以理解,因为中共统治历来是靠谎言维持的。中共官方是不敢再大陆任何城市举办哪怕是拥护一党专制的游行,但在香港,为了欺骗舆论和香港市民,竟然厚颜无耻在光天化日之下,堂而皇之进行丑陋表演。


比较8•17和7•1大游行谎言一目了然(网络图片)
说8•17“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恐怕连港府和中共当局都无话可说。当然你非要睁眼说瞎话,那谁也没办法,甚至可以理解,因为中共统治历来是靠谎言维持的。
中共官方是不敢再大陆任何城市举办哪怕是拥护一党专制的游行,但在香港,为了欺骗舆论和香港市民,竟然厚颜无耻在光天化日之下,堂而皇之进行丑陋表演。
其一,官方利用自己掌握的权力进行长期筹划组织;其二,官方动员和强迫包括深圳在内的公务员、员工参加游行。有当地媒体报道,香港的国营公司强迫员工参加游行,给他们提供免费交通、免费食物,以及其他好处;其三,包场维多利亚公园附近多家酒楼,吸引香港市民,免费招待参加游行人员;其四,香港警方瞒天过海虚报参加游行人数,不存在中立立场;其五,十几年来,香港年年“七一大游行”,大陆媒体封杀新闻,而这次却相反,大陆官方媒体大肆报道鼓吹。
●海外媒体报道香港8•17“反占中”游行
▲德国之声(DW)8月17日报道:香港数万人参加“反占中”游行
酷暑下的香港,数万人游行“反占中”。约七周前,香港亲民主派人士曾组织一次大规模游行,要求在未来特首普选中有更大的发言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周日(8月17日)的 “反占中”游行,据香港大学统计学家叶兆辉(Paul Yip)的估算,约有57000人参加。相对比,今年的七•一大游行据独立估算约12.2万-17.2万人参加。
不过,警方提供的数字是,本周日11万1800人从起点维多利亚公园出发,比他们对 七•一大游行的统计数字9万8600人要高。
在半自治的香港,公众的不满达到多年来的最高点,不少港人认为北京干预香港政治,而对于如何提名2017年香港特首人选,也出现不小的分歧。亲民主派人士呼吁,如果当局拒绝公众有提名特首的权利,今年底将动员数千名抗议者和平占领金融区中环的街道。 “占中”运动受到北京和港府的强烈批评,被称为非法、极端、可能引发暴力。
警方称超过11万人周日从起点维园出发
周日游行的组织者“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人之一周融(Robert Chow)向法新社表示:“我们想让世界知道,我们想要和平、民主,但请不要威胁我们,不要试图将这里变成一个暴力场所。”
维园中,数千人身着红色衣服以显示对北京的支持。有人手举标语“共产党万岁”,亦有人呼喊“我们要和平民主”、“不要暴力”。一名警官被一枚鸡蛋击中,投掷鸡蛋的人原本以正质问游行者的支持占中人士为目标。
一名70岁的王姓老者向法新社表示,他是一名退休的厨师,“我来反对占中。对年轻人不是好事。”一名四十岁的郭姓建筑工人手举中国国旗表示:“我不知道怎么谈我对民主的观点,那是高层政治。我只知道,没有和平就没有繁荣。”
不过,也有一名18岁的深圳市民表示,他是周日造成抵达香港的,参加游行只是因为朋友叫他这么做。香港一家有线电视台报道称,有些人由大巴前往集会地点,获得200港币的“交通费”。一名60多岁的陈姓女士向路透社表示,有些人参加游行仅仅是因为他们喜欢跑步,“我遇见一位朋友,她与同在一家房地产管理公司的同事正一起跑步,她说公司鼓励他们参加。”
一位退休的77岁的罗先生(Law Kwai-Wing)向路透社表示:“我们不支持占中,因为会带来麻烦和不稳定。”他说,他是从广东省乘大巴过境过来的,是由亲北京的香港工会联合会(FTU)组织的。
“占中”运动发起人之一陈健民向法新社表示:“今天你看很有组织,所以很明确是动员的结果。我们只希望人们参加是出于自己的决定。”
“反占中大联盟”发起人之一周融则驳斥相关指责,称:“如果有人不想参加这些活动,就不必来参加。”
今年6月,“占中”活动人士组织的 民间公投有80万人参加,其中大多数支持改革选举机制,允许公众提名特首人选。而之后亲北京团体和官员支持的“反占中”签名据称收集到140万个签名。
▲美国之音(VOA)8月17日报道:港亲中团体举行反占中大游行
香港—香港亲北京团体“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星期天发起跑步、游行和献花等活动,其中以大游行为重头戏。据港媒报道,据主办团体称,各社团上报的人数超过12万人。游行于下午2点从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起步,将是建制派近年少见的大规模活动。
针对有报道说,有些团体为凑人头向游行人士派钱,召集人周融表示不接受该做法,但提供交通、膳食等则没有问题。据报道,在维园附近的至少7家酒楼,超过200桌价格在1600至3000多元的酒席被游行团体预订,其中4间更是“包场”。
此外,亲中团体为反击泛民争取符合国际标准的2017年特首选举而发起的和平占中运动,近一个月来发起全港反占中签名运动,并声称近日内可突破150万人次。不过,签名活动从一开始,便因漏洞过多、一人多签,以及市民举报被中资企业、街坊福利会属下团体等强迫签名而遭广泛置疑。
由香港学者发起的和平占中运动,今年6月下旬就民间政改方案举行全民投票,有近80万人参与。另外,50万港人参加了争取真普选的七一大游行。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17日报道:香港反占中游行 亲北京的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之间的角力
近期以来,香港各界针对2017年特首普选的争执愈演愈烈。为促使北京方面允许香港进行对特首的全民公投,而不是有条件地进行限制,以便将北京不喜欢的参选人排除在外,香港泛民主派中的激进人士发起“占领中环”的行动。而香港一些亲北京的组织和个人也组成“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反对泛民主派的运动,并主张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在2017年推动普选。
周日(8月17日),成千上万亲北京的香港人士在市中心举行“反占中”游行。
法新社指出:香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在1997年回归中国后,处于一国两制的半自治状态,但是随时时间的推移,面对未来,保持现状的支持者和改革者之间的分歧变得越来越大。
面对大陆对香港的影响逐步加深,香港泛民主人士认为来自北京的干涉也越来越多 ,因此主张对2017年的特首选举,自由提名,进行一人一票的直接普选。北京虽然同意举行普选,但是要求候选人须经过北京的同意。这一结果当然不被香港民主人士所接受,因此呼吁民众占领这座七百万人口的商务街区中环,以便向北京施压。要知道,如果中环瘫痪,这将对亚洲的金融业造成巨大影响。
周日游行的组织者反占中大联盟表示,香港大多数沉默的市民不赞成占领中环。其实,占领中环是受到2011年9月,美国纽约市民因经济危机声讨金融界过分敛财的行为、而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启发。
大联盟的一位发言人周先生向法新社表示: 组织游行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希望世界和平,我们希望民主,但是请不要威胁我们,不要让城市陷入暴力,发言人称:那些 说:如果中国不屈服,就会去驻占领中环商务区的人,越过了黄色警戒线。
据香港媒体的报道,大联盟今天组织的抗议活动,共分跑步、游行和献花三个项目
先是上午举办的「跑步上中环」活动,共有1500人参加。原订分三批起跑,最后改为两批。
然后是周日下午的游行, 原定于在当地时间下午一点多开始在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集合,到三点才出发,可是因为参加人数众多,约有十二万至二十万港人应约而至,使得游行从下午一点半就开始了,尽管游行队伍前进的速度颇快,可是打头的示威人士在三点左右抵达游行线路终点的时候,示威队伍还没有出发完毕。一位年过七十的退休厨师称:我来这里,只是要反对占领中环,只是这样。
最后是献花活动,可以让那些没有参与游行的人士参加。为了便于统计参加人数,组织者还向游行参与者发放方形纸贴,对参加鲜花的人士发放了圆形贴纸。
有报道指出:周日的游行,是近30年来,香港亲北京的建制派针对泛民派举行的最大一次规模的示威游行。
法新社指出:回归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因一国两制的原则享有宽松的民主氛围,和内陆相比,港人拥有前所未有的言论自由,不过实际上,在香港政治生活层面上,北京的控制绝对是没有丝毫放松,因此港人经常揭露北京的政策对回归协议条款的蚕食。
上个月,香港泛民派占领中环运动组织的七一游行,曾创下五十多万人参加的记录,六月份,举行的要求普选的非官方公投,更是有八十万人参加。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17日报道:反占中游行开步前参加社团大吃大喝一顿
由“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主办,并得到香港特区政府一众官员“以个人名义”支持、又得到中联办赞许的反占中大游行17日在香港举行,在维多利亚公园开步之前,根据明报调查发现,附近至少7家酒楼餐馆一共200桌,已被游行团体预定,其中有4家更是全部包场,闲人散客免问。调查并且发现,每桌平均消费1600元至3000元港币不等。
报导引述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表示,过去7.1游行当日,铜锣湾区维多利亚公园附近酒楼生意减少60到70%,但今次的“反占中”游行,不少团体会先一同吃午饭,令酒楼生意受惠。
对社团包场大吃大喝一事,游行主办者之一的周融不置可否,但他说大会也准备了500个便当,又说是“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尽管主办单位游行前信誓旦旦不容许团体以金钱引诱民众参加游行,但认为团体出资包旅游巴士接送交通以及用餐,则可以接受。
报导引述有传言指,17日的游行有不少同乡会及地区组织会举办“一天团”连午饭,部分吃饭地点选择在北角或铜锣湾的酒楼。明报发现,多间邻近维园的酒楼均已经被包场或满座,记者昨致电查询多间酒楼,发现至少7间酒楼的订位情况都已接近满座,其中最接近维园的皇室堡,4间中式食肆更是旺场,例如迎禧大酒楼和稻香超级渔港,有职员称今日中午已无法接受订枱,酒楼的30至40围被游行团体订满。
位于同一大厦的彩福皇宴的职员则直言,因为反占中比较旺,“我们9点几已不会派筹了”;景逸轩职员称40几张枱都已经订满,全都是游行团体包下,更称周日铜锣湾应该大部分酒楼均被包场,笑说“你都是不要来铜锣湾”。至于规模逾40围的皇室堡帝廷酒家及约30围的百德新街凤城酒家,更称有人包了全场,是参加游行的人士预订。
今日将举办3项活动,分别是跑步、游行及献花,其中,游行筹委会发言人陈勇表示,根据团体上报的数字,报名参加游行的人士达12.63万人。
主办这次游行的公关统筹程介南表示,会在维园分发方形的贴纸给参与游行者,用以点算人数,现时已预备了数十万张贴纸。由于献花活动可以让没有参与游行的人士参加,届时会向献花人士发放圆形贴纸。至于早上参加反占中跑步的人,则会获发证书。
大会16日中午1时许开始在维园布置场地,数十箱音响设备运到现场,又把小型的国旗及区旗组成旗海挂在维园6个球场的灯柱,有工作人员昨午表示,由于场地设置较大,晚上11才完成准备工作。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18日援引英媒:“很有组织”的香港反占中游行
伦敦《金融时报》星期一报道,周日的香港“反占中”游行中,许多游行人士穿着统一制服,而且有报道说他们还可以免费得到食物,但组织者对此加以否认。
香港亲北京阵营周日(17日)发起游行,反对“占领中环”争取普选的运动。
英国几大报中,只有《金融时报》在今天的报纸上对此次游行进行了报道。
《金融时报》说,尽管当地媒体报道,亲北京的游行人士向支持“占领中环”的人士投掷了几十个鸡蛋,但这次游行基本上是和平的,没有出现像7月份支持民主的示威活动中警方逮捕大批抗议人士的事情。
强迫游行?
《金融时报》的报道说:“游行看起来很有组织,不同的社区团体穿着完全一样的衣服和帽子”。
有当地媒体报道,香港的国营公司强迫员工参加游行,给他们提供免费交通、免费食物,以及其他好处。但组织者对此予以否认。
组织游行的“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 发言人周融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香港媒体的现状“很悲哀”:“(媒体)不再中立,不再为人民说话,而是为他们的政治主子说话。”
周融说,组织者确实为参加者提供了T恤衫、帽子和饮用水,但没提供食物。
他还说,“保普选反占中”活动从1,500个组织获得了赞助,共花费150万美元。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18日报道:香港反占中游行参与者人数和真实身份成疑
据法新社报道,8月17日大批亲北京人士在香港市区游行,表态反对“占领中环”。三名立法会议员也参加了反占中游行。游行者和反对者一度爆发零星冲突。现场照片显示,部分游行参与者的真实身份成疑。
香港警方估计游行队伍出发时大约有11万1800人,但香港大学社会学教授叶兆辉表示大约有5万7千人。相比之下,今年的七一大游行,警方估计人数为9万8千人,而独立观察家认为介于12万到17万之间。此次中国大陆媒体统一引用游行组织者的口径,称游行人数为19万人。
根据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游行期间,人民力量十多名成员在登龙街与轩尼诗道交界集会,抗议反占中游行,由最初与游行人士叫骂,演变成部分游行人士向人民力量成员掷鸡蛋及水瓶等。部分游行人士一度冲向人民力量成员,警方筑起人墙和架起三重铁马,将两批人士分隔。
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林健锋及张志刚都参加了反占中游行。亲北京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指责占中运动“用违法手段破坏香港核心利益”、“太过分”,并声称,“讲国际标准是误导市民,根本没有什么国际标准,各地模式都不同,特区就应该跟基本法办事”。
这次游行是由“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组织的。大联盟发言人周融对法新社表示,他们想让世界看到香港人想要和平和民主,拒绝占中的威胁手段,并认为占中是“越过了黄线”。
法新社提到,至少数千名游行者穿着统一的红制服,其中甚至有标语“中国共产党万岁”。香港当地电视台提到,有游行者来回有大巴接送,并有每人200港币的“车马费”。还有亲北京组织包下酒楼餐位供游行者吃喝。
在中国大陆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图片则显示出游行参与者的身份中有更多疑点,其中包括大批游行者不会使用香港地铁闸机;有游行者接受香港无线电视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反对什么,“乡长叫来就过来”;有人举“柳州”字样牌子组织游行者,游行中也有根据内地省区组织队伍的现象。
此外,游行中很多口号有明显的大陆特征,例如“香港是我家,和平靠大家”,以及更有威胁性的“今日你占中,明日在牢中”;多张现场照片显示,游行队伍撤离后抛弃大量餐具、标语牌甚至国旗,现场一片狼藉,有网友笑称这是把大陆作风带到了香港。
▲美国之音(VOA)8月18日报道:港亲中团体反占中大游行公信度受质疑
香港—由香港亲北京团体组成的“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星期天动员数以百计的团体和数以万计的中港民众,发起反对争取真普选的和平占领中环运动的大游行,成为建制派近年少见的有组织的大规模活动。
亲中的建制派阵营为营造反占中的民意,8月17日发起总动员,举行包括跑步、献花和游行的各种活动。主办方在游行前称,各社团上报的将参加游行的人数超过12万人,游行后称有19.3万人参加。
*偏颇质疑*
尽管8.17反占中游行的人群看来比参加泛民主派争取真普选的七一大游行的人潮要稀疏很多,但是香港警方称,有11.18万人参加了8.17游行。警方对七一大游行人数的评估是9.86万人。因此,警方被质疑明显偏颇,有意压低泛民主派游行的人数,抬高亲中团体的人数。
受邀统计游行人数的香港大学民研计划和社工及社会行政学系的估算人数分别在8万和6万左右。
港媒星期一报道说,许多媒体调查采访后发现,包括香港青年会、广东惠州总会、香港福建同乡会、香港广西社团总会、深圳社团总会在内的许多团体,通过派钱和物品或组织内地人来港旅游、购物等方式,动员人员充数参加游行,派钱的数目每人从200到500港币不等,一些混入这些团体的多名香港记者也获得了数目不等的现金。
*凑人头?*
同时,包括明报、信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多个社团游行前在游行起步的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的铜锣湾多家酒楼安排数百桌酒席,甚至包场,每桌价格从1600到4000港币。
针对有些团体为凑人头向游行人士提供报酬被媒体拍摄下来,联盟召集人周融表示,不接受该做法,若指称属实,应向联盟具名投诉,但提供交通、膳食等则不是问题。
港媒还报道说,尽管参加游行的人多数是有组织的,穿着统一的T恤,而且有团体还提供统一的回答记者提问的答案,但是许多游行者被电视台和平面媒体记者提问时,不明白游行目的、不了解和平占中,还以为是为了购物或旅游,甚至有人称是乡长让来,所以就来了,或者公司上级接见并“邀请”参加游行,迫于无奈。许多人在刚刚走出维多利亚公园后就散去,还有人脱下统一的T恤,换上自己的衣服去逛街。
维多利亚公园的游行人群走后,现场留下许多矿泉水瓶子等垃圾,游行完毕后,许多人将国旗、区旗以及各种标语,随意丢弃在行人道的回收桶旁边。
*公信力*
香港立法会议员、亲北京的民建联的副主席叶国谦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游行组织者强调反对向游行者派钱,不过这种情况确实有损于游行的公信力。
他说:“如果有这种事情发生,当然对整个游行的这方面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这个是当然的,但是我看到大会也是非常强调,不应该有什么派钱的行为,这不是大会提倡的。”
身兼港区人大代表的叶国谦还表示,派钱的事情是少数人的个人行为,不应该以偏看全,因而认为参加游行的人都是因钱而上街,不是出于自愿。
他说:“如果真的出现,是很少的一些人,是个人的行为。所以,我觉得也不应该以偏看全,影响这个十多万人站出来,用脚表达反占中的意向。如果是发展到游行不是他们自愿的,而是用钱叫他来,这完全不是一个事实。”
*官媒高调*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星期一发表题为《香港街头不再是反对派的“主场” 》的社评,称“爱国爱港人士走上街头游行,是反对派逼出来的”,这次游行证明泛民主派只代表“少部分人的意见”。
包括新华社在内的中国官方媒体对这次反占中游行进行了高调报道。香港亲中媒体和中国大陆媒体向来对泛民主派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的民主游行,要么一两句话带过,要么根本不加报道。
包括和平占中3位发起人、民主派主要代表人物、23名泛民立法会议员,以及学界团体在内的泛民主派人士,星期一在香港报章上刊登全版广告,呼吁香港市民不要接受假普选,称要是姑且接受港府推销的筛选行政长官参选人的“假普选”,就等同出卖香港的下一代。
亲中团体为反击泛民争取符合国际标准的2017年特首选举而发起的和平占中运动,近一个月来发起全港反占中签名运动,并声称近日内可突破150万人次。不过,签名活动从一开始,便因漏洞过多、一人多签,以及市民举报被中资企业、街坊福利会属下团体等强迫签名而遭广泛质疑。
由香港学者发起的和平占中运动近日表示,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今年8月底就香港2017年特首普选候选人产生办法,定下“筛选”的框架,他们就在9月展开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活动,用和平占领香港中枢地带中环的方式加以抗议。
此前,和平占中运动6月下旬就民间政改方案曾举行全民投票,有近80万人参与。另外,几十万港人参加了反对筛选、争取真普选的七一大游行。
▲自由亚洲电台(RFA)8月18日报道:“反占中”周日游行港府立场被指偏颇 陆媒大篇幅报道引发民众热议
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备,香港8.17反占中游行周日举行,警方公布游行人数为11余万人引发质疑,被认为“报大数”。有团体则被揭发以吃饭、给钱的方式请人参加游行,游行者中还有许多是从大陆过境香港的游客。而大陆媒体大篇幅报道有关游行引发网民关注,有评论认为报道不敢直面民意民情的真相,是没有自信的表现。
香港“8.17 反占中 保普选”大游行自周日下午1点45分在港岛维多利亚公园起步,持续了约5小时后结束。警方公布从维园出发的游行人数为11.18万人,而高峰时游行人数为11.06万人,至于一个月前7.1争取真普选的大游行后,警方公布游行人数为9.86万人。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则估算游行人数约为7.9万至8.8万人之间。而主办方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负责人周融周日宣布游行人数有19.3万人,至周一下午,他再次修正游行人数至25万人。
香港《文汇报》周一的报道说,为期一个月的“保普选 反占中”大联盟签名活动迈向150万大关,大联盟顺应民情昨日举办“和平普选日”,让社会各界透过跑步上中环、和平普选大游行、献英雄花,齐声向“占中”说不。
多个来自不同政团、社团及地区团体的领袖率领游行队伍,由维园一直走到中环游行终点。游行队伍从一点半出发,龙头在1.5小时后已抵达中环终点,整个游行于傍晚六点半结束,全程没有像反对派般借车队“打头阵”拖延催谷人数,以至堵路冲击警方防线等,一直保证畅顺前行。
香港泛民主派的社民联成员曾健成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则指责警方不仅报多了参与游行的人数,立场也有所偏颇。
“整个看到警方对民间7.1的游行是报少数的,但对反占中的游行是报大数的,很偏颇的。比方昨天有一个反占中的游行示威者把鸡蛋扔到警察身上,你看我们社民联陈德彰把鸡蛋扔到(财政司司长)曾俊华(身上),他被捕、控诉了,为什么昨天的不起诉?”
曾健成认为,如果一定要分出“占中”与“反占中”孰是孰非,特首梁振英应该举行一个公投,交由全港700万市民自行决定,而不是仅仅靠不知道有多少水分的150万个签名说事。
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一些游行参与者不知道“占中”是什么,也有人经不同团体报名,事后可获得数百元“车马费”,还有不少大陆游客当天经深圳过关赴港参加游行。
香港《明报》周一报道其记者混入“深圳社团总会”的游行活动,除了一餐免费午餐外,游行后还获发300元港币,有同组游行的少女表示,占中和反占中都不关她的事,有钱收最重要。
《纽约时报》周一的报道说:(周日)下午游行开始前,示威者络绎不绝地来到维多利亚公园,这次游行与亲民主人士在7月1日组织的集会形成了鲜明对比。周日游行的参与者如果不是大多数,至少许多都出生在中国大陆。他们大都以大陆家乡、学校、或在某些情况下雇佣机构为单位组织成队伍,从他们统一穿戴的T恤和帽子上很容易识别出来。
网民“变态辣椒”在推特上嘲讽道:香港反占中游行,中共请来大批广场大妈,结果在地铁不会用车票出闸机被大量卡住,还被拍到来自全国各省举着牌子的,真是香港人的命运要全国人民决定的节奏呀。
目前在香港的北京维权律师滕彪周一向本台表示,“反占中”使用不道德的宣传方式污名化“占中”,港府在事件中也未能保持中立。
“这个肯定有政府的倾向性在这儿。政府动用很多资源,包括金钱、物资,还有很多媒体报道出来,他们花钱来买人游行、请吃饭等等。政府没有保持中立,用大陆这种政治动员的模式在香港搞这种虚假的游行。整个反占中的动员都是一种误导,他们用了一种比较不道德的宣传策略,就是把占领中环给污名化为暴力,他们说反暴力,这种宣传手法都是比较不道德的。”
而包括官方媒体在内的大量大陆媒体对于香港此次游行不惜笔墨进行大篇幅报道,新华社更发布了通稿说:大游行表达各界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依法实行普选的愿望和诉求。
官方《人民日报》海外版周一刊登题为《八.一七大游行 说出港人真正心声》的报道,称“占中”可能导致中环交通瘫痪,进而影响到香港金融业和社会的正常运转。乱港的危险性,逼迫香港“沉默的大多数”发声。17日的游行以更直观的形式表达了香港主流民意。
报道在网上引发民众关注,不少网民留言道:占中是什么?
网民“小样Shaun”说:占中的时候讳莫如深,反占中却疯狂报道,还都是通稿。报道中对占中的名词解释也是十分弱智,“为了让中环交通瘫痪”,呵呵,以为百姓就是白痴?一个法学教授会没有其它目的故意想让交通瘫痪?我们的宣传部门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默认群众智力低下?当然也有可能智力低下的是你们。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则在微博上写道:过去占中活动也是规模浩大,官方媒体绝不报道。到了反占中,就连篇累牍,这无助于香港问题的解决。全面报道,反而能让港人感到公平,也让大陆人全面而切实地了解香港舆情和港人的多元化诉求。这自信,那自信,不敢直面民意民情的真相,鸵鸟战术,谁都看得出来,你没有自信!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18日报道:香港多家传媒踢爆反占中游行用钱卖人头滥竽充数
获得中联办赞许、港府官员签名支持并派员参加的反占中大游行,主办单位声称虽然有超过19万人参加,但警方和港大专家的估算都远远低于这个数字,而且香港有线电视、明报、苹果日报以及NOW电视台等传媒分别发现,当中不少人承认是因为有钱派才出来游行,有些根本连什么是“反占中”都不知道,有些参加者还拖着皮箱,说是来香港购物的。
有多家传媒的记者“卧底”早上报名参加游行,“收工”之后获得300元至350元港币的报酬,这还没有计算一顿免费午餐及免费旅巴接送在内。甚至连一向被视为亲中喉舌的香港亚洲电视新闻亦访问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是反占中但却出来游行的女士,当被再三追问什么是反占中时,她操着乡音说:“我爱和平,反对战争(占中?)。”
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宣称一共有19.3万人参加游行,有退役和休班人员参加游行的香港警方,则声称最高峰时人数是11万,而港大学者叶兆辉估算有5.15万至6.3万人。
明报记者日前浏览讨论区,有网民留言称,透过深圳社团总会参加昨日游行可获220元,毋须叫口号,亦不用穿制服。记者回复表示有意参加,并根据指示,于昨早11时到达湾仔东园酒家,在场约有30多枱,有负责人称可加至350元。酒家由深圳社团总会包场,记者与10人被分成一组,用膳后乘搭港铁到天后站集合,再分批进入维园。
游行期间,有同组游行少女告诉明报记者:“占中同反占中都不关我事”,“最重要是有钱收”;又有一名中年男子表示,对上一次参与游行是1989年北京学运事件,今次报名参加游行是因为有钱派。后来明报记者向深圳社团总会查证,一名发言人坚持没有派钱这回事。
有线电视记者早上在讨论区上看到有团体请人游行,还贴上通话截图及联络方法,便致电报名,当时大约是9时45分。对方指10时半前要到元朗大会堂,记者与摄影师立刻赶过去,当时旅游巴上已经坐满数十人。
有线电视的报导指,全车满座后,全部人已换上白色、写着“香港青年会”的制服,负责人一开车就提醒大家不要在现场提及收取车马费。一名女子逐行点名后,有人开始派车马费,记者和摄影师每人收到250元。女子又将一些钱交给坐在记者旁边的一名男子,他点算完,再将部分交给与他一起来的人。
报导指,“香港青年会”于1995年成立,梁爱诗、曾钰成是首席荣誉顾问,行会成员叶刘淑仪亦是顾问。叶刘淑仪本人亦参与是次游行。
此外,有线电视另一个记者一周前收到朋友通知,指跟香港河源社团总会游行,每人可以收200元。记者下午一时许到维园,但迟迟都见不到负责人,于是打电话找他,对方说不用游行都有钱分,很多人都多报人数。亦有透过其他途径报名的团友说卧底的记者只收200元,很不值。
报导指,到终点后,大家一起乘坐港铁到深水埗,到一个小公园,大家都急不及待分钱,不过几名“判头”似乎谈不拢。半日付出的汗水,换来每人380元。
苹果日报的记者则派多名记者以卧底身份混入多个反占中游行团体,发现全部都有向游行人士提供200至350元不等的报酬,其中香港广西社团总会出手阔绰,甫报到便即派发200元车马费,另送总值逾百元的粮油食品礼品包,而且只需到维园报到即可收工。
苹果记者成功混入下一位“小蛇头”娟姐的约60人队伍,穿上香港广西社团总会红衫制服,甫到场点名后便获发200元车马费。参加者部份是娟姐同事,她们透露任职玛嘉烈医院,当日有人休班亦有人下午才需上班,见有空档便兼职赚车马费,但其中一名“临时演员”嫌钱少,她说听闻有其他团体出价500元,也有社团每小时150元。
当然也有不少没有300元收也没有免费米粉、龟苓膏以及酱油礼品收的人士参与游行,例如政协常委陈永棋、戴德丰,多名人代、政协委员,以及行会成员张志刚、叶刘淑仪、郑耀棠等。此外,参加游行的政府官员则有民政事务局政治助理徐英伟,多个建制组织亦在游行路线内设最少10个街站,免费向参加者派发纸扇、水、饼干及面包等。
▲德国之声(DW)8月18日报道:“反占中”系列活动凸显香港民意严重分歧
随着上周日在香港市中心举行的系列活动,长达数周的“反占中”运动暂告一段落,并凸显香港民众在普选问题上意见严重分歧。
(德国之声中文网)由亲北京政治团体组成的“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香港周日(8月17日)出现“ 和平普选大游行”,据警方提供的数字,约有11.2万人参加。组织者方面称,这是为回应少数极端派企图长期占领中环要道,违法硬推其政改主张,表达主流民意,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依法实行普选愿望和诉求。
人数统计出入大
“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称,参加人数有19.3万,远多于今年泛民主派组织的“七一大游行”人数。不过,泛民主派称,参加今年“ 七一大游行”的人数超过50万。
香港大学称,周日的游行人数在7.9万至8.8万之间,约为“七一”游行人数的一半。
周日全天进行的“反占中”活动包括晨跑和下午的接力跑,标志着由亲北京的大联盟组织的长达数星期的“反占中”签名活动的结束。今年6月,由“占中”活动人士组织的 民间公投有80万人参加:“反占中”签名活动据称获得140多万个签名。
中国官方媒体在对“反占中”的报道中均强调这是香港“主流民意”的“爆发”,是对中央政府确定的香港“普选”预案的明确支持。
《京华时报》在报道时引述多名“反占中”系列活动的参与者的话,谴责“占中”是激进行为,阻碍普选,意在破坏香港社会的和平、稳定与繁荣,是“历史的罪人”。报道称,“游行队伍中,工人希望保住一家人赖以为生的饭碗,商家希望社会继续繁荣稳定,家长和学者希望香港史一片教书育人的净土,学生希望保护自己安静的书桌”。
《环球时报》刊登记者的一篇“现场采访报道”称,昨天的大游行凸显“反占中”民意,“向外界展现了支持和平普选的民意”,提醒“泛民”一派需要思考。
真实民意?
不过,有消息称,一些商业团体强迫其雇员参加周日的“反占中”大游行活动。《明报》周一报道说,香港深圳社团总会(The Federation of Hong Kong Shenzhen Associations )称,它动员了2万多人参加。该组织有近1200个团体成员。
一名年约60的陈姓参加者说,某些人参加其实就是喜欢跑步。她说,她碰到的一位女友告诉说,她同公司的其他雇员一起来了,公司方面鼓励他们来,她自己也喜欢跑步。
很多上了年纪的参与者来自不同的团体和组织,但身着同样的T恤衫,戴同样的帽子,在主办方设在终点附近的“和平普选献花区”献上“象征和平”的塑料木棉花。
一名77岁的退休人士说,他不支持“占中”行动,因为,这样的行为只会给香港带来麻烦和不稳定。他说,他是和其他人一起从广东坐大巴来港参加昨天的“反占中”系列活动的,这次大巴旅游是由亲北京的香港工会联合会(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组织的。他们这群人在港逗留不到一小时,便赶回广东吃午饭。
许多上了年纪的接力跑参加者对路透社说,他们得到了各个不同的政治和商业团体的资助。其中一个约150人的参与者团体由香港禽畜业联会(Hong Kong Livestock Industry Association)资助。一名55岁的男士说,他从香港的偏远地区坐巴士来参加,得到30港元午餐补贴金。
路透社看到一则网上短讯称,总共4小时的接力跑的参加者可获350港元。不过,该短讯的发布者没有提供自己的名字或背景。
风波远未平息
“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言人周融抨击此类传言,称它们意在诋毁、和贬损反占中活动的名誉。
“占中”和“反占中”行动的背景是围绕定于2017年举行的香港行政长官普选机制的争议。民主人士和社团呼吁北京中央政府实行候选人提名透明化、公开化,而不是由内部确定亲北京的“爱国主义”候选人。
北京允许1997年回归的香港于2017年进行首次普选,这将是中共在民主制问题上进行的走得最远的试验。
多名泛民主派议员表示,如果北京不满足他们的要求,就将继续发动“占中”。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18日报道:环球时报:香港反对派迫使建制派上街反占中
香港亲北京建制阵营游行反制“占领中环”争取普选运动后,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评论称,“爱国爱港人士走上街头游行,是反对派逼出来的”。
“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称,星期天(8月17日)的游行有19.3万人参加;警方称有11.18万人从起点出发;香港大学两支团队分别推算参加人数介乎7.9万至8.8万人与5.2万至6.3万人之间。
《环球时报》星期一(18日)发表题为〈香港街头不再是反对派的“主场”〉的社评称,这次游行证明泛民主派只代表“少部分人的意见”。
包括“占领中环”运动发起人在内的泛民主派人士星期一刊登报章广告反击,呼吁香港市民不要接受假普选。
这篇在《明报》、《信报》和《苹果日报》刊登的全版广告说,“假普选、没有选择的一票,袋住先,等于出卖下一代”,意思为要是姑且接受港府推销,筛选行政长官参选人的“假普选”方案,等同出卖香港的下一代。
泛民主派的这篇广告相信是要回应港府在本月7日推出的电视与网络宣传视频。按键 特区政府在视频中剪辑泛民主派七一游行等街头行动的新闻片,并突出了示威者与警察推搡的镜头。
这段长15秒的广告在末段以粤语提问:“想变?2017有得普选!有票真系唔要?”质疑香港市民是否要支持泛民主派的主张,放弃一人一票选举行政长官。
联署星期一这篇广告的有“占领中环”运动发起人戴耀庭、陈健民和朱耀明,还有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23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以及学界团体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和学民思潮。
“主流民意”
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与中国中央电视台这几家中央官方媒体均报道了香港“反占中”游行的消息,且普遍采信了“反占中大联盟”公布的游行人数。
其中,《人民日报》称游行人士“涵盖社会各阶层”,“展示了香港的主流民意”。
《环球时报》的社评进一步说,将这次游行与同样由大联盟发起,有超过146万人参加的“反占中”签名运动加在一起,“爱国爱港的反占中力量已经压倒反对派趾高气昂的街头力量展示”。
“突然间,爱国爱港的力量冲击了这个格局,他们戳穿了反对派所制造的‘香港民意’的假象,几乎瞬间恢复了香港作为多元社会的真实面貌。”
“一些人士指责或担心,和平普选大游行以及签名有可能‘分裂’香港社会。值得指出的是,爱国爱港人士走上街头游行,是反对派逼出来的。因为后者以游行规模作为香港社会‘普遍支持占中’的证据,要将破坏香港法治的行动合法化,爱国爱港人士这才被迫上街,打断反对派的危险游戏,还他们一份清醒。”
“因政治分歧而不断上演‘大游行’、或者要靠警察‘清场’的社会,大多为民主或‘革命’热情高、法治不健全,而且青年学生是政治运动主力军的社会。”
指控不断
一些地方或网络媒体在报道或评论香港这次“反占中”游行时也提出了一些指控。
北京《京华时报》称,游行人士“不时遭遇港独、激进分子挑衅”,但“反占中”示威者“大都嗤之以鼻或报以嘘声,然后继续前行”。
被视为左派的上海评论网站观察者网称:“有反对派搞手假扮‘反占中’人士,向游行群众发钱,借此抹黑17日的活动。”
香港《明报》与《苹果日报》等则纷纷报道示威者出席游行前后收取数百港元“交通费”的情况,甚至有记者据称卧底混入游行人士当中,并成功收钱。
报道还提到,“反占中”游行人士在游行路线上抢夺异议示威者的旗帜,向他们投掷塑料水瓶等杂物,甚至有人向泛民主派政党人民力量的成员扔鸡蛋,却击中一名女警员。
对于发钱的指控,“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言人陈勇星期一出席电台热线节目时说,筹委会调查后认为那是“插赃嫁祸”,但将继续跟进,如果真有其事,会把有关团体逐出大联盟。
“占领中环”发起人戴耀庭则说,他尊重表达“反占中”意见的市民,但他认为这是“由上而下动员”的民意,质疑这是否一种清晰的民意。
●网友8月17日至18日对“反占中”的评论(BBC)
▲呵呵,楼下又开始捏造大多数的港人民意了。
【香港人要争取的, 无非就是一个 " 最有广泛民意代表性的, 没有不合理筛选的" 普选制度. 】
首先,经过“占中派”一年多的宣传,广大港人早已明了这伙人的目的,正因为应者寥寥所以这伙人才要“占中 ”以试图“说服”实则胁迫广大港人屈服。
而且这次即使没有严格身份认证的所谓“占中公投”也始终未超过港人的1%,也就是说上面这段话里的【港人 要争取的】其实是【不超过港人的1%小小群体所要争取的】
其次,【最有广泛民意代表性】和后面的【没有不合理筛选】没有必然的逻辑关联性,事实上连BBC自己的报 道都说得清清楚楚“占中”和“反占中”游行的区别就在于【筛选方式】。
回归后港人早已有了中央赋予的有广泛民意代表性的民主自由投票方案,此为客观事实,“占中”派骗不来票而 已。
某仔捏造的主观色彩浓厚的【不合理】三个字,只是这不到1%的小小群体认定的所谓【不合理】。
最后,“反占中”说的也很清楚【保普选】,是“保”,而不是“要”,也就是现有的普选程序从筛选到投票方 案都是已经获得了比“占中”派提出的方案高出了几个数量级的港人数量支持。
▲回: 玛丽 荷兰
“职业运动”是比喻专业从事政治事物和相关活动的。我不想在这里激辩什么,也没有那个才华,所以才调侃了 下。
我赞成“真普选”,但是希望认真考虑方式方法,到目前为止现在“占中”派的言行真的很难打动我和其他许多 类似我这样的“俗人”。事情总有两面性,崛起的国家(荷兰算大国有点牵强吧),残酷,不要脸,不讲道理的情 况是有的,但并非全部,后人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当然要看从那个角度了)。今天的时代大环境与以前也不一样 ,你如果要把早期西方发达国家的崛起和中国的崛起做比较(这是我读你的上下文的理解,如果不准确,请纠正) 很难有说服力,或者至少应该有一定的前提条件。
“您可知香港人是为哪个大国而占中?” - “香港人占中” ? 应该是“部分香港人占中” 吧。大国是指哪个国家,中国嘛,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不明白你问的是什么意思。
▲....:世界上崛起的大国,包括海洋时期的西班牙,荷兰跟英国,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残酷,不要脸 跟 不讲道理!
玛丽 荷兰
----------
对上述的话想加点补充, 即是没有足够实力的国家, 是绝对无法崛起的. 否则, 充其量也祗能关门打狗,欺压良民. 以上的特点可总称之为强权, 但历史同时证明, 世上没有强权可以持久.
大英帝国早已夕阳西下, 但不是没有余晖. 英语至今仍是世上最多人使用的国际语言, 英式的法制, 民主议会制度和会计制度...等等不但没有衰落, 而且被更广泛地吸纳和应用. 这说明, 强权耐不过软实力.
今时今日, 大国崛起靠硬件, 靠强权绝不可行. 制度, 文化, 文明, 道德的优势更加重要. 看今日的中/港关系, 中/台关系, 看美国与中东地区的关系; 以大欺小, 仗势凌人, 可行吗?
香港人要争取的, 无非就是一个 " 最有广泛民意代表性的, 没有不合理筛选的" 普选制度. 因为这对香港的有效管治至关重要, 亦绝对符合中港利益. 占中者不是为了占中而占中, 也不为别国服务. 祗为香港好, 中国
更好.
▲“占中”者声称自己的方案才符合国际标准,新民党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对此表示,每个地方的模式不同,世界上 根本没有民主的国际标准,反对派的说法是误导市民。
港菁会首席会长楼家强说,反对派不满普选设有提名委员会的筛选门坎,但国际间没有一套通行的选举方法,“ 每个地方都是因应国情和民情的特质来确定选举的方法”,如果香港2017年能够实现普选,已经是民主的大进 步。
从事金融投资的香港青年联会会员叶先生说,美国和加拿大的政府首长也不是直选产生,所以政改应符合本土方 式,“反对派要求一人一票提名选特首,不满普选设有提名委员会,这是荒谬的,何不想想外国的行政首长是如何 产生的?”
反对派动辄打出英国旗帜,工联会荣誉会长郑耀棠批评,披着“真普选”外衣的所谓“民主斗士”,眷恋英国的 殖民统治,“但过去100多年,英国有没有给我们普选?没有!”他强调,中央根据《基本法》给予香港普选, 让港人选出爱国爱港的特首,合情、合理、合法。
哪有人希望家园变乱?
香港青年联会首席参事叶振都表示,“作为香港人,生活在这地方,哪会有人喜欢自己的家园变乱?”如果人人 一旦有不满就去违法,香港会变得“好恐怖”。
▲不少人说英国不给予香港民主的人,他们一是被谎言愚弄,或者是根本有心讲大话。英国近年不断解密香港前途 谈判的密件显示,英国愿意交出香港的条件,是希望1997年就让香港进行普选,
PLAN 香港
======
既然英国愿意给予香港民主,那英国干嘛不在1997年以前就让香港进行普选?
为什么一定要等到1997年以后?
▲在二战之后英国政府和香港的杨慕琦总督曾提交政治改革计划,让香港实行普选,但计划功亏一篑, 为何?因为中国内战,内战为香港带来大量难民,而这些难民仍然有大中华思想,在当时实行民主,随时令英国 失去香港。接任的葛量洪认清了事实,才 暂停了计划。
PLAN 香港
======
照你这么说,英国一看普选会“令英国失去香港”,就可以禁止普选。是吧?
▲回: Jack Hong Kong
北京:我们来讨论下吧
民主派:不行,不能去你们办公室谈。你如果不同意我们就要占领中环!
北京:你们想要的是什么?
民主派:不知道诶,让我们讨论投票一下。
北京:。。。
民主派:哦!我们要公民提名!
(上述像是你的梦话. 在政改咨询期间, 民主派, 学者们, 商界及其他政党纷纷表达意见, 并提出了各种方案供中央及特区政府参考. 期间各政党包括泛民代表组团赴上海与中央有关官员会面. 怎么会像你说般儿戏.
请搞清楚, 若不是梁振英无能, 无法扮演桥梁角色, 泛民及其他政党根本无需与中央直接对话. 泛民在港与中央官员见面的选址, 当然应在港府的场地而非中联办, 这才合规矩.
至于泛民建议的政改方案及原则早摆在桌面上了. 现在第一阶段咨询期已过, 在中央政府回应前的这段时间, 中央官员与泛民还不断开会商讨呢. 所以你下一段话)
"就是为什么在北京政府提出先要讨论普选方法,并且还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而且香港民主派还没提出自己的政 治 诉求的时候,....。占中就被提出了呢?民主这是派假设且逼迫北京压迫他们吗?"
简直不知所谓!
▲呵呵,楼下某仔第一条就否认事实。
然后第二条质疑反占中投票,就奇怪了你说的投票资格认证“占中投票”同样无法认证。
然后第三条就又自相矛盾开始不质疑“反占中”投票,试图把后面几条捏造的“我不控制选举三部曲就不民主” 的真独裁思 维硬扣到“反占中”的港人头上。
占中的目的是“瘫痪中环”怎么可能会“和平”,这里某仔又开始无视民意以“代价”作为评判“标准”。
什么“代价”?,反正 你不用付出代价是吗?
某仔思维方式真奇葩,俺之前还以为他是故意的,现在看真心不是,哈!
至于回归前省港大罢工港英用子弹鲜血弄的港人噤若寒蝉几十年,回归后才有了中央政府赋予的自由民主的事实 ,楼下只好靠瞎掰和捏造来自欺欺人了。
▲西方人反华,试图再次颠覆我中华的狼子野心,必将被蹂躏在我祖国稳步强大的步伐中。BBC,德国之声,美国 之声,包挂作为西方反华鹰犬的法轮功媒体,你们肯定能看到这一天。
▲占领中环是香港民主人士和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迫不得已发起的,香港人也需要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但是自由、民 主、法制更为重要,它关系到香港的未来,正如香港人所说: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就出卖了子孙后代!大陆政府已 经够臭名昭著的啦,就不要去恶心香港,我支持香港的民主运动,请不要拿所谓“聪明人”的观点来评判,更不要 站在中共的角度来看,中共现在不得人心除了靠手里的枪杆子维持残暴统治之外,别无建树。或许他们的民主运动 的确会给眼下的香港带来一些影响,可是为了更远的将来,为了子孙后代不受中共的毒害,现在的损失和付出是值 得的,任何旨在推翻中共残暴统治争取民主的运动我都义无反顾的支持,如果有条件我也希望亲自到香港去参加香 港的民主运动。自由民主必然获胜,专制独裁不得人心!
▲占中的后果只能让香港走衰, 这是港人和中国政府最不愿看到的。不过,无论怎样对大陆都没啥影响。这种乱状的结果, 中国人太有体会了。今天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就是吸收了过去混乱的教训而取得的成就。香港本来好好的, 干吗要搞什么占中, 损失的是谁, 搞乱的是哪里? 支持者应该想一想。
▲呵呵,不敢面对大多数的真实民意,乌克兰就是最好的例子。
少数派通过闹场“我不上台就不民主”,最后上了台。
结果真正的大多数不干了,闹得更厉害。
可是“我不上台就不民主”的真独裁乌克兰政权这时就开始彻底无视大多数民意,靠“增加征兵”来试图弹压。
国家开始分崩离析,“我不说了算就不民主”的真独裁政权开始政令不出西部地区。
现在乌克兰煤矿一半停产,煤少,基辅居民热水已经停供。
于是大家买电热水器,导致电力紧缺。
发电要煤,进一步加剧煤炭供应紧缺状态。
然后政府将公共用电拉闸来“维持电力供应”,晚上没路灯导致当地治安恶化,经济环境自然随之跌落。
不时传出乌克兰军人集体倒戈哗变转投他国。
乌克兰议会更是一盘散沙,会议上大打出手,连西部地区各区也离心离德各自打算。
资本开始撤出,商家开始逃离,交通恶化,本来全国通畅的物流网也开始崩溃。
药品食物都开始紧缺。
可以说就算靠向欧盟,现在的乌克兰遭受的损失也早就高出他们口中的“靠向俄罗斯”的所谓“损失”几个数量 级了。
这时“有广泛代表的民意”对现任的乌克兰亲西方独裁政权来讲都顾不上了。
▲"香港建制派" - 这是一个对相当一部分香港人歧视性的Title。笔者可以表达自己的不同见解,但凭什么侮辱这部分香港人 为“封建派”?他们开放,爱香港,有自己独立的表达。文章让人反感和厌恶!!!
▲回 荷兰珍妮,
请问 职业运动 是什么意思?
不管怎样,虽然这里的回应有很多不过是不负责任的 One Liner,不过我还是要藉这个机会说一句:世界上崛起的大国,包括海洋时期的西班牙,荷兰跟英国,他们 共同的特点是:残酷,不要脸 跟 不讲道理!
您可知香港人是为哪个大国而占中?
▲昨日香港反占中闹剧在维多利亚公园上演,北京与建制派总动员表态兼出席反占中游行,可称是香港历史上最大 规模的撑傀儡政府的群众运动。许多游行妇孺回应传媒时候连『占中』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免费坐旅游巴去铜 锣湾。参加游行者纷至沓来或事前公然享用免费午餐,或事后收钱离开散去购物或游览。把包括深圳各机构所组织 来港游行人士统统点算入内,由维园出发并有去游行的实际上也仅仅几万人。同时,暴露出是次游行主办单位容许 各亲共团体以威逼利诱方式催谷游行人数,进一步撕裂社会和煽动仇恨。
然而,此反占中闹剧反而催谷『和平占中』势在必行!否则,共产党人在香港将会更加为非作歹了。所以,我赞 成香港人通过 “占领中环”去争取一个真实的和真正的普选,更会全力支持的。
必须重复指出: “占领中环”全称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行动”,本身绝对无半点暴力成份,面对血腥暴力起家的共产党人, 占中人士是绝对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并且自愿被拘捕与上庭受审,甚至坐牢。北京与建制派却刻意把『和平占 中』删掉“和平”,再生安白造出“暴力”,并且与『占中』捆挷在一起,才卑鄙呼喊:“反占中 反暴力”。
▲爱国爱港为前提的选举就被话是筛选,香港作为中国主权下的一个地方,爱国作为首要条件并无任何问题,好多国 家的地方选举当选的并不一定是执政党,但无论边个地方政党当选都不会与中央政权对立,这是常识。西方扶植的 亲西方政党武力推翻由一人一票投票选出来的乌克兰总统,西方又民主了吗?问过乌克兰人民了吗?只因他是亲俄 的,就被推翻。美国更离谱,攻打伊拉克的时候都无得到联合国的协议和授权,导致十几年伊拉克仍然在战火中, 美国又体验了什么民主呢?请问到底什么才是国际标准?
▲97之前百多年,也没看"民主英国"给香港什么民主,伟大的香港人也没谁在争取民主。已明摆着2017普 选了,争什么?什么叫"公民提名权" 全世界哪里哪个国有"公民提名权" ?没常识又没知识的香港人脑筋错乱了!
▲其实占中并非一个不能接受的行为,但是问题在于香港的占中出现得很诡异,让人觉得有阴谋。
抗争手段在争取民主中使用时很正常的。在政府不允许民主的情况底下,使用激烈抗争争取民主是唯一途径。但 反观这次各种事情给我的感觉就是:
北京:我们来讨论下吧
民主派:不行,不能去你们办公室谈。你如果不同意我们就要占领中环!
北京:你们想要的是什么?
民主派:不知道诶,让我们讨论投票一下。
北京:。。。
民主派:哦!我们要公民提名!
就是为什么在北京政府提出先要讨论普选方法,并且还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而且香港民主派还没提出自己的政治 诉求的时候,双方都还没开始沟通的时候。占中就被提出了呢?民主这是派假设且逼迫北京压迫他们吗?
▲占中的都是不满现状的和学生,反占中的都是经历过沧桑的有经验的青中年人。现状是中国大部分人都能吃饱穿暖 ,自由什么的一般情况下也看不出来。民主是好东西而且中国已经向这方向推进,但不是激进。占中成功绝对会让 香港变成下一个伊拉克。
▲支持要普选的提法,不赞成“占中”的行为。国家的权利来自人民,普选是表达此关联的目前最好的方式,问题很 多,但没有更好的。中国老百姓也应该要争取而不是反对香港人争取。要坚持使用非暴力,可以绝食,不可以打砸 。
“占中”是错误行为,也是违法行为。可以引起暴力,最后适得其反。非暴力才有力量和有可能起作用。占中阵 营里有人不是真的要争取民主,而是给中央政府添乱,动机不对。可是占中人里小孩子太多,他们不懂事,会被利 用,说不定被人当炮灰。
反占中里的人士岁数比较大, 他们要社会安定,民主权利不重要,他们虽然有良好愿望,却被共产党利用来反对争取民主的诉求。都是他们, 中国的民主就没有希望了。
“占中”和反“占中”走到极端就会象泰国,或者象埃及,由军队来控制,人民民主就倒退了。
▲回:玛丽 荷兰
请你再回头看看我的表述,我是在把荷兰和中国的民主做比较吗?我说是针对香港仔有关反占中行为做的比方, 说反对方是艳女,那支持方的所做所为就是良家妇女了吗?我是赞成“真普选” 的,但是用什么方式,这个还值得思考。
至于对民主的理解又岂是“十几年”,“几十年”那么简单, 呵呵,除非你是搞“职业运动”的,不然,咱们还是歇歇吧。
▲哪一方是有组织的,哪一方是自发的一目了然。支持香港人为自己争取民主权利,不要退让,无论看起来在经济上 、生活上有多大损失,如果对中共妥协了,最终香港会象大陆一样被奴役,到时再想争取权利要付出的将是鲜血的 代价。64是前车之鉴啊!
▲支持占中!没有抗争,哪来真普选,不要对中共有任何幼稚天真的想法!看看中共治下的大陆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平民无人权无自由,司法公正如同儿戏!
▲民心思变,谁都不可以挡。那些高高举起稳定和发展大旗的保守派将会成为历史罪人,被永远钉在史肉柱上。中 央政府不愿意看到香港成为中国民族发展的桥头堡,但99%的人谁愿意成为中央政府傀儡政府的公民呢?大势而 去,香港沦陷了。这都是香港人的沉默、绥靖惹下的祸,复水难收。
▲貌似国外的人普遍反对占中,大陆人很多支持的的呀。共党是不是该把他们送出去接受一下爱国主义教育啊。开个 玩笑,区区几个评论,无助于了解主流民意
▲我支持反占中,让占中的人看看香港正义的力量
▲148万票是“做数”,十二万人也是浮云,整条轩尼诗道空荡荡,远远不及占中游行的多,中央一直放纵港府 胡作非为,漠视港人民意,大家都希望自己一人一票选出真正的行政长官,并非由中央任命。醒醒吧大陆人,别被 中央蒙蔽你们的双眼
▲好与坏? 三十年后我地的子女会话比我地知
▲支持占中啊,最好占领个10年8年的,搞得香港埃及化、乌克兰化,那就太好了。
▲“告别革命”的时代早已来临,“占中”行动,无异于一群有不良居心的人发动的一场所谓“革命”。但由于欠缺 民众基础,其结局只能演变成一场政治的闹剧,旨在破坏而不在于改变。
▲支持一场爱国爱港的占中。
▲还有什么可说的?
146万的实体和网上签名接近选民的半数,远远多于泛民占中的人数。即使按他们弄虚的79万,无论如何都 少于反占中。按照“民主”的意义,少数服从多数,占中派该歇火了,对不对?何况占中还违法。
要在美国,敢于冲到纽约市中心阻塞交通,甚至把股市交易大厅都给堵住不让交易的话,警察会有一个逮一个。 法庭上见吧?美国把自己国家不允许的暴民行为,给移栽到香港去了!
投票、选举都赢不了,自称民主派的占中派明显地是独裁派嘛!那样闹,你说他们哪儿借来的胆啊?还去英国老 爹那儿告状,接受某些国家的金钱支持和指示。真是充当乱华先锋!
占中派的独裁本性暴露无遗

▲我反对占中,原因不是因为占中的人有多无能,而是中国这个暴政过去数十年一手摧毁了香港主权独立、甚至是 民主的希望,这不是单单坐在中环叫普选就可以解决得到。

不少人说英国不给予香港民主的人,他们一是被谎言愚弄,或者是根本有心讲大话。英国近年不断解密香港前途 谈判的密件显示,英国愿意交出香港的条件,是希望1997年就让香港进行普选,但中国不单无做到,而且不断 以政治手段摧毁香港原有的繁荣安定。当时英国应该宣布谈判破裂,以福克兰战争胜利的余辉增兵香港,但英国无 做到,结果令香港主权移交后陷入政治争拗旋涡。

不止如此,在二战之后英国政府和香港的杨慕琦总督曾提交政治改革计划,让香港实行普选,但计划功亏一篑, 为何?因为中国内战,内战为香港带来大量难民,而这些难民仍然有大中华思想,虽然逃避了共产党的魔爪,但他 们心底里根本不承认英国管治香港的事实,在当时实行民主,随时令英国失去香港。接任的葛量洪认清了事实,才 暂停了计划。

从种种因素可见,不让香港有民主的国家,不是英国,是中国!他们直至现在都试图摧毁香港,淘空香港一切, 是撤底的侵略者!香港的民主只有香港人自己决定,不是坐在中环向北京摇尾乞怜。
▲占中,真普选,对香港比什么都重要。
▲支持占中,真普选。
▲民主只有通过和专制统治不断斗争,甚至流血牺牲才能取得。赞成占中。
▲你们香港人要争取普选,一人一票,争取选出自己的首领。你们不要轻易放弃难得的自主权,它是人尊严的重要部 分。一旦共产党共产走了你的民主,自由和民生权利,你就成了一头任人宰杀羔羊。那么你们所有的人类进步积累 都会毁于共产党的独裁制度下。因为共产党善于利用人性最卑鄙无耻的弱点,以利为势,以党为大,以权为重,共 党的人治意识形态将把港人前途统统葬送干净,取代而之的就是洗钱之地。最伟大的“中国人民”会不断涌进入这 一弹丸之地,让港人迅速变成“少数民族”。当你们一旦成了少数人民,你们就成了像我们一样的愚民们了。你们 就没有了言论自由,透明信息,没有了司法独立。你们愿意像我们“中国人民”一样,到北京当百折不挠的上方户 ?
▲1. 中共什么时候「爱普选」了的 ?
游行操刀者为何不发动全中国「要普选」?
2. 大中华者发动的「占中」议论,其实不可能成事,但是,独裁者逼港人反,倒是事实。
3. 蓝皮书更让港人明确,香港原来拥有的(大陆没有的)法治和司法独立将荡然无存!这才是香港的危机。
4. 「反占中」就是一九六七年的「反英抗暴」之翻版。香港真的悲哀。
▲不占中,中共会自动给香港人普选?答案不会,中国共产党自建国已来,谎言大话,暴力,恐吓,杀人,监禁数 之不尽,五十年不变?中英联合声明,白皮书,有几多地道香港人信中共守承诺给香港普选及五十年不变!大陆不 断输入大量未经香港人同意的大陆人口,例如每年五万人单程证,双非儿童等不断压低香港本土人囗比例,还有所 谓平机会鼓吹立歧视香港人,占中只是以反压迫抗中共迫害香港人,香港人轮为新疆一样被迫害的族群!
▲支持占中,因为占中的人民是老百姓,反占中的是有钱有权的,
▲支持占中,我父亲办个小厂都要层层打理,给这官钱,给那官钱,不给“分分钟搞垮你”,上哪评理去?
或许是我敏感,我心中深藏对权力的恐惧,我就问自己,我为什么怕?我为什么怕这科长,那区长,这局那局的 人?大概是因为他们的权力吧,在他们的权力面前,我的家庭是多么脆弱,不堪一击,我真怕哪天我家那几座房子 就给政府强推了•••我讨厌这种不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的感觉。很多人说中国人追求物质追求钱,我不认为这 有什么错,用法保护不了家庭,用钱却能,有钱就有安全感,钱给医生,给家人最好的治疗,钱给领导,小厂能好 好的办下去。
自己一个学生,关于占中方面,我没有足够的知识,去做出公正客观判断,所以,我只简要的写写,仅仅一名生 活在山东某个市某个区某个小平房里还在学习的青年的心理感受。
▲这种两个阵营的对垒本身即表明,中共正通过紧锣密鼓的移植所谓“新香港人”在香港培植香港本土的异己势力, 制造混乱。有的人像中学生一样在抠民主的字眼。民主是一项兑现着的权利,无论它叫什么,有这项权利那么民主 就存在;没这项权利,民主就不存在。如果港英当局时香港存在事实上的民主,争取民主就是无稽之谈。如果中共 在香港玷污甚至威胁并抹杀事实上的民主,那么质疑争取民主就是在鼓动卖身为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