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0日星期日

王德邦:只有实行宪政,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滋生腐败的政治生态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9/2014


多年以来,尤其是1989年之后,中国官场生态急剧溃败,维系权力统治的官僚集团丧失价值信仰,舍弃是非原则,背离善恶标准,甚至抛却法纪,使官场变成了追名逐利之地,盛行起拉帮结派之风,弥漫着结党营私之气,贪污腐化变成了“物以类聚”的纽带,违法乱纪变成了“忠诚可信”的依托。新执政者为了维护被腐败侵蚀得千疮百孔的政权,以铁腕反腐、雷霆治吏乃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和无路之路。依靠人治反腐和酷吏打虎,短期看似乎能得到一些喝彩之声,但绝无可能从根本上遏制腐败,因为造成贪腐的制度才是真正的大老虎,此虎不除,国无宁日。中国若不建立起宪政民主制度,实行司法独立,保障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只是停留在选择性反腐,其结果只能是扬汤止沸。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多年以来,尤其是1989年之后,中国官场生态急剧溃败,维系权力统治的官僚集团丧失价值信仰,舍弃是非原则,背离善恶标准,甚至抛却法纪,使官场变成了追名逐利之地,盛行起拉帮结派之风,弥漫着结党营私之气,贪污腐化变成了“物以类聚”的纽带,违法乱纪变成了“忠诚可信”的依托。

记得有一次我在广西下面一个地级市跟某局一个处长吃饭,酒后大家高兴,那处长喝得较醉,于是大谈自己如何管治该局的经验与心得:对下属,就是看他服从与服务,不要管他什么思想不思想、是非不是非,能不问是非的服从才是忠诚,敢千方百计、甚至不择手段的落实领导的安排才是能力。对于那些不服从的坚决不用,有异心的坚决搞定,不要等他们来摆平自己,先将他们摆平;对同级,兄弟相待,礼尚往来,互给面子,互相协助。同喝酒是朋友,同按摩成“狗肉”(兄弟),同受礼是血肉,同女人共生死。对上级,迎其所好,想其所想,成其所愿。该局长这套官经,听得我当时有点目瞪口呆,但事实证明此人的确以此行之有效,不几年该人已经窜升厅长。

中国官场近二十几年来的污秽可说已至旷古绝今之地步。晚清末年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也远赶不上今日中国官场之黑暗。对于中国官场腐化堕落之象,民间流传的各种民谣,可管窥一斑。对拉帮结派、沆瀣一气的揭露:公仆忘姓公,拉帮结弟兄;利用手中权,有无互相通;你给我封官,我把钱你用;吃喝嫖赌舞,朝暮同轻松;福来大家享,祸来齐钻洞;桃苑香烟熏,不辨西与东;党纪和国法,当我耳边风;群众苦与利,任随雨水冲;抱团臭味投,爬练成蜈蚣,社会主义墙,任由捣鼓空;对欺上瞒下、虚与委蛇的描述:对上级甜言蜜语, 对舆论豪言壮语, 对外宾花言巧语, 对群众谎言假语,对同事流言蜚语, 对下属狂言恶语, 对情妇温言细语, 对自己胡言乱语;对做表面文章、不务正业的揭批:标语贴在墙上,政绩写在脸上,口号喊在嘴上,麻将带在身上,措施写在纸上,办公办在玩上,决心表在态上,精力耗在乐上,数字填在表上,乌纱抓在手上,赞美唱在歌上,利欲挂在心上,事迹登在报上,光环罩在头上,影子闪在画上,辉煌做在梦上;对官场用人上的歪风邪气的揭露: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做事的不如告密的受信赖,在行的不如外行的提的快,敬业的不如忽悠的更豪迈;对官僚处事态度的刻画:见问题闭眼,见困难斜眼,见批评瞪眼,见钞票红眼,见礼物花眼,见同行翻眼,见群众白眼,见选举傻眼。等等,等等。

这些广泛流传于社会的民谣,从侧面反映着官场现实与百姓怨愤。同时,从近几年不断查出的官僚贪腐案件中,那些卷入人数众多的窝案,那些触目惊心的贪腐数额,那些“情妇门”与“公共情妇”事件,可见官场龌龊不堪到何种程度,也由此见证出中国官场生态恶化到何种地步!

中国政治生态何以恶化到如此地步?一个拥有数千年文明传承,凝结锤炼出为学为官的士大夫精神,信奉“君子不党”,“君子固穷”,“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达则兼善天下,退则独善其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但愿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等等为官为政精神的民族,千百年中也一再产生出一批批高风亮节之士的国家,今天官场生态却被摧毁到如此不堪境地,其中原委固然很多,但八九之后,中国官场在合法性危机之下,为聚合统治力量,而以腐败作为“投名状”,广结朋党、狼狈为奸,显然是其中极为重要的因素。在此作用下,中国社会形成了左右政局,操控法制,垄断资源的权贵集团。在一个被权贵集团主导的社会,政治生态当然只能腐化坠落到不堪之地。

面对中国政治生态的恶化,新的执政当局以反腐为切入口,通过“老虎”“苍蝇”一起打,意图扭转这种官场颓废之势。从中国时局来看,反腐当然是中国当务之急,但是诚如王歧山所言,反腐运动是治标不治本,之所以掀起大规模反腐,就是为了争得治本的时间。那么,反腐既然是治标之策,要改善政治生态,营造良好从政环境,显然仅靠反腐不行。

从中外政治发展史来考察,要营造起好的从政环境,除了对从政者提出更高的道德品质要求,还必须对权力采取明确设限,只有权力被严格划定在相应的区域,受到严格的监督,运行在公开透明的阳光下,才能避免权力腐化坠落,戒除结党营私。即一个好的制度能使坏人做不了坏事,甚至坏人也只能做好事。这种使坏人不能为坏的制度,自然也是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的基础与保障。从世界官场生态来看,能营造出好的政治环境的制度就是宪政。

中国新执政者为了维护被腐败侵蚀得千疮百孔的政权,以铁腕反腐、雷霆治吏乃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和无路之路。当然强力反腐会在一定程度一定时期后取得明显效果,但是要想长久平稳确保政治生态的良性运转,仅仅靠明君贤相式的反腐显然不够,而必须建立起一套可持续保证官场生态的宪政制度。

一种可持续保障官场良好生态的宪政制度,首先是严格遵守宪法,明确“权为民赋”,真正理解遵照公民授予多少权力,就行使多少权力。宪法划定了权力的边界,设置了权力的笼子。只有权力有限,才不会导致权力泛滥,才能避免权力祸害民众。在被赋予权力的前提下,有限的权力设置中,为官才能知道自身权力的来源,才知道权力不是万能,才会从内心生发出谦卑,才会懂得对权力行使的警惕。有了谦卑与警惕,权力执掌者才不致将权力当作私器,才会防范权力私相授受、拉帮结派、结党营私。这是政治生态形成的基础。所以严格遵守宪法,真切认识理解宪法中规定的公民对权力的赋予角色,才能为营造良好政治环境奠定坚实基础。

其次是深切理解权力的责任与目的是保障公民的权利。宪法除了解决公民对权力的授予与界定外,还明确了权力应该承担的责任与权力的旨归。权力之所以会被赋予,皆因公民在社会生存与发展中需要一个协调处理各种公共事务的权力机构,而产生这个权力机构的前提是公民让渡出部分的权利。公民之所以会让渡出部分权利,正是为了整体权利得到有效的保护。所以权力的责任与目的就是保护公民的权利,而不应该也不允许有其他部门、团体、帮派的利益与目的。只有权力明确自身保护公民权利的责任与目的后,权力行使才能真正坚守服务于民的身份,才能深刻认识权力在保障公民权利之外没有任何利益与目的,这样才能为防范以权谋私设置下栏杆。一个立足服务于民,承担保护公民权利职责的权力,当然才能清正廉洁,才能平等和谐,才能营造起坚守正道、弘扬正气、襟怀坦白、光明磊落的政治生态。

再次是无条件全方位接受公民的监督,保证权力运行在透明的阳光下。一个来源于公民授权,承担着保护公民权利责任的公权力,没有理由惧怕公民的监督,没有理由逃避公民的监督,更没有理由敌视、打压公民的监督。要营造起良好政治环境,就必须戒除那种权力的暗箱操作,密室交易,使权力运行在公开透明随时接受检查质疑批评之中。人是有局限的,有限的人行使权力必然会产生能力上的不足,认识上的错误,甚至利欲上的非分之想,为了弥补阻拦这些人性的不足与缺陷,公开透明的监督防范就成为必须。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无论是古时的封建专制还是今天民主法治,权力运行都离不开民众的监督,而任何仇视逃避民众监督的权力,肯定盛行腐化堕落、贪赃枉法、结党营私、勾心斗角的污秽之气,形成毒化社会危害苍生的邪恶政治生态。所以,要想营造起一个良好政治环境,打破权力暗箱操控,支持公民行使监督权,确保权力运行在阳光下,如此官场腐化堕落之风才能扼阻,而清明高效之气才可养成。

个人认为:中共新当权者以反腐为切入口试图扭转官场生态的努力当然值得肯定,但是如果没有民间的支持、呼应、揭露与监督,反腐是不能深入下去的,反腐也肯定无法持续,更无法做到彻底,因此也无法最终达成扭转官场生态、营造良好政治环境之目的。而从最近一年多来,中国当局拘押判刑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者,要求签署《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者、媒体揭露官僚贪腐者,要求和平理性纪念“六四”者等等行径,显然违背了权力保护公民权利的责任,忘却了权力为民所赋的来源,在逃避着公民的监督,这样当然不会扭转官场的政治生态。如果中国当局要真正一改过往政治腐化生态,那么谨记权为民赋,恪守服务于民,坦然接受民众监督,力行宪政,这样才能根本而长久地营造起良好政治环境。

正如邓树林律师所言,造成贪腐的制度才是真正的大老虎,“这只大老虎如果你敢打,那才是真正的老虎”!中国大陆应让司法独立和开放言论自由,如果平时允许负面新闻报导,犯罪分子又怎能如此领导司法机关,也就不会产生冤假错案。要想真正反腐,要想司法公正,司法独立和自由媒体是必须实行并给予宪法保障的。中国若不建立起宪政民主制度,实行司法独立,保障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只是停留在选择性反腐,其结果只能是扬汤止沸。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