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9日星期二

香港多家传媒踢爆反占中游行用钱卖人头滥竽充数


【 RFI 】   时间: 8/18/2014
 
作者: 郑汉良

香港亲北京团体组织反占中游行 但规模远远不及50万人香港民主大游行。
香港亲北京团体组织反占中游行 但规模远远不及50万人香港民主大游行。
DR

获得中联办赞许、港府官员签名支持并派员参加的反占中大游行,主办单位声称虽然有超过19万人参加,但警方和港大专家的估算都远远低于这个数字,而且香港有线电视、明报、苹果日报以及NOW电视台等传媒分别发现,当中不少人承认是因为有钱派才出来游行,有些根本连什么是“反占中”都不知道,有些参加者还拖着皮箱,说是来香港购物的。

有多家传媒的记者“卧底”早上报名参加游行,“收工”之后获得300元至350元港币的报酬,这还没有计算一顿免费午餐及免费旅巴接送在内。甚至连一向被视为亲中喉舌的香港亚洲电视新闻亦访问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是反占中但却出来游行的女士,当被再三追问什么是反占中时,她操着乡音说:“我爱和平,反对战争(占中?)。”
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宣称一共有19.3万人参加游行,有退役和休班人员参加游行的香港警方,则声称最高峰时人数是11万,而港大学者叶兆辉估算有5.15万至6.3万人。
明报记者日前浏览讨论区,有网民留言称,透过深圳社团总会参加昨日游行可获220元,毋须叫口号,亦不用穿制服。记者回覆表示有意参加,并根据指示,于昨早11时到达湾仔东园酒家,在场约有30多枱,有负责人称可加至350元。酒家由深圳社团总会包场,记者与10人被分成一组,用膳后乘搭港铁到天后站集合,再分批进入维园。
游行期间,有同组游行少女告诉明报记者:“占中同反占中都不关我事”,“最重要是有钱收”;又有一名中年男子表示,对上一次参与游行是1989年北京学运事件,今次报名参加游行是因为有钱派。后来明报记者向深圳社团总会查证,一名发言人坚持没有派钱这回事。
有线电视记者早上在讨论区上看到有团体请人游行,还贴上通话截图及联络方法,便致电报名,当时大约是9时45分。对方指10时半前要到元朗大会堂,记者与摄影师立刻赶过去,当时旅游巴上已经坐满数十人。
有线电视的报导指,全车满座后,全部人已换上白色、写着“香港青年会”的制服,负责人一开车就提醒大家不要在现场提及收取车马费。一名女子逐行点名后,有人开始派车马费,记者和摄影师每人收到250元。女子又将一些钱交给坐在记者旁边的一名男子,他点算完,再将部分交给与他一起来的人。
报导指,“香港青年会”于1995年成立,梁爱诗、曾钰成是首席荣誉顾问,行会成员叶刘淑仪亦是顾问。叶刘淑仪本人亦参与是次游行。
此外,有线电视另一个记者一周前收到朋友通知,指跟香港河源社团总会游行,每人可以收200元。记者下午一时许到维园,但迟迟都见不到负责人,于是打电话找他,对方说不用游行都有钱分,很多人都多报人数。亦有透过其他途径报名的团友说卧底的记者只收200元,很不值。
报导指,到终点后,大家一起乘坐港铁到深水埗,到一个小公园,大家都急不及待分钱,不过几名“判头”似乎谈不拢。半日付出的汗水,换来每人380元。
苹果日报的记者则派多名记者以卧底身份混入多个反占中游行团体,发现全部都有向游行人士提供200至350元不等的报酬,其中香港广西社团总会出手阔绰,甫报到便即派发200元车马费,另送总值逾百元的粮油食品礼品包,而且只需到维园报到即可收工。
苹果记者成功混入下一位“小蛇头”娟姐的约60人队伍,穿上香港广西社团总会红衫制服,甫到场点名后便获发200元车马费。参加者部份是娟姐同事,她们透露任职玛嘉烈医院,当日有人休班亦有人下午才需上班,见有空档便兼职赚车马费,但其中一名“临时演员”嫌钱少,她说听闻有其他团体出价500元,也有社团每小时150元。
当然也有不少没有300元收也没有免费米粉、龟苓膏以及酱油礼品收的人士参与游行,例如政协常委陈永棋、戴德丰,多名人代、政协委员,以及行会成员张志刚、叶刘淑仪、郑耀棠等。此外,参加游行的政府官员则有民政事务局政治助理徐英伟,多个建制组织亦在游行路线内设最少10个街站,免费向参加者派发纸扇、水、饼干及面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