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1日星期一

赵楚:两个河南的当代斗争

   
    
    
     赵楚:两个河南的当代斗争

             于世文、陈卫夫妇的政治抓捕最近引起海内外关注

    
     熟悉1970年代中国全球战略理论的朋友应该都记得当时很流行的「三个世界」理论,说起来,这也是第一种真正具有全球影响的中国产国际关系理论。毛在反苏第一和以反苏划线的思想指导下,把全球各国划分为三个世界:第一世界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其中美国实际上是对中国威胁较小因而需要联合的霸权国家;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则是所谓第二世界,即感受到苏联威胁,有相当实力,又无力单独对抗苏联的国际统一战线目标国;然后是广大的不发达国家,这些国家涵盖亚非拉,这些国家,被当时的中国视为国际政治天然盟友。
   
    国际局势变化如云,「三个世界」的热闹理论早已是过眼烟云,但这种思维的方法倒未必一无可取,证诸近年在河南省发生的各种政策实践,及其最新发展,有心的观察者倒确实可以说,在这些政策和事件背后清晰地呈现的是「两个河南」,两种很有代表性的当代中国社会现实标本。由对这两个河南的深入分析,人们很可以对中国现实政治与社会有更深切的了解与理解,从而可以更合理地展望其走势和未来。
   
    最近,大跃进中因领导者乱政而大规模饿死人的河南又发生了海内外公众注意的事件,即对于世文、陈卫夫妇的政治抓捕,以及围绕一批被公众称为十君子的政治抓捕,发生了来自各地的志愿者自发前往郑州第二看守所门前举行政治抗议等发展。据网络知情者披露,于、陈夫妇均为八九革命广州学生领袖,多年来虽遭受迫害,却不堕关怀现实和探索中国政治进步的热忱,历年屡受有司干扰。本次罹难是因为他们今年春节期间结合同道在滑县赵紫阳先生故乡祭奠赵氏。祭奠活动本为他们作为公民对历史人物与事件的记忆体现,也表达支持赵所代表的中共微薄政治伦理传统的肯定,从而抒发对良性社会变革与进步的希冀。于世文、陈卫夫妇家世清白,书香门第,生活中产,对专政之歹毒有亲身体验,因此他们之出来表达对社会问题之意见,实代表社会正派人士最低限度和最正大温和之立场。但就是这样一种理性温和,在黄河大堤荒野上的祭奠,河南当局也立即成立专案,使用所谓寻衅滋事的最新口袋罪大棒,对他们实行毫无顾忌的司法迫害。
   
    参与祭奠赵紫阳活动的另几位朋友,则是出于对近年国内有组织的新文革势力和极左网络人士颠倒历史的义愤,当众撕毁毛泽东画像而被捕。继而,常伯阳等律师则因给这些人提供法律援助的正常律师而被捕。此外,被抓捕的尚有因维护被强行征地村民利益和普法的律师贾灵敏。总之,继北京许志永、赵长青及浦志强等大规模政治抓捕之后,河南当局又制造了一起赤裸裸的大规模政治迫害群案。随着本地和外地的抗议者赶到现场的郑州第三看守所门前,进一步的政治抓捕尚在持续。这些社交网络时代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暴行激发了进一步公众怒火。于是,最新的一幕出现:持续的示威者赶赴在郑州第三看守所门前,不仅表示愿意与被捕者同罪,而且打出大幅抗议标语,上书「独裁专制是中国一切罪恶的根源」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中国大陆公民在八九革命后25年第一次以如此英勇的姿态公开彻底的政治反对立场,以及如此连续的群体性响应和声援。
   
    截止目前,河南当局尚顽固坚持不法不公的迫害措施,事件已从常见的司法公正诉求转变成政治抗议性质,而北京方面则按照所谓守土有责的维稳思路,对这些明显带有全局影响的事件和发展不置一词,当然,根据此前在其他地方发生的类似案件,如几年前轰动一时的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案,人们可以把这种沉默和观望合理地理解为一种来自高层的态度,即通过默许地方党政权力野蛮打压社会抗议之声而维护威权利益。这就把两个河南泾渭分明地标示出来。一个是完全无所顾忌,无视民权和任何基本的道德或理性规则,以赤裸裸的暴力机器对待人民的任何令他们不顺眼的言行,这是专政的、无知无耻的和以民为敌的河南;另一个是对法律和人性的信念,赤手空拳,仅有对自由信念的人民,这是第二个河南。最近所发生的系列事件不过是这两个包涵完全相反的政治和社会意义的河南之间的直接交锋。
   
    就河南当局的作为而言,人们看到在所谓改革开放30年后,这些出身庸碌贪横小吏的地方大员对法律的尊重,及对人民及一般舆论的敬畏,尚不及历史上帝制时代的督抚。河南前此曾发生强行平毁坟墓的大规模运动,官方出动强制暴力,公然挖人祖茔,曝白骨于旷野,使数千年圣贤教化社会之基本人伦丧尸殆尽。而稍微检视新闻,则不难发现,河南贪腐之盛行,警方之横暴,访民之悲惨,人民之无助,可谓触目惊心,然而,治河南者对这些天怒人怨的省情毫无顾惜,在维稳的尚方宝剑下,他们愈加的残忍专横,变本加厉,以至于本次终于激怒天下,使中外人民对河南治理之失败和人民对抗之意义有难以回避的了解。
   
    本次赴河南声援的民众打出了明确的口号,这使得本次抗争具有了历史性的价值。河南当局的倒行逆施本有全国的代表性,也出自执政党一贯的以社会为敌的政策,因此,历来以现有法制为依据的抗争,无论结局怎样,并不能实质性推动社会的改良。劳教在人民付出数十年血泪代价后被废除了,很快更为歹毒残暴的寻衅滋事口袋罪登场了。中国领导人换届以来,成群的贪官纷纷落马,但同时各地政府的残暴无情一如既往,甚至在政治上更为反动野蛮,这些在在都表明,当代社会抗争如没有基本和首要的政治反对的明确诉求,不通过社会性的政治反对抗争从而赢得民权的基本保障,则一切抗争和代价都将白费。这是本次河南抗争者的行为真正具有历史意义和启迪的地方;这也是八九革命以来,中国社会第一次对权力垄断者正义的亮剑。可以预见,这种旗帜鲜明的政治反对必将使公众摆脱过去对权力者自我改良的幻想,也使公众不得不做出自身价值抉择。这是于世文和陈卫们等十君子及其同伴们所展现的第二个河南的历史光荣。
   
    在这两个对峙的河南背后,则是早已为权力的败坏和残暴所撕裂的整个国家。两个河南只是当代中国被专制权力所撕裂的两个中国的自然结果。人们记不住那些躲在各地省市衙门里的权力自为者的官吏们的名字,他们也只敢躲在枪口的后面,既无面对世界的能力,更没有面对人民千夫所指的勇气。河南的十君子及其支持者证明了一件事,所谓威权的强大只是人们恐惧的幻觉——他们的威权不过是日出前的阴暗,不能经一丝阳光的照射。一篇文章,一条标语,几个站出来面对他们的正派人,这些最轻微的反抗已足以令他们发抖和变回色厉内荏的本相。这是两个河南及两个中国的现实力量对比,也解释了这些格外疯狂的镇压之举的原因。关心中国现实和前途的人们不应对这种明显的事实视而不见。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