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中国的实权派和民主派正在争夺邓小平的遗产




文章来源:【 RFI 】     作者: 艾娃


在国际版面上,《世界报》刊登了驻京记者贝托莱蒂发回的专稿,文章称:北京大规模庆祝“小舵手”(邓小平)110岁诞辰之际,《中国实权派和民主派正在争夺邓小平的(政治)遗产》。
文章在开篇指出,去年12月刚庆祝完毛泽东诞生120周年,8月22日,中国共产党又迎来了另一位伟人---邓小平110岁的诞辰。这对中国现任第一号领导人习近平来说,继承1997年去世的中国改革开放之父的遗产,是一个巩固领导权力的好时机;自由民主派人士则呼吁,超越小舵手的(政治)遗产,更加尊重司法、人权。
文章注意到,中国央视推出有关邓小平的电视连续剧,聚焦在1976年至1984年,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则不断地将习近平的改革努力,尤其是与贪腐和官僚作风的斗争,和邓小平的成就作对照;使用勇敢、锐意创新的词汇来称赞邓小平,对习近平则着重描绘他具有共产党人所必须的、“实践出真知”的理念,并总结说邓小平最重要的政治遗产就是提出来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文章援引杨继绳的评论指出,习近平使用邓小平的(政治)遗产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权力,这与隆重纪念毛泽东是如出一辙,纪念这些伟人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予中国共产党合法地位,使它继续保持一党专政;其立场没有丝毫改变,也就是,所有的改革、发展只能在其领导之下进行。
模糊不清的轨迹
不过,文章认为,对所有的人来说,邓小平的政治遗产并不十分清晰,其中包括那些呼吁政治改革的人。对此,文章简单的介绍了邓小平的生平:在毛泽东时代,他是排除异己政策的坚决执行者,到在文革中自己也被排挤;在八十年代,先是提拔那些在政治上开放的领导人,之后又将他们解职;八九年,镇压天安门运动;四年之后,再次推出经济改革,令顽固的保守派下台。
文章援引中国学者茅于轼的网上评论,在承认邓小平是一位伟人的同时,指出:每个人都有他的极限,邓小平也不例外。在和毛泽东一起为共产主义奋斗的时候,他对现代国家没有丝毫的基本概念。什么是现代国家?茅于轼的解释:在这个国家,人民负责公共事务,选择由谁来为他们服务。需要的是真正的政治人物为民众服务、而不是来指挥民众,邓小平没有这样的认识。
中国民主派方面又如何看待邓小平呢?文章作者贝托莱蒂,引述了中国财新传媒总编胡舒立撰写的《什么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的文章内容,作为注释。文章认为:胡舒立在分析邓小平的防止极左观点适用于目前中国现状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赞扬习近平的反腐斗争。文章最后引用胡舒立的原文总结说:为了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一切不合时宜的条条框框都应冲破,一切阻碍民主与法治进步的禁锢 均应摈弃。惟有如此,改革开放才能取得一次又一次新飞跃。这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和告慰。
另外,《世界报》电子版在介绍贝托莱蒂的专稿时,补充指出:对邓小平的总结,相对没有那么多的争议,但是其政治遗产的继承并非不重要。在1997年去世的邓小平,没能目睹其最重视计划的实现,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回归。
《世界报》还注意到,中国习惯在十周年的日子,举行纪念中国共产党历史人物的活动,而且这些纪念活动都是有例可循的,播放电视剧、出版读物,召开研讨会和纪念会。而这次中国央视播出的有关邓小平的电视连续剧,虽然显然忽略了那些敏感问题(北京之春的西单民主墙、镇压天安门运动),但还是引发了争议,据电视剧的情节,是毛泽东亲自下令粉碎了“四人帮”。《世界报》评论指出:这是在试图漂白前独裁者的历史,或许和习近平的指令“避免对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也就是说,毛泽东时代)的否定言论)”不无关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