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5日星期二

羅翮: 評「中共漸入執政佳境」論




文章来源:【 争鸣杂志 】

今年「七一」前夕,中共宣佈處理徐才厚等四個貪官老虎,以這種形式紀念中共黨的生日是第一次。人們說,大概中共年老了,不需要紅蛋祝壽,就給自己送幾個「壞蛋」。不過,就在「七‧一」這一天,《環球時報》發表題為《93歲的中共漸入執政佳境》的社評,很引發海內外人們的興趣。據《環球時報》的總結,中共之所以漸入執政佳境,是因為有三條:即「聯繫群眾、團結精英、善於學習」。事實上,這三條正是其反面,剛好說明進入耄耋之年的中共已經陷入絕境。

  聯繫群眾:維穩經費超過國防經費

  先說「聯繫群眾」。「密切聯繫群眾」是毛澤東總結出來的中共「三大優良作風」之一,靠農民運動、農民革命起家的毛澤東當然是「聯繫群眾」「運動群眾」的高手。「群眾」被他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玩得服服貼貼,俯首聽命。可惜中共領導人一代不如一代,多年來搞了許多花樣都不靈光。最近一次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二○一二年十二月四日召開會議,搞了一個關於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繫群眾的「八項規定」,但它真能聯繫群眾信任群眾依靠群眾嗎?別的不說,就說反腐,現在不是靠廣大民眾而是單靠中紀委反腐,並沒有治到根本。其實,只要進行了政治體制改革,單單一張不受黨政控制的報紙就抵得上十個中紀委!

  當下中國,是中共官員與中國群眾互不信任甚至相互敵視。每年「維穩」經費超過國防經費,就是最好的說明。中共鉗制群眾、壓制群眾、蒙蔽群眾,無所不用其極,搞成草木皆兵。舉個例子,從六月份起,遼寧省公安機關要「進一步健全和完善反恐怖工作機制」,買刀具、買汽油、買煙花、買爆竹、買火柴、甚至買液體打火機,都要實名登記!

  團結精英:順從的收買,異議的打壓

  關於所謂的「團結精英」,可以分兩面說:順從的收買,異議的打壓。

  以成立於一九九一年的國家社科基金為例。該基金資助課題從每年不足五百項增加到二○一○年的二千二百八十五項,基金總量也從設立之初的五百萬元人民幣增長到二○一○年的六億元,而且每一項目金額也不斷上漲。例如,二○一三年一個重點項目資助額度為二十五萬至三十萬元,而二○一四年額度達到了四十萬元。研究什麼?全是研究中國夢,習近平的什麼思想,什麼黨的路線之類。花鉅額資金在這上面,不就是收買嗎?當然,收買精英,不是始於習近平這一任。江澤民時代就組織一些學者,搞過什麼「和總書記談心」。二○○四年,胡錦濤作出實施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的「重大決策」,把新左派老左派都收羅一起,所以才出了像司馬南、孔慶東這樣一些昧著良心說胡話的所謂學者。八年多來,他這個御定工程包括一百六十個課題組,三千多名直接參與者,一百三十多種教材,四千多篇理論文章,七萬多教學科研骨幹,一千五百多人次的國情調研,五大洲二十多個國家的考察……。這些數字的確記錄了他們自鳴得意的「不平凡歷程」。

  為保證御用「精英」的絕對順從,中國社科院引入了意識形態一票否決制,將意識形態列入幹部考察,政治違紀一律免職。在「政治掛帥」之下,大量有正義感的學者如賀衛方、茅于軾、許志永等被排斥在體制之外,執政者將其視為敵對勢力。中共為了維持陷入絕境的政權,高度緊張,草木皆兵。據統計,過去半年抓捕的異議人士、記者、作者,可能超越了胡錦濤和江澤民時期抓捕同類人數的總和,其瘋狂程度急追文革時期。

  中共的致命傷是不善於學習

  說到中共「善於學習」,完全是閉著眼睛說瞎話。當今中國最缺乏的是普世價值觀念,是憲政民主,這些根本的東西它不學;而誠信缺失、泡沫經濟、虛假繁榮、權錢交易、貪污腐敗,這些「最壞的資本主義」的東西它學得比誰都快。所以當年著名經濟學家楊小凱教授就以「後發劣勢」理論提出警告。楊小凱指出:「落後國家模仿技術比較容易,模仿制度比較困難,因為改革制度會觸犯一些既得利益,因此落後國家會傾向於技術模仿。落後國家這樣做雖然可以在短期內取得非常好的發展,但是會給長期的發展留下許多隱患,甚至長期發展可能失敗。」但中共當權者卻聽不進這些逆耳忠言。二○一一年中國兩會期間,時任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吳邦國就嚴詞宣佈「五不搞」;去年當局更公然下達有關「七不准講」的九號文件,規定:普世價值、公民社會、新聞自由、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這七個方面都不准講。講都不准講了,何來「善於學習」?!

  中共一些當權者倒是口口聲聲說吸取蘇共「亡黨亡國」的教訓。這是「善於學習」了,但卻正是最壞的「學習」──他們從反面吸取教訓要加強一黨專政逆時代而動。其實,前蘇聯經過這麼一場和平的變革,揚棄了傳統的共產主義,開始走上了一條新路,社會狀況如教育、住房、醫療制度等等都很不錯。而中國,種種巨大的社會矛盾越積越多越積越深,說不定哪一天爆發引起大動盪。但中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的。

  「佳境論」為「三個自信」找根據

  兩年前,華麗外衣裡面大搞男盜女娼的中共中央編譯局衣俊卿局長也作了一件他可以自豪的「貢獻」──幫助中共製作了一套所謂「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東西。其實,「三自信」正是露了中共的底細──只有底氣不足心虛慌亂者才自欺欺人高喊「堅定」、「自信」之類。現在,在共產黨成立九十三年的時候,《環球時報》發表「佳境論」這樣一篇東西,也是為了自我壯膽,為「三個自信」找根據,作吹噓,真難想像他們是吃了什麼亢奮藥敢說出「漸入佳境」這個詞的?

  別的不說,單說貪腐問題。現在這個中國,從地方到軍隊,幾乎無官不貪,腐敗透頂。現在一個什麼級別的官員,動不動貪污就是上億,而這些大大小小的官員多如牛毛。中國民眾二三十年來通過刻苦勤勞所取得的經濟繁榮的果實大都進了這些貪官的腰包。到了這種不堪的地步,怎麼還能把這種治理國家的狀況說成是「漸入佳境」呢?

  許多觀察家都覺得,現在中共是病入膏肓。《環球時報》這篇文章最後胡說的什麼「黨好就是國家好人民好」。其實,正因為你黨如此「漸入執政佳境」,不但讓自己陷入絕境,也讓國家民眾陷入絕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